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小娘子
    安南城的冬天,来得比安瓮城晚,一场雨后一场晴再来一场小雪,这才慢慢的宣示着冬天的到来。

    官街上,孩子们的笑声清脆悦耳,大人们相继也出了院子门。

    王夫人瞧着苏青芷的身边,常福依旧相伴左右,她的眉眼间略有些诧异。

    王夫人行了过来,在常福去瞧着孩子的时候,她跟苏青芷低声寻问:“我听说常福的亲事定了下来?”

    苏青芷欢喜的点了点头,低声跟王夫人说:“男方家人很是欢喜定下这一门亲事,那小子,你也是瞧过的人,是我家琅儿三伯的身边小厮。”

    苏青芷是满意常福的这门亲事,那个小厮和他的家人表现出极大的诚意。

    他们在安瓮城里主动跟明氏提过亲之后,还特意赶了过来再跟苏青芷提了亲事。

    苏青芷见了小厮的娘亲,瞧上去是一个性子明朗的妇人,很是爱笑很是会说话的妇人。

    她跟苏青芷表示,她其实早早相中的常福,只不过那时儿子跟着林望景在外面奔忙,她也不敢不问过儿子,就这样直接定下儿子的亲事。

    她跟苏青芷表示,她也是一个女人,很是明白不得自家男人欢心的女人,在夫家的日子很是不好过。

    苏青芷赞赏她对待儿女亲事的态度,她问过羞红脸的常福之后,自然很快的拍板下来这桩亲事。

    当然苏青芷也说明了,等到常福成亲的时候,她会做主把常福的身栔放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小厮的父母脸红的表示,其实他们早在家中查看过两人成亲的日子。

    今年的喜日不多,这事赶着事也来不及了。

    明年春天里的喜日是多了许多,他们等着主子恩赐下喜日子。

    有林望景在前面操心,苏青芷自然是不会操心这样的事情。

    林望景那边态度鲜明,那就是年后挑选一个春天的日子,由着两人回安瓮城成亲。

    常福的亲事决定下来之后,苏青芷自然吩咐厨娘把风声透出去。

    官街上有太多关心的常福亲事的人,现在常福亲事定下来之后,想来大家也能安心下来。

    王喜儿专程过来打听过消息,她是远远的瞧过小厮的人,她也觉得小厮除去身份之外,其实别的外在条件不比她的弟弟差。

    常福自定下亲事之后,也只是羞赫了几天,她便如常起来。

    小厮跟林望景住在前面,他和常福有太多机会相见。

    年青人热情时如火,苏青芷有些担心会燃烧得太过烈火了一些。

    苏青芷不方便跟常福说的话,她如今会跟厨娘提一提。

    苏青芷一向是能自个动手的事情,她是轻易不会劳动丫头们来服侍。

    这样一来,随着林静琅和林广辉姐弟的年纪增长,两个丫头闲下来的时间就多了起来。

    两个丫头是比较知事的人,她们与厨娘关系交好,而厨娘在厨事方面也不担心两个丫头会抢了她的差事,反而因为两个丫头的主动,她还轻松了许多。

    厨娘乐意教导两个丫头的厨事,苏青芷自然乐见到她们相处得融洽。

    苏青芷和厨娘就着家里的生计,有时候也会多说上一些话,这里无多的闲人,苏青芷又是通道理的人,林宅的生活气氛非常的轻松。

    厨娘听苏青芷的提醒之后,再加上常福现在等同她的半个徒弟,她自然对此上心,她悄悄的跟常福说了一些提醒的话。

    常福听了厨娘的话,她也主动的表示,绝对会谨守本分。

    常福在大宅里生活得久,她太过明白一个不守本分的女子,最终那些下场。

    苏青芷听厨娘说了说,又见常福面上那种迷恋神色少了许多,她的心里也放下这份担心。

    苏青芷已经去信给明氏,请她再帮着挑选两个忠心能干的人过来。

    明氏前两天来信也说了,她已经帮苏青芷相中了三个人,一个就是原来由园的管事,另外两个就是小丫头,正好过来可以跟在她和林静琅的身边。

    苏青芷赶紧又去信给明氏,有关林静琅身边的小丫头,她请明氏帮她要仔细的具清楚,最好是丫头的父母为人也要清白规矩。

    这个时代,两城之间相隔,有时就有一种天涯海角的感觉。

    车马再快,路上泥泞不平路太多,书信总是缓缓而来,拿着手里面,有时信里的消息,已经成了旧闻。

    安南城就在安瓮城附近,可是书信依旧来得太慢。

    苏青芷悄悄问过林望舒官府传递消息,如果这般的慢,岂不是要耽误许多的大事情。

    林望舒瞧着她微微笑了起来,说:“官府自然官府消息的通道,那是比一般人的消息通道来得快速及时。”

    苏青芷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好奇心,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和苏青芷越发的亲近起来,在许多的事情上面,他是不愿意去欺骗苏青芷。

    苏青芷是一个不太有好奇心的人,她往往听林望舒提了提之后,她便不会再关注那些事。

    林望舒曾好奇的问过她,为何不追问下去。

    苏青芷略有些诧异的瞧着他,说:“那些事情,是你们官员的正事。如果是闲事,我问你,你自然会与我说得仔细。

    那些我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我不知是好事,反而知了,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

    指不定在什么时候,还会因此而连累到你和孩子们。

    夫君,你做得对,那些我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你不用透任何的风声给我听。”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只觉得她这般的贤惠识大体,反而让他对她在外的行事放心了许多。

    苏青芷没有林望舒那么多的想法,她一向认为家里有一个能干又能顾家的人,那是幸福的事情。

    如果夫妻两人都很能干,而且都是不肯退让的性子,那家不会成家,只能成为暗斗的战场。

    每天都是差不多的事情,苏青芷跟林望舒叹息过,把林望舒惹得笑了起来,说:“我还盼着外面风波少,我们官府日日平静的闲度时光。”

    苏青芷故意用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眼神瞧着他,林望舒被她惹得笑了起来,说:“你前一天才跟我提过,想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下去,你今天眼神不对啊,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