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走向
    安大人瞧着嫡子,他对这个嫡子一样是有着内疚之情。

    他和安夫人成亲的时候,他还是有心想要好好的过日子。

    只是随着时间稍长以后,安夫人处处疑心他,她又是一个的小心思会明摆在脸上的人。

    安大人在安夫人有了身孕,又生下嫡子之后,他是再也不想容忍安夫人。

    只是安夫人却越更喜欢缠着他,一个缠得紧一个就更加的讨嫌那人。

    两人纠纠缠缠一辈子,最终谁也不曾放过谁。

    安大人这边只要安夫人送上美色上来,他是来者不拒,反正来得再多,在他的心里面也生不起多少波浪。

    只不过每一次安夫人这样做的时候,安大人感动安夫人的用心,还是在那些日子里待她友善一些。

    安大人最终醒悟过来,大约就是嫡子的亲事。

    安夫子不是一个特别惊艳的人才,他所有的才学都是基础打得特别的扎实用心而来。

    安夫子考上举子之后。遵从他夫子的提议,他主动放弃了科考,而自愿去学堂教书。

    当然后来安夫子也跟安大人说了老实话,他从夫子那里得到过往年科考的试题,他动手做过之后,他就知道他和别人的差距不只在一点点上面。

    安夫子感觉到他是考不过科考的人,他也不想白费了那个功夫。

    其实他们父子交心之后,安大人的心里也明白嫡长的性情,最适合教书育人,实在是不适合在官场行走。

    安大人对嫌子的期望就桃李满天下,他反而相中了孙子。

    安大人原本动过心思想亲自教导孙子,只是想一想安夫人的为人处事,他又担心起来。

    安夫人的心里面盼着孙子能够接到面前来,只是安大人不开口,她就是说了也是白用功。

    安大人迎着儿子略有些内疚的眼神,他示意儿子坐下来之后,他把他的打算说给儿子听了。

    安大人是不赞同儿子跟着他一起回归故家,他反而劝安夫子用心在学堂里教书,他要功夫用得深,将来把名声传到安瓮城里去,那他就有机会去安瓮城的学堂教书。

    安夫子对教书这个行当,他是带的学生越多,他的心里越发有些想法。

    安大人跟安夫子低声说:“新来的县长很有才学,你有机会的话,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对你大有好处。”

    安夫子轻轻拉摇头说:“父亲,县长大人只怕是公务繁忙,我还是不要扰了大人的正事。”

    安大人瞧着安夫子叹息着说:“你教导的学生里面,如果有特别有本事的学子,不一定要才学出众,别的偏门本事也能跟县长大人提一提。”

    安夫子的眼神闪烁一下后,他轻摇头说:“他们年纪太小,现在想法多,就是不知将来会如何?再看看吧,是金子,总是能出头。”

    安大人瞧着安夫子叹了叹,说:“那你也可以当那个擦亮金子的夫子啊。”

    安夫子脸微微的红了起来,说:“父亲,我不懂农事方面的事情,我最多是帮着他们查一查书。我觉得他们有本事,他们能做出成绩来让大家瞧得见。

    那一天,县长大人自然也瞧得见。而现在我去跟县长大人提他们的任何的事情,那听上去,都有些象是我帮着学生一块在吹牛。”

    安大人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他的心里暗想着,或许儿子这样的心态继续保持下去,他是有本事教导出更加出色的人才。

    安夫子抬眼瞧着安大人面上深沉的神色,他想起妻子悄悄跟他提过的事情。

    他轻轻叹息着跟安大人说:“父亲,母亲年纪大了,她的行事是有些糊涂,日后,有父亲多瞧着一些,母亲一定不会再多做糊涂事情。”

    安夫子觉得他的父母之间就是一本糊涂帐,他为人子的人,最终也不好评论父母之间的事情。只愿意他们老了老了能放下彼此之间的经年成见,互相陪伴走到底。

    安大人瞧着嫡子眨巴着眼睛瞧着他的神色,他在心里微微叹了,他们夫妻已经寻不到第二条相处的路。

    只是他到底不想让嫡子失望,他只是沉默之后跟嫡子说:“我在安南城里不曾真正的得罪过任何人,所以我放心你在安南城里的生活。

    我们走后,你如果不想留在此处,你也可以一起回去。不管如何,那是我们的祖地,是我们落叶归根的地方。”

    安夫子沉默下来,故家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年少回家的时候,他能感受到家里家外并不是所有的人欢迎他们归来。

    然而他就是在外漂泊,除非他一定会很有成就,或者是他的孩子很有本事,要不然,他最终是要回归故家。

    安夫人在睡觉前听说,安大人和安夫子在谈心,她的心里微微舒服了许多。

    安夫人瞧得明白,她现在是母凭子贵。

    安大人瞧在儿子的面子上,他也不敢在人前怠慢她。

    安夫人跟身边的管事妇人说:‘或许是年纪大,这一年两年来,我越发觉得天色早早的就冷了下来。”

    管事妇人低声说:“夫子,大约是被褥薄了一些,我再给你加盖一张薄被。“

    安夫人摇头拒绝了,待管事妇人离开之后,她悠悠说:”我是心冷了,一年比一年的心冷,如今日子越发过得没有意思。

    日后,家中要减人手,只怕是会更加的心冷。秋天到了,冬天马上要来了。”

    管事妇人在门口听见安夫人的话,她知道安夫人没有避着她的念头。

    管事妇人在心里跟着轻叹息一声,主子夫妻的事情,她一个下人瞧在眼里,也一样是无话说。

    女主子不闹腾,男主子通常是不会觉得家中还有一个当家的女主子。

    可是女主子闹腾之后,把家里容貌好的小妖精上去之后,也只能换得男主子两三天好的神情。

    主子们的事情,她一个下人瞧不明白。

    只是主子一家要离了安南城,她们这些下人只怕也不会全跟着去。

    她一大家子人,还是要细细的思量一番。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在梦里辗转思考。

    这一夜里,秋风又吹得落叶无数。

    这一夜里,有些人和事情,各有各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