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四十章 离
    林望舒归家,林宅的气氛很是安乐,从上到下的人,都是满心的欢喜。

    官街上,别的人家,却未必家家能如此的欢乐。

    安大人几乎是黑着脸听完小厮的通报,他的脸色稍稍阴沉的问着小厮:“先是由林夫人的门房直接把人挡在外面?”

    安大人如今在背后,都不屑用夫人的名义来提及安夫人。

    小厮轻轻的点了点头,在安大人出行之前,是悄悄的寻他留过话,要他多注意一些安夫人的动静。

    小厮当时是一脸为难的神色,安大人便同他言明,只是要他把看到的事情知会他便行。

    小厮因此放松下来,安夫人闹事的时候,他也是听到动静后赶到了林宅门口,正好瞧见门房挡了人。

    安大人示意小厮出去之后,他转头跟身边的老年幕僚叹息着说:“我现在年纪大了,我和她折腾了一辈子,前途什么的,早没有那份心思。

    如今这个官位只怕也坐不稳了,我不能等着别人出声来赶我,我还是要为儿孙们多想一想。”

    他的幕僚从早年跟他到现在,听他说这样的话,现在也不再劝他,他笑着说:“东家,你辛劳一生,如今行得动,现在退回家去休养,还能四处走动,与家里的亲族亲近一些。”

    安大人瞧着幕僚的神色,他叹气说:“早年间,你劝我把她送去服侍我的母亲,代我尽一尽孝道。

    那时候,我想着我母亲那般的性子,只怕她去那里不是尽孝道,而是让我母亲年老都不得安稳的日子。

    现在我悔了,那时节,我不应该顾虑太多,而是应该送她去。”

    他的幕僚瞧着他笑了,说:“东家,你事事为人着想,这一辈子,我跟了东家这样的主子,我夜里睡觉的时候,一直睡得安稳,我从来不会心惊。”

    安大人苦笑的瞧着他,说:“我不为官之后,你有什么安排?”

    他的幕僚望着他笑了,说:“老爷,我家儿子早想让我归家,说我在家现在也可以做一个老田家翁,顺带再教一教孙子辈念一念书。

    我只是想陪着老爷走完最后一程官路,日后,老爷如果留在安南城,我们还能继续往来。

    老爷要是归了故家,我们只有书信往来。”

    安大人明白的点了点头,他跟老年幕僚说:“你帮我起草一份告老书,我这些日子寻到机会,就先与县长大人提一提。

    我想着上面有答复下来,应该也是年后了。

    我现在再书信回去,让家里人帮着把我的院子清扫一番。

    年后,我这边事情交结之后,我就归家。

    这个院子我住了多年,再舍不得,这也是官府的公用院子。

    你跟我一趟,我也没有什么给你,我那处私下里置下的院子,这些日子,我寻人给迁到你的名下吧。”

    老年幕僚有心想要推辞过去,却见安大人已经无心再说下去,而且他这个时候,已经吩咐贴身丫头进来服侍。

    老年幕僚自是不好再待下去,他出门的时睺,见到那丫头红着一张脸过来。

    老年幕僚见到后,他轻轻摇头叹息,既然安大人和那丫头两厢情愿,他就别再多话讨嫌。

    他往外面走,有关主子交待下来的事情,他还要多想一想,总要让主子走了也留下一个好的名声。

    第二日,林望舒忙着公事,安大人有心来瞧了好几次,总算瞧了一个空隙的时候,他过来给林望舒道歉。

    林望舒深深的瞧了他一眼,说:“安大人,你跟我在外面辛苦,家里女人们之间的事情,她们已经自行处置妥当,那我们就不用多言。”

    安大人是不敢小瞧这个年青的县长,他苦笑着跟林望舒表示,他现在年纪大了,如今想把手里的事情好好的了一了之后,他会往上书告老。

    林望舒意思的留了安大人几句之后,见到安大人说的是实心话,他瞧着安大人也一样有些叹息起来,问:“安大人,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会再拦你。

    只是你日后是会留在安南城,还是会回到故家去安养?”

    安大人瞧着林望舒也不象说虚伪关心的样子,他笑着说:“林大人,我家长子习惯这里的生活,他一家人大约是会留在安南城。

    日后,还请林大人瞧着同僚一场,在合适的范畴内给予一定的照应。”

    林望舒是见过安大人的长子,那人的品性就不太象父母,反而很有自己的个性。

    林望舒听学堂的山长提过,安夫子在教学的方面,是很有独到的一面先生,学堂的山长非常的赏识他。

    林望舒笑瞧着安大人说:“安先生有教学所长,他愿意留在安南城,是安南城学子的福气。”

    两人把话说得明透起来,安大人有心与林望舒交好,他跟林望舒说:“林大人,这些年在安南城,我也整理出一些心得,过后,我整理出来还请林大人指教一番。”

    林望舒瞧得出安大人面上的得色,他的心里一样的欢喜,了解一座城,他自然是不如这些在安南城经年老当差官员来得有心得。

    林望舒自然表现对安大人的谢意,而安大人再一次把话说得更加确定下来,他现在已经在起草告老书了,等到天气稍冷了,他手里的事情差不多的时候,还请林望舒签同意书。

    林望舒也跟安大人表示,在安大人未做最终决定的时候,他会保密他们两人的谈话内容。

    安大人则笑着很是大方的跟他说:“林大人,我是有心要走的人,我想事事顺畅,我会与交好的人也要好好的交待一声,这样一来,我们还来得及好好的相聚一些日子。

    日后,我离了安南城之后,只怕此生是不会再来安南城,这些日子,我也想好好的在安南城里走一走。”

    安大人走了之后,林望舒很自然的处理起公事。

    而安大人出去之后,他是一身的爽快,他与打听的人,很是痛快的言明,再过一些日子,他会上书告老归家。

    安大人的一语惊起无数的风波,大家能想象得到安大人总有一天会因年纪老而离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安大人会这般自愿的痛快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