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四十四章 甜笑
    “哈哈哈,苏九,你说得太让人乐了。”王喜儿的笑声,惊破了林宅的安静。

    王喜儿连忙伸手捂住嘴,再低声跟苏青芷说:“苏九,你家堂姐妹不会人人都喜欢这般无趣的玩乐吧?”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其实这样的玩乐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有机会的时候,她们还能在外面多走上几步,对身体大有好处。”

    王喜儿听她这个解释话,越发觉得大户人家的女子生活太过无趣。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我们这样人家女子,可比你们家女子的日子过得有趣了许多。

    我们小时候可以跟着兄弟们上山下河,大了之后,也可以与身边的小伙伴互相窜门玩耍。”

    苏青芷很自然的羡慕的瞧着她,问:“上山,你可跟着打到过猎物?下河,你有没有跟着捞到过鱼?”

    王喜儿捂着嘴直接笑得蹲下来,她冲着苏青芷摆手说:“苏九,我们跟你家堂姐妹运气差不多,我们偶然还是有撞上来的好运。”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笑了起来,她笑着说:“喜儿,别笑了,天色不早了,你要提着菜回家。”

    王喜儿笑着站了起来,她冲着苏青芷摆手说:“苏九,下一次,我不想听你说以前的事,我现在笑得肚子痛。”

    苏青芷有些担心上前挽着她,低声问:“喜儿,你那每月的那几日,这月准时来了吗?”

    王喜儿愣了愣之后,她笑了起来,说:“你别瞎担心,我好着呢。”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很是诚服的跟她说:“喜儿啊,你日后有喜的时候,一定要提醒我说话注意一些。”

    王喜儿笑着走了之后,林静琅姐弟才扭着小身子走过来,两人面上都有些不解的神色,林静琅跟苏青芷说:“母亲,王姨为什么这么笑啊?”

    苏青芷瞧着他们姐弟的神色,她笑着说:“她觉得高兴。”

    林静琅小大人般的轻摇头说:“她好大声音,都惊到弟弟了。”

    林广辉在一旁连连的点头,说:“母亲,王哥哥来,王姨不吵。”

    苏青芷立时明白林广辉意思,那是王喜儿要是带着王家哥哥们一起过来,他就不会觉得王喜儿笑得吵了。

    厨娘这时走了过来,她跟苏青芷说了说长青菜的事情,她低声寻问:“主子,我们要不要趁这个时节,长青菜多的时候,多在家里准备一些菜,多做一些酸菜,或者再多做一些晒咸菜?”

    苏青芷想着家里过年时必要的年礼来往,她跟厨娘说:“你看到有好的长青菜,就多买一些进来。这些事情上面,有任何不明的地方,我都可以去向王少夫人请教。”

    厨娘轻轻的点头之后,她还是问:“主子,我先试着先做一些,主子,这几天可以慢慢的想一想,要准备多少的菜才够家里用?”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我明白,你现在先试着做出来。不管是酸菜还是晒咸菜都是能收藏的菜,多备一些是不会浪费掉。“

    厨娘越发的放心起来,苏青芷现在每隔十天就会给她一次菜钱,有时候,厨娘用的有余款的时候,她也会主动说出来。

    当然厨娘提前把菜钱用完的时候,她也会提前跟苏青芷说。一般情况下,苏青芷问一问之后,便会痛快的把菜钱结了。

    其实苏青芷每到这样的时候,她就会想念由园从前的管事妇人,那位妇人把家事安排的相当妥当,她从来不会操这些小事情的心。

    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苏青芷现在算计着家用的时候,她很自然的感觉出种种的不方便。

    然而她心里有任何的想法,她还是要与林望舒商量过后才能成事。

    苏青芷是有心想要经营一些商事,只是林望舒跟她提了林望景将要做的事,那她的行事,就只能稍稍转换一个方向。

    傍晚,林望舒再一次回来跟他们一块用晚餐,他面对妻子儿女惊讶的眼神,他心里微微有些内疚起来。

    他有好些日子,他记得陪着林望景用餐,却在无意当中冷落了妻儿。

    他笑着跟苏青芷解释说:“哥哥那里有两位先生陪着用餐说话,我回来陪你们用餐。”

    林静琅很是欢喜的瞧着他,林广辉的年纪还小,反而没有姐姐表现得这般的欢喜。

    一家人欢欢喜喜用了晚餐后,林望舒又陪着妻儿没有走,引得苏青芷也跟着惊讶起来。

    林望舒悄悄的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我陪一陪你,这一日没有事情。”

    苏青芷笑眯眯的望着他,见到一对儿女自行玩乐起来,她悄悄把常福的话,跟林望舒说了说。

    林望舒听后赞同道:“她是一个明白的人,这样她的亲事,这一次能成,你也能放下一桩心事。”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说:“我没有想过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只要她的日子过得不错,她在何处都行。”

    苏青芷再悄悄的问了问有关安大人告老的事情,林望舒叹息说:“安大人这一次是决定下来,他刚刚和我说完话,他出来就见人把事情宣扬出去。”

    苏青芷提了提安夫人来过的消息,林望舒听后略有些不屑的跟苏青芷说:“这位安夫人心里最为重要的人,就是她自己,才会一次又一次作出那些闹事。”

    苏青芷想一想安夫人作下来的事情,她的心里如果真的有安大人的前程大事,只怕她的行事也不会如此荒唐。

    安夫人的表现,就是一个妒忌心重的女人,不管不顾的作尽所有会引起这个男人注意的事情,哪怕她知道他作得多越发会错得多,她还是一样作下去。

    因为她比任何的人都知道,她是永远得不到那个男人的心,可是她放不了手,只能努力去做一些事情,做一些让他永远都忘不了她的事情,哪怕是那种让他深深厌恶的事。

    她已经在深渊里面,她不会放那人还继续生活得阳春白雪般,她要拖着他一起在深渊里沉沦。

    林望舒心有所感般的握一握苏青芷的手,低声在她的耳边说:“我们互不相负,一直白头到老。”

    两个孩子在面前,苏青芷听见林望舒这样的话,她脸红又甜蜜的笑着望向林望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