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章 灿然笑容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兄弟两人想起林家五太夫人做下的那些糊涂事情,还是忍不住一起叹息不已。

    林望景跟林望舒说:“母亲的事情,自有父亲去担待。弟妹这边你帮着周全两句话吧。唉,我自家的事情,也到了要理理的时候。”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笑了起来,说:“那三哥的意思,你这一次回去后,你有心单独带三嫂出来?”

    林望景瞧着他,只觉得暗恨不了,他这是那壶不开,他偏要去提那壶。

    林望景上次回去跟刘氏提了提来安南城的事情,结果给刘氏以要照看儿女的名义婉拒了。

    他很是不悦的瞧着林望舒说:“我是有这个心思,可人家不乐意跟我来这里过辛苦的日子。

    人家说了,她可不能把好日子全给小妖精们陪着我过,而她却要跟着我一起出来受苦受累,只怕过不了一两年,我还年青,可是她面相上象老十余岁的人。

    当然如果我实在有心,她还是成全我的心思,将来她老了,她一样愿意去成全了新的小妖精们。”

    “噗。”林望舒听后愣怔过后,他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他心里只觉得三嫂为人实在是大过实在,当然她说的实话也太逗人了一些。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不悦的神色,他笑着跟他说:“三哥,你稍稍哄一哄三嫂,她一定会愿意跟你来安南城。

    三哥,你平日里一直烦着三嫂太多事了一些,这一次,你是不是借着机会有心让她日后不多事?三嫂,她现在有心成全你,你怎么又象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林望景瞅着林望舒实在是无话可说,他心里那有不想和刘氏两人夫妻关系融洽的相处。

    可是他和刘氏两人从成亲一月之后,就因林家五太夫人做下的事情争吵,自此之后,两人好象隔些日子有事就要吵一吵。

    林望景年轻的时候,他是没有现在这样的好性子,他虽说是五房的嫡三子,可是在父母面前那是比林望舒这个最小的儿子还要受宠爱。

    刘氏在娘家的时候,一样是受宠爱长大的女子,两人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就针尖对麦芒。

    林家五太夫人那时也掺和在他们夫妻关系里面,林望景打心眼里自然是偏向林家五太夫人这个亲母。

    近几年来,林望景经事多了,刘氏的性子也不象从前那样,他们夫妻相处起来才瞧着好上那么一些。

    在安瓮城里,林望景接触的人,都是与林家差不多家境的男人们,大家在一处说话的时候,林望景听来听去,大家夫妻之间大约都类似与他们夫妻一样。

    而且人人都认为林望舒娶了一个跟唐家沾亲的女子,他面上学着唐家男人那般的不纳妾,那是他犯了傻。

    大家多少有些嘲笑林望舒这是用心想要讨好唐家人,林望景自然知道林望舒不是那样的人。

    林望景最初还有心帮着林望舒解释几句话,过后,他瞧得明白,林望舒根本不介意外面的人如何评说他。

    林望舒直言,他是打心眼里怕麻烦的人,只要苏氏合了他的心意,他是没有心思过那种自找麻烦的日子。

    林望景从前在安瓮城的时候,是不方便去关注这个弟弟的家居生活,他当然便不太理解这个弟弟一根筋的行事。

    只是在来安南城之后,他瞧得清楚一些林望舒夫妻相处的事,他反而多少能够理解他的做法。

    林望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氏如了林望舒的心意,他的后宅安稳,林望舒更加能把心思关注在公事上面,这样有利于他的仕途发展。

    林望景的心里很是明白,唐家在安瓮城的行事,历来低调不露任何的痕迹,可是大户人家里的人,都乐意与唐家人结下亲事,那是因为唐家人历来护短。

    林望舒待苏青芷一心一意,林望景觉得有机会的时候,唐家人一定会瞧在苏青芷和他们的儿女面上多少帮衬一二。

    林望舒历来知道他三位兄长的想法,他也从来不曾想过要改变他们的心思,只不过他的心里面,多少还是盼着兄长们家庭和乐。

    林望景瞧一眼林望舒面上的神色,他冲着他摆手说:“你放心,我和你三嫂一向没有事,你三嫂那人心胸还是宽大,她只不过故意说那些话想让我心塞。”

    林望景在这方面还是觉得刘氏做得比明氏来得贤良,她能容下他身边的女人们,就是容不下的时候,刘氏也会直接跟他说,而他自然会顺从她的心思打发人。

    林望景的心里面,他一直认为长嫂明氏样样皆好,只是在夫妻关系上面,她还是太过小心眼了。

    当年林望从纳妾什么的,她从来不曾反对过,可是她后来竟然跟长兄计较起那些旧事,实在是心眼太小,还不如刘氏开明贤惠。

    林望舒未成亲之前,也觉得林望景说得有道理。

    他成亲之后,他经历过林家五太夫人那些近乎逼迫的事情,他反而能能够体念到明氏这个大嫂当年的窘境。

    林望从乐意的事情,明氏身为妻子如何能够拒绝得了,她只有默认委屈容忍的份。

    林望景来安南城之后,林望舒鼓励他常去茶楼坐一坐,借口自然是在茶楼里面,林望景比他更加方便听到真实的消息。

    林望景历来是拒绝不了林望舒的要求,他在闲时,便和两位幕僚时不时会去茶楼里闲坐,他自然听见许多他从前不了解的事情。

    安南城不大,茶楼里也不象安瓮城里有那么的区别。

    安南城茶楼里坐着的人,自然是各色各样的人,而那些消息来由自然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那些邻家争房基地,那些别家妻妾相斗,那家粉楼里又来了几个俏粉儿。

    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林望景先前听得很是不欢喜,只是两个幕僚劝他多听一听,说市井人家有时候也会说一些真知大道理出来。

    林望景捺着性子一次又一次去茶楼喝茶听书顺带听人闲言,果然渐渐的,他能从中感受到人生百态。

    他渐渐的因为别人提及那些妻妾相争的事儿,他能想起,他们新婚的时候,刘氏那娇俏面上的灿然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