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紧张
    前一次,林望景回安瓮城,因为家里长辈们不同意他一家来安南城,他只有悄悄跟刘氏提了提他的想法。

    林望景瞧得很是清楚,刘氏最初眼里闪过是欢喜的神色,很快她的眼里掠过不太相信的神情,紧接着她的眼里流露出几分防备紧张的神情。

    那一刻,林望景的心里面正因为瞧得太过清楚,他是有一些伤心。

    林望景和刘氏不管如何的争吵,在他的心里是敬重相信着刘氏这个妻子,他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刘氏对他竟然会起了防备的心思。

    哪怕刘氏很快瞧出他神色不对劲,她装作那种不在意的样子,跟他小心翼翼的提出来,她要不要再为他挑选一房妾室带在身边服侍?

    林望景还是直接黑着脸否认下来,他来安南城是有心想成正事做,他没有心思再跟什么妾室玩什么过家家的有情人小日子。

    林望景和刘氏自然是不欢而散,而林望景从安瓮城回来之后,又再一次面对弟弟林望舒那一种心想事成家情事业双丰收的面孔,他心气不平,直接就少来了林宅。

    过后,还是林望舒见到他许久不来了,有些担心的主动去瞧了瞧,兄弟两人再一次恢复正常往来。

    林望景跟林望舒提过,这一次,他回去之后,大约要出了年节之后再赶回来。

    林望舒想着风雪大,林望景早一天回去,他也不用担心他在路上的安全。

    苏青芷已经准备好给家里亲友们的年礼,林望景瞧过礼单之后,他也认为苏青芷备好的年礼实在。

    林望舒目前的情形,也是心意重于那些礼物的价值,何况苏青芷送去的全是安南城的特产,而且还是各家各户都能用得上的吃食。

    林望景和两个幕僚回安瓮城过年了,林家旁支那位留了下来,他在安南城租下一处小院子,已经把家里人接了过来。

    苏青芷那时听到消息,她带着两个孩子主动上门去探望过。

    那一家人和林宅很自然的有了些许的交往,到底都是林家的人。

    只是那一家的夫人性情比较沉静,她教导家里儿女很是严厉,而且他们的儿女年纪也大了。

    苏青芷去过两次之后,那家夫人很是热情客气的招呼了她,两人提及家常的时候,她也随口说了,儿女的亲事都定下了来。

    儿子们现在要一心用功读书,而女儿要准备好嫁妆。

    苏青芷因此顾虑别人家实在是没有闲情应付客人,她自然也不再轻易上门去。

    而那家夫人则是过了一些日子,她主动带着儿子们和女儿来了林宅。

    林望舒出面招呼了读书人,林夫人则是和女儿跟苏青芷待了好一会,也留在林宅里且过餐。

    苏青芷与这位林夫人相处的时候,总觉得她明面上的话,听上去还很是不错,可是她总是喜欢在话内里暗藏着小心思。

    苏青芷觉得与她相处很是要费心思,而她的那位女儿明显性情怯弱,她与人说任何的话,总是要先去瞧一瞧当母亲的脸色。

    苏青芷和那位林夫人相处过好几次之后,她主动跟林望舒说:“舒哥儿,大约是我和她年纪距离太大了,我和她实在无法自然的亲近起来。”

    林望舒笑瞧着她说:“你和她处得来,你多与她处一处,实在处不来,大家面上过得去就行。

    不管如何,他们总是我们林家人,在外面,只要他们行事安分,不管如何,我们总要护着他们一家人。”

    苏青芷听明白林望舒的意思,过后官街上夫人们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她一样派人送信过去。

    那位林夫人还是准时来了,而且她与人相处是有些太过客气,但是她到底不是安夫人那样的人,一来二去,她在官街上还是交到了朋友。

    王喜儿与那位林夫人相处过一两次之后,她跟苏青芷说:“你们家那一位亲戚听说读书不少,她的骨子里就瞧不起我们这种不太识字的人。”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她,说:“你家婆婆和夫婿儿女不嫌弃你,你家亲朋好友不嫌弃你,别的人,你就别要求太高了。”

    王喜儿给苏青芷的话惹笑了,她叹声道:“母亲跟我说,桶里水满不会响,只有那种半桶水才会不停响。

    母亲说,你就是那种满桶水的人,所以你待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态度。”

    苏青芷听她的话笑了起来,她笑着说:“千万别这样说,我可担当不起。学问这样的事情,我的姐姐和妹妹都比我有本事,我啊,也只是认识几个字而已。

    我家孩子们的启蒙,将来也只能由他们的父亲来。”

    苏青芷和林家旁支夫人一直保持着正常往来,然而两人之间的交情距离亲近,很有山高水长的路程要走。

    只不过那位林夫人无心,而苏青芷便无意下去。

    两家的相处,大约会因在安南城而亲近,将来同样也会因离了安南城而越行越远。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了,那位林家人只不过是要借了安南城这个台阶的机会,他只要在外面有了机会,他就会往更高主向发展去。

    苏青芷好奇的问林望舒说:“那一位旁支兄长是不是特别有本事有才气的人?”

    林望舒笑着轻摇头说:“他只不过是非常懂得识时务,然而他是运气不太好的人。我听人说过,他每一次有机会,然而那时机最后又总是错过。

    这一次,他愿意与我来,我也觉得很是好奇,毕竟这个起点太低了一些。

    他现在能够沉住心气,他有这个本事做实事,将来有那个机会,我也愿意他往高处去。

    我们林家在官场的根基太浅薄了,遇事,我们的消息很是反应迟钝。

    现在琅儿的大舅舅常与我书信往来,我才多少知道一些朝堂的消息。”

    苏青芷多少明白林望舒的想法,他们现在距离安瓮城远了,可是他们的心里还是愿意多知道一些那个城的消息和事情。

    年节快来了,苏青芷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

    这个新年,是她第一次做主过的新年,她事事争取安排的妥帖如意,然而每一次她反思起来,总觉得不足之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