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四十三章 玩乐
    苏青芷冲着王喜儿竖起拇指,这小女子在官街上也没有白住这么多年,这见识超过一般的女人。

    王喜儿很快的冲着苏青芷笑了起来,她跟苏青芷实话实说:“哈哈哈,这是我家母亲的原话,我只不过是照着说给你听。”

    苏青芷笑瞧着王喜儿说:“你家母亲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有大智慧的生活女人。”

    王喜儿提及王夫人的时候,她也是一脸佩服的神色,她笑着跟苏青芷说:“当年我家应承我嫁进王家,就是相中了我婆婆的为人处事。”

    苏青芷听王夫人提过他家三个儿媳妇的情况,只有王喜儿的家境比不过下面的弟媳们。

    苏青芷与王喜儿相处过后,她也相当认同王夫人的眼光,一个人家的长子媳妇的品性,那是要比她的出身来历更加重要。

    王喜儿娘家的情况除去在农村之外,其实家境也是相当不错的人家。

    她的娘家父母非常的有眼光,她家中兄弟们都是读过几年书的人。

    这个时代,家里兄弟都能够读上几年书,对城里许多人家来说,都是让人非常羡慕的事情。

    王夫人就是听别人说了这桩事情之后,再让人打听王喜儿不是娇养的性子,然后自然是由人仔细查实一番。

    王夫人就这般相中王喜儿,认为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子大气有能力。

    而王喜儿娘家从来不曾想过女儿高攀进城里人家,还能嫁给官家的长子。

    他们家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把女儿教导得事事能干,为此还特意叮嘱着儿子们私下里不许教导王喜儿认字,免得把她的心思养的野了起来。

    王夫人托亲戚来跟王喜儿家打听情况,王喜儿娘家人很是实心实意的跟来人说了,他们家的女子配不上城里官家的少爷。

    他们家也舍不得把女儿高嫁进城里,将来女儿在夫家过得不好,她的兄弟寻上门去,也担心不能为自家女子讨得回来公道。

    王夫人听了亲戚转述的话,又问过自家儿子的意思,见到自家儿子红了脸不曾反对的样子,她觉得这门亲事还是能成。

    有关王喜儿嫁进城里官家大少爷的亲事,那是一波连连折,苏青芷听王夫人说过一次之后,只觉得还有兴趣再听上一次。

    可惜每一次王喜儿都如同点睛一样说一两句话之后,她便转了话题。

    苏青芷只能瞧着王喜儿不说话,王喜儿每一次明明瞧得明白她的神色,还故意就停在那里不说了。

    小雨飘飘,空气里散漫着缓缓的温情。

    王喜儿笑瞧着苏青芷问:“苏九,你是如何和林大人成就姻缘大事情的?”

    苏青芷瞧一眼好奇的王喜儿,她想起她做下的事情,她很是轻漫的笑了起来,说:“我们两家是邻居。”

    王喜儿抬眼瞧着苏青芷,只见她明显是不想再说下去的神色,她急了,说:“那你和林大人自小就认识?”

    苏青芷轻轻的摇头,她笑着说:“我们两家虽说是邻居,我也在他家的族学女子学堂里读过书,两家来往则不多,我年纪小的时候,我们是没有机会认识彼此。”

    王喜儿有些着急起来,问:“那你们第一次见面又在何时?”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她,说:“喜儿,你和你男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的情形?”

    王喜儿的脸红了,说:“我们那里每隔一些日子就有一个大集市,他家来问过我家的意思之后,过不久,我在集市上远远的见了他一面。当时我和他也不曾说过话。”

    苏青芷瞧见王喜儿眼里的甜蜜神色,她略有些好奇的问:“你们两人就这样的一见钟情?”

    王喜儿连连摇头说:“没有,我只是觉得那位少爷生得不错,瞧上去,人也不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他后来跟我说,他觉得瞧着我顺眼。”

    王喜儿一脸我已经说了,你应该接着说的神色,她盯着苏青芷不放松,把苏青芷招惹得笑了起来。

    苏青芷还是珍惜王喜儿这个朋友,也不想把她惹得恼怒起来。

    她笑着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我觉得是在城外的河边,那时我年纪不大,我跟着哥哥和表兄弟们在外面游玩,他瞧着我很是不顺眼。”

    王喜儿很是惊讶的张大嘴巴,一时之间还合不了嘴。

    她有一次无意当中瞧见到林望舒瞧苏青芷的眼神,那分明是非常喜爱的眼神。

    王喜儿的神色,让苏青芷瞧得好笑了起来,她很是肯定的点头说:“当然,他不知道我是谁。过后,我们有机会又见过好几次,每一次,他都相当的嫌弃我。”

    王喜儿只觉得苏青芷的话,打破她所有的幻想,那种青梅竹马的传说,竟然不能落实到林望舒和苏青芷这对夫妻的身上。

    王喜儿连连的摇头,苏青芷只觉得给她的冲击还不大,她笑着再说:“后来,各有各的事情,我们以为是彼此会是陌生人。

    谁知姻缘的事情,有时候来得就是这般的奇妙。我们成亲之后,他在最初的时期,也不曾觉得他从前认识我,只是觉得我的面貌有些想像,他从前讨厌的人。”

    “噗。”王喜儿一下子笑了起来,她还是有几分不相信的瞧着苏青芷,她认为苏青芷是编造出来的事逗她乐一乐。

    王喜儿笑着说:“苏九,你说话太逗了,林大人这般精明的人,只怕是故意装样子逗你高兴。”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一样的笑了起来,她笑着说:“林大人那时节特别的年轻,我又是表现得特别温良的女子,他自然想象不到我年少的时候,也会跟着兄弟们一块去玩乐。”

    王喜儿仔细打量着苏青芷,她轻轻摇头说:“我也想象不到你年少时玩乐的样子,我瞧着你,就觉得你小时候只怕也是不会跟姐妹们在一处瞎玩乐的人。”

    苏青芷冲着王喜儿竖起拇指说:“你说得太对了。我嫡亲姐姐是家中的嫡长女,她自小聪慧成熟,她要做的事情太多,自然是不太有空陪我玩乐。

    而我别的堂姐妹们,她们玩乐的东西,我瞧着就太过无趣。春天里,一人拿一张网子在院子里扑蝴蝶玩耍,那有什么好玩的,何况她们扑蝶是慢慢走过去扑,等到她们走近了,那蝴蝶早飞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