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夸奖
    厨娘的脸上有着微微的羞涩,她很是不好意思,她太沉不住心气。

    她赶紧跟在苏青芷的身边,哪怕她知道其实苏青芷一样是听见安夫人说的话,她还是特意提了提安夫人的话,当然重点是她的回应方式。

    苏青芷听后,她笑了起来,说:“安夫人说得对,我与她相比,我是太过年青了一些。”

    她侧头一脸赞赏神色跟厨娘,说:“你做得对,这般默然的敬重着她,远比你与她搭上话来得恰当。”

    厨娘笑着轻拍一下胸脯,她轻舒一口气,低声说:“夫人,这条街上许多人家做事的人,可是受够了给安夫人回话的苦头。

    我不说话,只是低头,安夫人总不能说我连头都不能低吧。”

    苏青芷觉得安夫人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人,只怕这一趟来了之后,她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她过后还会再来。

    苏青芷依据对安夫人的了解,只怕是任何有心准备的礼物,都入不了安夫人的心。

    安夫人大约是欢喜大家凑在一处送银子给她,而且那数目绝对要好看。

    当然这话王喜儿也悄悄跟苏青芷提的,还是安夫人家一个下人跟她传的话,她跟王喜儿娘家有交往亲。

    她悄悄的跟王喜儿说了,安夫人其实不想要任何别的礼物,她只想要礼金。

    王喜儿听后当时就嘲谑的笑了起来,说:“你们家那位夫人在这条街上人缘不行,县长夫人问过大家的意思,这条街上就没有那一家当家主母愿意凑在一起给她送礼物。

    她现在脸大啊,还想要大家凑在一起给她送银子。

    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家里男人们每月有多少银子,大家多少都有些知数。”

    那下人听着王喜儿误以为她是来当传话的人,她连忙摆手说:“你可别误会了我的意思,安家要离了安南城,我可是本地人,我只是跟她家签订一年契约的粗妇,等到年后,我也到期了。

    我和你说,是因为我跟你娘亲有交往,可不想你们跟在内里添了份例,结果你们准备的东西还入不了别人的眼。”

    苏青芷眉眼轻淡的站在院子里片刻之后,她听见儿女在房里的笑声,她立时就把安夫人的事情丢下了。、

    下午时,王喜儿领着家中两个年纪与林静琅姐弟差不多的孩子过来,孩子自然是陪着孩子在院子里玩耍。

    她们两人立在屋檐下,王喜儿笑瞧着苏青芷说:“苏九,安夫人今天来过你这里,好象你做了什么事情,没有如了她的心意。

    她回去的时候,可是很大力的关了门,还大声音的说你太过年青了一些。”

    “噗。”苏青芷轻笑了起来,说:“我们家爷这样的年纪,就是家里愿意为他娶一个年纪大的妻子,最多也只会差上三到五岁,绝对是不会差上二十岁左右。

    安夫人想要我年纪大一些,她还不如想着她年纪小一些来得稳妥,毕竟是她主动来跟我说想要大家送礼的事,而不是我主动上门求着要给她送礼物。

    有时候,人做事,还真的与年纪大小无关。与安夫人相比,我是宁愿自个年纪再年轻一些。”

    王喜儿略略吃惊的问过安夫人的话后,她好笑的叹息着说:“她现在是完全不顾及脸面了,想要大家送礼给她,这是要大家心甘情愿的事情,那可能由你出面逼迫着大家行事。

    苏九,你如果不是县长夫人,你说,你会跟大家商量送礼物的事情吗?”

    苏青芷明白王喜儿的意思,她笑眯眯的瞧着她说:“我只不过问一问大家的意思,这送礼的事情,历来讲究一个你情我愿。”

    安大人在仕途上面已经到了终点,他家的孩子就是能干,也要好些年,而且这些事情,历来是一辈归一辈,男人的事情归男人去处置。

    而女人们一般情况下是会顾及男人们的心思,只不过安夫人犯下众怒,以至于大家都没有那份心思。

    王喜儿一脸同情神色瞧着苏青芷说:“苏九啊,那人要做的事情,她是不管如何都要做到。你啊,小心一些,别给她算计了。”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这样寒冷的天气,其实是不太适合招待不相熟的人。

    安夫人这里有心想要设一个坑,然而苏青芷历来对名利没有过高的要求,她不会想跳下那个坑。

    天气越来越冷,前面官府的事情多,林望舒有时候中午时直接在前面用餐,苏青芷忙着和厨娘一块准备合口味的餐食。

    这些日子,她们又准备了一些过冬的菜。

    王夫人瞧过之后,只觉得苏青芷和厨娘都是能听进话的人,她家里面添置任何过冬的东西,她都会让王吉儿过来提醒一声。

    这样一来二往,苏青芷与王家婆媳自然是更加亲近了一些。

    当然这般的情形,也一样招惹了有心人。

    安夫人接连来了林宅好几次,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苏青芷原本有心想为她准备一块布料当作送别礼物,她来得次数太多,她每一次都表现出那种大家久她一份重礼的样子,让苏青芷瞧后生厌,她也没有了那份心思。

    林望舒的性子,也不是愿意苏青芷受委屈的人。

    苏青芷除去提了安夫人第一次来的事情之后,过后,瞧着他每天辛苦的样子,也不会拿这种小事情,再让他去烦心。

    林望舒是从门房那里听来的消息,他接连听门房提及,每一次安夫人出门都是念叨叨的嫌弃苏青芷太过年青。

    他很有些生气的跟门房说了,日后能拦着安夫人的时候,就尽量挡着她在门外。

    门房是一脸苦笑的跟林望舒表示,安夫人很会挑选时辰,他不方便用借口挡住安夫人。

    林望舒想着将要走的安大人,在这样的时节,也没有空闲下来,而是照旧一样的当差。

    他轻轻的叹气说:“这些事情,你就听夫人的意思行事吧。”

    林望舒现在对苏青芷是越来越放心,当然他过后也跟苏青芷提了,让她别担心别受了委屈。

    苏青芷笑眼眯眯的瞧着她说:“我受不了委屈。安夫人这样的明着来,我只不过多听她夸奖几句,我太年青一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