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六章 硬生生
    在安南城待得稍稍的久了一些,苏青芷自然是瞧得明白,官街上夫人们的心眼和心思都不少。

    然而苏青芷想一想她们面对的现实,再想一想她的处理生活方式,她又能够理解她们。

    女人们到了她们的年纪,夫婿的官职一直不高,他们的身边有体贴如意的妾室,家中有庶子庶女,她们的心思自然也不会一直的纯净如水。

    她们的那些的小心思和心眼,说得明白,也不过是慈母为儿女着想图谋的好心思。

    苏青芷有时候反而会佩服她们为儿女那种忍辱负重的态度,换成她,她是做不到还能待那个男人处处体贴入微。

    当然如安夫人这般的非同寻常人,这样不管不顾一心只图自己痛快的人,苏青芷一样也是做不到。

    不管如何,大家的心里面,总有会有所牵挂的人,总会为了他们宁愿委屈一下自个。

    只是苏青芷有时想起,安夫人这种不管不顾一心图着自个心里舒服的行事,她多少有些佩服她,也有些羡慕她。

    别的女人们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哪怕家里男人的心在外飘着,她们还是愿意为了孩子们将来而努力去图谋。

    当然当嫡妻的人,自然也是容不得妾室们表现得太过嚣张了,这世道还是有许多的规矩,是坚决的护着元配嫡妻的地位。

    正因为官街上嫡妻们表现出来的强势态度,官街上那些代主母出来陪在老爷们身边的妾室,轻易不敢在她们面前晃悠。

    这种社会的现实,让苏青芷很能够体会到当年唐家和苏丰道在她亲事上面的努力,他们待她是用尽了心思。

    哪怕最终他们不曾成功,可是苏青芷心里想起来,总有一种暖意漫过身心。

    安南城的冬天来得比安瓮城晚一些,可是冬天里严寒却没有两样。

    苏青芷担心儿女年纪小身体不够强壮,她很自然的把儿女看守在林宅内。

    其实官街上边的人家,也是一样的想法。

    王喜儿带着孩子来过好几次之后,苏青芷也趁着天气不错的时候,她带着儿女去王家窜门。

    王夫人如今的心态特别的不错,她家里人也是一样的心态,毕竟王书记官的年纪在这里呈现着,他在仕途上面,现在是能多留任一年算一年。

    王书记官的年纪也只是比安大人年纪少了那么一些时日,只不过他所在的位置不太打眼,再加上他的内宅安平,反而让人轻易忘记了他的年纪。

    前任县长后期的时候,王书记官那时候动过心思,想着一旦事态会牵涉到他的时候,他就借着年纪大了,然后告老归家,也不去沾了那一池的污水。

    结果事态还不曾扩大的时候,安南城那一位的事发,王书记官又沉了心来,他还是想着多做一天差事就用心一天差事。

    只是他这样的地位,他能做的事情,也只是独善其身,他是不会轻易多走一步。

    林望舒来了之后,他瞧明白王书记官的禀性,又见苏青芷愿意与王夫人婆媳亲近,自然是不会去拦阻一二。

    林望舒的态度,让王书记官瞧得明白,再说他这样经年的老官吏,自然也瞧得明白林望舒来安南城,他是有心做事的官员。

    王书记官自然乐见家中的女人们与苏青芷交好,他跟王夫人笑着说:“或许我还能安稳做上几年再退下来,这些日子,我瞧着林大人的行事,我只要好好做事,他是不会亏待我。”

    王夫人这个年纪,如今只要求家里人平平安安,她的心里早已经没有野望了,她听着王书记官的话,便笑着说:“安大人告老之后,对你有没有大的影响?”

    王书记官轻轻摇头说:“林大人是能容人的县长,只要我们好好当差,他轻易不会挑选我们的毛病。

    安大人告老的事情,我瞧着象是他自个的想法,他家女人的性子不太好,如果他继续纵容下去,只怕将来会累及到儿孙的前途。”

    王书记官的话,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男人们纵然不太管家里的事情,他们也认为安大人的性子太过懦弱又好色了一些,才会由着安夫人闹出那些丢脸的事情来。

    苏青芷带着儿女来王家玩耍,她自然会随手提一些小礼品,回去的时候,也会提上一些王家女人们自做的食品。

    苏青芷来王家的时候,她没有想过,这样还能避开安夫人上门打扰。

    苏青芷对安夫人很是无语,她这样的纠结不放手,只是想要苏青芷出面代她讨取官街上女人们的送别礼物。

    她每一次表面上的话都有些一样,然而话里的意思则是一模一样,那就是要苏青芷出面安排大家现在要准备好给她的礼物。

    她现在稍稍顾及面子,从来不曾直白把意思说了出来,苏青芷很自然的当作听不明白,自然是一样转着弯子绕过她的意思。

    苏青芷瞧得明白,安夫人已经有些心急,她迟早有一天会跟她直言。

    苏青芷叹息着跟王夫人婆媳提了提安夫人的事情,她们婆媳一样是苦笑着无语。

    王喜儿很是直白的跟苏青芷说:“大家明知道,不管送什么给安夫人,最后都落不到好,自然是不会去做这样的讨嫌的事情。”

    苏青芷苦笑不已的跟她们说:“我瞧着她不象不明白的样子,她如今一趟又一趟的来寻我,只怕也正是因为心里太过明白,想让我借着我家爷的官职来跟大家要一要人情。

    我和她又不是有什么交情的人,再说我和大家相处以来,人情也是彼此之间的交情。

    我也没有那般的厚脸皮,明知道大家不愿意,还要用好话哄着大家做不愿意的事情。

    再说我家爷也早早警告过我,叫我在内宅里安分生活,千万别把内宅的事务,硬生生要牵连到男人的事情去。”

    王夫人听苏青芷的明白话,她一样的安心下来。对安夫人这样的人,她是能避则避,实在避不开,也会想法子不与她多纠缠。

    安夫人接连去林宅许多次,每一次待的时间都不太短。

    官街上的人自然瞧在眼里,一个个关注的多了起来,便多了许多人来王夫人的面前打听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