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二章遇见
    情深到极点的时候,那大约就成了一种类似情迷的程度。

    人在那当中是大约是有些分不清楚许多的是非,只有被凉风吹过之后,才能吹出淡淡的清醒。

    苏青芷其实很能体会王喜儿的心思,如果换成是她,只怕当时就会在人后冲着自家男人发作出来。

    王喜儿跟苏青芷很是庆幸的说:“今天幸好我们两人说话说到这里,我经你这么一提醒,才没有继续一条道上走到黑。”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我这是旁观者清,这事要放在我的心上,我指不定还没有你这样的沉得心气,我是心头有气,那是无论如何都要说出来的人。”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她轻声说:“你这样也好,你与林大人相处,你有底气,所以你敢与他直言。

    我在我们家爷的面前,我没有底气,我担心我说出来之后,他跟我说,就是我想象的样子。

    我受不了那个后果,我想着能容忍一时就多忍一时。

    现在你说我误会了,我仔细的想一想,我也觉得是我误会了。

    他要是有心,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在我和母亲的面前提及起来。”

    那种恩爱两不疑的夫妻,苏青芷只在书中瞧过,在现实里面,她瞧见都是一重重妇人怀疑的心思。

    如王喜儿这样的心思,其实苏青芷想一想自个,只怕也不会差太多,只不过她在现时不想当那心里荐事的人

    苏青芷和王喜儿又说了旁的事情,自然提了林望景院子里那一对夫妻的情形。

    王喜儿很是直爽的跟苏青芷说:“那对夫妻前些日子送礼给我家母亲,送的是自家种的菜,我母亲原本是不想接他们家的礼物,只是他们诚心要送,母亲只得接了下来。

    他们原本还想送礼物过来给你们家,他们特意来问我母亲,要为你家准备什么样的礼物。

    我母亲说,只要他们安心服侍好那个院子里的人,就是送给你们家最好的礼物。

    那对夫妻也是老实人,他们红着脸说,等到下一次冬菜成熟的时候,他们送一些菜给你们尝味。

    我母亲觉得那样挺好的,只是她不知道你们家会不会收下那礼物。

    这不是礼物好不与不好的事情,而是你一向轻易不收不熟人的礼物。

    我母亲跟我说,过几日,我家要多准备一些冬菜,她让我问你们家要不要跟着一起准备一些?”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王喜儿,瞧得她摆手说:“这事我记在心上,那不是瞧着你太过关心了吗,就一时忘记了这事情。”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你回去跟我多谢王夫人的好意,我们家要跟着你们家多准备一些冬菜,到时候,还要请你母亲和你过来指点一番。”

    王喜儿笑着摆了摆手,说:“你别与我们家太过客套了,你每一次家中有好的东西,也会记得我们家的人。

    就是你们家准备冬天的衣裳,你也没有忘记着我们家的情份,还特意的挑选我们家亲戚的店铺里做活。”

    苏青芷听后笑了起来,说:“你家亲戚做的活实在,这有好的店家,我自然是挑选好的店家用。

    这也说明了,你们家里人厚道,你家亲戚为人处事也一样的厚道。”

    王喜儿是认同王家人的厚道,她笑着说:“苏九,你说话就是公道。外面的人,说我家父亲在官府里当差这么长时间,一直不曾提升过,那都是因为他品性油滑,才没有给上面的大人相中过。

    可是我们家的人知道自家事,我母亲就说,那是因为我们家父亲为人老实厚道,才能多年来受到各任县长大人的留用。

    如果我们家父亲是那种油滑的人,我们家的家境也不会是这般情形,家里的日子,一定会比现在日子好过太多。”

    苏青芷听后那是一脸的无语,如王书房官这样的官员,他如果敢动了那不好的心思,只怕早早就给人清算出去,正好可以给人挪一挪位置。

    当然那位王书记官如果是那种特别厚道的性子,只怕也早早的歇了这份差事。

    那位王书记官的品性距离油滑还是有些台阶要努力,他只是特别识时务守规矩的一个官差。

    所以他在安南城书记官这个职务上,一直不上不下的坐了多年,直到现在,他的位置也是一样的稳固。

    林望舒觉得王书房官是一个难得底层官吏人才,安南城多年前发生过的天气变化,他现在还是可以如数家珍一样可以娓娓道来。

    这样的人,正是每一任县长愿意留用他的原因。

    何况王书记官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他从来不会倚老卖老对新来的官员摆一下老资历。

    他给人的印象,就是那种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他大约也早已经瞧明白一些事情,而愿意安稳的留在原位上安心当差。

    林望舒是轻易不会跟苏青芷讨论他下面的官员,至于为何提起王书记官。

    这还是因为苏青芷担心她王夫人婆媳来往得太过亲近,将来会影响到林望舒的用人,她特意跟他寻问了一下。

    林望舒也表示了,王书房官这样的年纪,他在官场上面的提升已经是不太可能了,然而在别的方面,只要他好好做,林望舒自然是不会亏待他。

    林望舒跟苏青芷表示过他的佩服,如果有一天,他在官场上面寸步难进的时候,他希望他能有现在王书记官这般好的心态。

    苏青芷和王喜儿说着话,顺带说一说官街上的住的人。

    她们近几天在外面都不曾遇见,好象是恰巧错开了见面的机会。

    王喜儿跟苏青芷顺带提了提她的事情,她这些日子家事多了一些,也是忙了好些日子,所以今天才能放松的在外面多待一会。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我和你,那就不是错开的事,我是早上出门,你是午后带孩子出门,我们这样如何能遇见。“

    苏青芷听她的话笑了起来,她笑着说:”现在午后出门的大人也不多,大约是天气冷的原因。“

    王喜儿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从前她们一样喜欢出来,现在大家是知道安夫人年后要走的事情,大家都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碰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