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解心结
    王夫人这一次很快寻到合适的人选,是两对中年夫妻,一对是男方主理厨房事务,一对是女方主理厨房事务。

    苏青芷派人问过林望景的意思,就先约请了那对男主会主理厨房事务的夫妻。

    苏青芷跟那对夫妻说得明白,他们用心好好的做事,只要合了住在这院子里人的心意。

    那肯定是会把他们夫妻长期留用下来,轻易是不会打发人出去。

    那对夫妻在那院子里做过几天事情之后,林望舒受苏青芷托付特意去寻问了林望景和两位幕僚的意思。

    他回来之后,他跟苏青芷笑着说:“三哥和两位先生说那一对夫妻是老实人,还是挺合用。”

    他们夫妻两人都放心下来,毕竟那三人客居在安南城,是因为林望舒的原故,他们夫妻的心里面,还是想要好好的照顾他们的起居生活。

    冬天到了,林望舒官府的事情多了,他天天几乎都在城里四下查看。

    苏青芷庆幸听了王喜儿的提醒,她为林望舒准备了好几身的厚衣裳,又为他特意做了两双皮包鞋子。

    当然她也没有忽略林望景和两位幕僚先生冬衣准备,一样是请了同一家店铺的东家亲自来为他们量体裁衣,只不过是为他们各自准备两套衣裳和一对皮包鞋子。

    毕竟他们各自家中的女人,一样会为他们提前准备冬衣,苏青芷也只是表表他们夫妻的一番心意。

    林望舒是知道苏青芷的安排,他听后心里很是欣慰,苏青芷做任何事情之前,她都会跟他先提一提,要听他的意见再行事。

    林望舒初初是有些不太放心苏青芷管家理事,毕竟她从来不曾管过家里外面的事务。

    他现在见到苏青芷把这些事情安排的妥当,虽然说不是什么大事,至少他的兄长和两位幕僚能够感受到他们夫妻的情意。

    苏青芷是不介意林望舒闲时多关心家里的事情,毕竟这个家是他们共同的家。

    男人愿意把心思分一些在家里,他自然没有太多的心力注意到外面的那些招惹的人。

    官府前面的事情,林望舒一直以为苏青芷不会听说不知道,却不知有王夫人和王喜儿这对婆媳,她那可能不知道那些小事情。

    王夫人年纪大了,她经事多了,对那种现象只当瞧一瞧热闹。

    反而是王喜儿和苏青芷来往得多,两人关系亲近之后,哪怕她婆婆王夫人一再警告她不要跟苏青芷多言太多的是非事情,她最终还是忍不住跟苏青芷悄悄的提了提。

    当然她跟苏青芷提及之前,那话前面是有备注,她要苏青芷听了她的话,她一定先不要生气,然后听完之后,也不要让人知道那事是听她说的。

    王喜儿的话,引起了苏青芷的好奇心,她知道王喜儿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

    苏青芷连连点头,王喜儿悄悄与她说了说,城里有些商家悄悄送女人给林望舒的事。

    苏青芷在心里轻轻叹气,难怪前一阵子林望舒很生气的跟她说,要好好的整顿一下安南城的生活风气。

    王喜儿抬眼瞧着苏青芷的面色,见到她面上没有生气的样子,她好奇的问:“苏九,你不会生气吗?”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叹息说:“我那可能会不生气,只是我生气有什么用。

    那些不要脸的人,为了他们的利益,他们还是会想法子做这样不要脸皮的事情。

    我相信我们家的爷,他不让我知道那些外事,那是因为他可以处置得好那些事情。

    他这样一番为我着想的心思,我自然是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知晓了那些事情。”

    王喜儿颇有些羡慕的瞧着苏青芷,她低声说:“前一阵子,也有人想送女人给我家那位爷,他虽然回来说了说,说他还是婉拒。

    可是我心里多少明白,如果不是我母亲早就态度明确表示,王家是不许家中子弟有纳妾行为,只怕他的心思也是有所浮动。”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一样叹息起来,说:“你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你一直纠结在这样的想法里面,你待你家的爷,自然是不会如先前那般的好。

    你这样的继续下去,只怕日后他再遇事,他也不敢与你说一说。这样一来,你岂不是错过许多与他可以交心的机会。”

    王喜儿的眼圈红了起来,她低声说:“我心里就是不太高兴,他还说了那个女子的容貌,他要是没有心思,他为何会瞧得那般的明白?”

    苏青芷顿时知道王喜儿夫婿是没有对那女人用上心,在自家人面前,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结果反而让妻子多想了一些事情。

    苏青芷摇头瞧着王喜儿说:“那你家爷是如何说那个女子的容貌?”

    王喜儿黑着脸低声说:“面如银盘,长相就那样。”

    “噗。”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她笑着说:“喜儿,我听你婆婆说,你家爷是很有文采的人,那样的人,他说这样的话,这分明就是随意一眼的印象。”

    王喜儿听苏青芷的话愣了愣,她这些天的纠结,岂不是白纠结一番?

    王喜儿望着苏青芷解释说:“他从前从来不曾注意过别的女人的长相。”

    苏青芷觉得王喜儿这个心结要解,要不然时间长了,只怕会自困。

    她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们家先前也不会随便去问你家爷对女人的印象,对吧?”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很自然表示说:“无事,谁去问男人这样的事情。”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家爷待你们很好啊,你们问,他努力答,结果也只想起别人面如银盘大。

    要换成一般脾性不太好的男人,只怕会觉得你们太过多事,过去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

    王喜儿想得明白过来,她见苏青芷听见她说那样的事实,她面上都不曾有多的想法,反而是觉得林望舒待她很是诚心记意。

    王喜儿轻叹着说:“我娘家母亲跟我说过,女人就是不能想太多事情。象我这样,时日长了,大约还真的会无事都想出一些事情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