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锐气
    林望舒叹息着瞧着她,苏青芷这个毛病,说来说去,也是他放纵的结果。

    林望舒有时会有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有时候,他也欢喜苏青芷这般自然的待他亲近。

    林望舒伸手拉住苏青芷,冲着她嗔怪道:“你啊,省省心吧。天气这般的冷,你不去摸,过一会,我的耳朵就会没有事。”

    苏青芷顺着林望舒的话,笑眯眯的依着他坐下来,她挨近他,跟他感叹说:“舒哥儿,琅儿有时候说话的语气,就与你一模一样。”

    林望舒听苏青芷提及女儿的时候,他瞧着苏青芷好笑的说:“芷儿,女儿象我,总比象你好吧。

    你就是一个包子性格,你瞧一瞧,那安夫人明显是瞧清楚明白过后,才会这样一次又一次上门来想拿捏住你。”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是一脸无语的神色,好一会后,她叹息着说:“我也想快手快脚处理了这桩事情,可是想一想,我还是觉得温水煮青蛙来得好。”

    林望舒想着两位幕僚的话,他也不得不夜工同他们的话,这些事情,女人的处置方式和男人是不相同。

    林望舒的心里面也明白,苏青芷其实是非常不喜欢处理繁杂人事关系的人,如今这是为了他在前面当差顺畅,压抑着性子来应付不讨喜的人。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安夫人要是太过烦你,你就与她实话实说。

    她这么大的年纪,她自个也应该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

    何况她这些年在安南城也不曾处下朋友,如今也怨不得旁人临别的时候,也无心帮衬她的脸面一二。”

    苏青芷轻摇头之后,她低声跟林望舒提及那些夫人们心里真正的担心,那一个个并不在意最后要出的那一份礼物,而是担心所有的用心,最后落在安夫人的手里,反而全成了坏心的证据。

    林望舒听苏青芷的话后,他皱眉头跟苏青芷说:“你先前想送她的礼物,你也别送了,那些夫人们可是经事的人,她们在这样的时候,还有这样的担心。

    只怕这位安夫人是骨子里就从来不识好歹的人,你用不上一腔心思全用在白眼狼上面。

    再说我们家的礼物,送一份已经跢了,不用夫妻两人还要有内外的区别。”

    苏青芷听林望舒拍板定下章程,她的心里舒服了许多,她瞧着他,说:“夫君,你要是早早为我做了主张,我也不会给人烦了这么一些日子。”

    林望舒斜瞄着苏青芷,说:“我也不曾想过,你的运气会这样的差,我难得想让你当一次好人慈善人,结果你遇见的还是这般非常人。”

    苏青芷只觉得手好痒啊,然而林望舒已经用手护住了耳朵,她只能叹气说:“一条街上,也只有这么一个非常人。

    我听王少夫人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条街上的夫人们这般的齐心,一致决定不与安夫人打交道。”

    苏青芷自然知道官街上的女人们,别瞧着她们是一团和气说话,只要牵涉到前面男人的得益时,她们一样很快就能让人见到她们的本性。

    苏青芷与王夫人婆媳接触多了之后,她就能感觉到王夫人的确是一个妙人,她是与官街上那一位都能相处得不错,遇事,她一定能很快的伸手帮忙。

    过后,她与谁都是泛泛之交。

    王夫人是那种知交无数多,知己却不见得有几人的人。

    王喜儿和苏青芷亲近之后,她跟苏青芷交心般的说了实话,说她婆婆最初的时候,她的确是当这些人是知交好友般去相处。

    然而处着处着,王夫人在现实面前明白过来,她有真心,可别人用她的时候,待她是真心一片。

    用后,丢她的时候,依然是真心一片。

    王夫人就是有再多的真心,也经不住这般的折腾,过后,她也学上了,别人愿意用她的时候,她真心一片。

    别人丢她的时候,她也不再有伤心的感觉。

    苏青芷感叹那些人的现实,她们或许认为王夫人是因为夫婿的官职低,在她们面前俯首低腰要讨好她们。

    可是她们从来不曾想过,王夫人或许有这样的心思,但是也有出于是本地人的热心招呼她们。

    苏青芷渐渐明白,为何最初她与王夫人相处的时候,她总有违和的感觉。

    林望舒愿意说些外面的事情给苏青芷听,她听得很是仔细。

    苏青芷顺其自然的也跟他提了提内宅女人的一些事情,她不求他一定要非常明白内里的事情,只希望他将来不会被女人的各种小心思小手腕哄骗误了差事。

    林望舒也不是真正对内宅的事务一窍不通的人,毕竟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知那一天会面对有关内宅事务的官司。

    苏青芷很是仔细的跟林望舒请教一些妇人间的口舌问题,听上去,是非常普通的小事,然而他知道苏青芷绝对不会无故这些事情。

    林望舒听得仔细,自然听出一些事情,他面上隐隐有着惊讶神色。

    他跟苏青芷说:“芷儿,她们的年纪比你大,心思比你重,日后,能相处就相处,实在处不来,你也不必为了我而去将就着与人相处。”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说:“舒哥儿,你没有觉得现实生活,可比话本子还要来得精彩。

    可惜这些事情,都是分开来成片,没有象话本子那样凑在一处来说,所以一时之间,只会觉得是生活小事。

    时日长了,就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在进行当中。”

    林望舒听着苏青芷的话,他很是好笑的瞧着她,她竟然从中还瞧出了几分乐趣。

    林望舒瞧着她,提醒说:“看戏是不怕戏台架得高,可是你一定要牢牢的记得,你只是看戏的人。”

    苏青芷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担心着她年青不曾经过太多事情,容易被那些夫人们算计着跳进坑里。

    苏青芷伸手握住林望舒的手,他一样的年青,在外面要面对那些心思更加繁杂的人,他一样的辛苦。

    林望舒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神色,他笑了起来,说:“你别担心我,我是年青,可是我心有锐气难挡,我守着规矩一心一意当好差事,这才是朝堂上派我来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