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啊
    天气寒冷,苏青芷的家事多了起来,她要准备年礼送回安瓮城。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了林望景和两位幕僚的安排,他们会赶在年前回安瓮城,正好把他们准备好的年礼带回去。

    苏青芷顺势跟林望舒提了提年礼的事情,自然以安南城的特产为主。

    林望舒自然是知道自家的开支,苏青芷是会盘算的当家主母,而厨娘也是擅长厨事的人,家里的一日三餐瞧上去还是挺不错。

    林望舒赞成苏青芷的安排,他的心里同时感叹苏青芷现在是用心和他一起走下去。

    竟然早在几月前,她就在为年礼做准备。

    林望舒很是感叹的摸着苏青芷的头,他的手指为她轻轻的顺了顺发。

    他低声说:“芷儿,我想堂堂正正的做人,你跟着我,只怕要一直这般的辛苦下去。”

    苏青芷从来不觉得现在的日子辛苦,她笑眯眯的瞧着他,说:“夫君,你要是一直象现在这般的待我如一,那么不管是什么样的日子,我都会觉得是最好的日子。”

    林望舒明白苏青芷话里的意思,他的心里多少知道前面闹出来的一些事情,还是让苏青芷听到了一些风声。

    他叹息着说:“芷儿,别人如何,我不会管,至少我是不会做那种事情。

    我如果顺了别人的心意,那样不是别人来讨好我,我反而会感觉是自个太过懦弱无能,才接受别人的收买。”

    现时的林望舒,正是苏青芷梦想里的人。

    她笑眯眯的瞧着他说:“夫君,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有英伟男儿的风姿。”

    林望舒的脸皮不薄,只是也挡不住苏青芷这句话,他略有些羞涩的提醒她:“芷儿,在别人面前,可不能这般的赞美自家夫婿,明白吗?”

    苏青芷很明白的连连点头后,她悄悄跟他说:“舒哥儿,我懂,好东西要藏起来慢慢的用。

    我可不想炫耀的让有心人知道后,反而引起别人抢夺的心思。”

    这个世上不知有多少的有情人,他们对女人许下山盟海誓,最后一样的辜负了他们当年的誓言。

    林望舒听苏青芷的话,他只是伸手摸了她的头,他的心里面多少明白,苏青芷有那样的一对亲生父母,她是不会轻易的去相信人。

    林望舒体念过苏青芷千百般好之后,他只要想一想,他只要错行一步,这些好,全会变成虚无,他就一再提醒自个,绝对不能错行半步。

    林望舒瞧得明白,他要是错了一次,苏青芷是不会做如她母亲那般绝裂的事情。

    可是她的行事,一定会如明氏一样,自此之后,他们在人前还是一对相敬如宾的好夫妻,人后,他们一样是一对相敬如冰的好夫妻。

    林望舒透过苏青芷许多的行事,他瞧得太过明白,苏青芷或许很多的事情不会与人过多的计较,可是她一旦计较起来,那就是一定会条理分明绝不给人任何的退路。

    林望景就曾明示过林望舒,其实他是可以收下一两个瞧得顺眼的女子,反正他瞧着苏青芷是贤良的性子。

    当时林望舒的神色特别奇怪的瞧着他,在他们兄弟里面,明明是林望景最识女人心,为何他会对苏青芷有这般深的错误了解。

    过后,林望舒很快的想明白过来,那就是苏青芷从来不曾对别人的妾室和庶子女表现过明显的嫌弃神色,她待那些人的态度一向平和,以至于林望景误以为苏青芷是不会介意。

    林望舒担心林望景会因为这种想法,一不心为了他而做出那种引人误会的事情。

    他当时就跟林望景言明:“三哥,琅儿的母亲现在是有儿有女的人,她的性子并不象你认为的那般平和,有时候,她一样会表现出刚烈的一面。

    如今苏家是她嫡亲兄长当家,而她嫡亲的大嫂与她也很是亲近。哪怕我只是做一做面子给外人看,在他们的眼里,也是容不下。

    她的兄长当日就有心为她寻一门良家子为夫婿,而不想把她嫁进大户人家里面去。

    哪怕是现在,每一季里,她的兄长都会亲笔书信过来问候她。

    三哥,就是她舅家的人,也时不时书信过来关心她。

    当日,我与她定亲之后,她的兄长和表兄弟们都来跟我表过心意,他们是不介意家里将来会有一个和离归家,又带着外甥的姐妹。”

    林望舒自然是不会在任何人的面前,去提及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但是他说这样的一番话之后,还是让林望景和两位幕僚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们自此之后,再也不提类似这样的话,毕竟林望舒也不曾到了需要他卖身去换取荣华富贵的地步。

    这些的事情,林望舒自然不会在苏青芷面前提及起来,他的心里面是担心着她会介意,将来就改了待林望景和两位幕僚的态度。

    林望舒有心提及一些例子出来证明,他一样能一直如一下去。

    如唐家那样的例子,那是不适合由他张嘴说一说,毕竟唐家的家规如此。

    林望舒总算想起王书记官夫妻的事情,他笑眯眯的瞧着她,说:“芷儿,你觉得王夫人现在日子过得如何?”

    苏青芷一直认为官街上没有比王夫人日子过得更加好的妇人了,她如今哪怕不张扬,大家从她的面相上面,也瞧得出来她的小日子过得实在太过舒展了。

    苏青芷冲着林望舒坚了竖拇指说:“王大人是有品行的好男人,这些年,他待王夫人一直不错。”

    林望舒很不欢喜听到苏青芷赞赏别人家的男人,哪怕话头是由他开始,他一样当着苏青芷的面给了她黑脸。

    现在苏青芷瞧着他的黑脸,便笑着伸手扯一扯他的耳朵。

    林望舒连忙有心想要躲闪开去,然而躲不过苏青芷直扑过来的身子,他担心他闪避,苏青芷会摔倒,只能容忍着苏青芷扑在他的怀里后,由着顺手起揉搓他的耳朵。

    他低声警告说:“芷儿,你也歇一歇手,我明天可要见人啊。”

    苏青芷立时松了手,她又赶紧帮着摸了摸林望舒的耳朵,同时安抚他说:“舒哥儿,我没有用多大力,现在只是耳朵红了红,我用冷帕子给你擦一下,一会就没有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