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多问
    近到年边的时候,苏青芷把家里的事情安排的七七八八后,她很自然的放松下来。

    近来,林望舒前面官府里事情多,苏青芷派人送餐过去的时候,她很自然的给多了好几份好菜的量去。

    硬娘很是心痛的跟苏青芷提了一番节俭的道理,听得苏青芷笑了起来,说:“你再与我说下去,当心我限制你们每餐的菜钱。”

    厨娘立时不说话了,她可以在煮食的时候,借着尝菜的机会尝几口好菜,她家男人在前面,就没有那般的方便。

    她过后,悄悄寻男人说话,把男人惹得笑了起来,劝她说:“你想得明白一些,主子这般大方的行事,对老爷是有大好处。

    再说,你又不是那种怕累的人,你只是想为主子节省一些银子。

    你的想法不错,可是你也要想一想,主子待我们下人宽和,待老爷身边的人一样不错,是我们做下人的福分。”

    门房的话,让厨娘沉默下来,她过后悠悠一口气说:“正因为主子太好了,我就想为主子多想一想。不过,你说得也是,主子行事一向有章程,我在后面还是不要乱说话了。”

    门房瞧着她笑了起来,然后跟她提及女儿来的事情。

    林静琅现在年纪不大,可是她行事大方,门房和厨娘两人觉得女儿伴在她的身边,将来姻缘上面也有好的去处。

    厨娘自苏青芷身边两个丫头的亲事上面,就觉得苏青芷无心借着丫头的亲事来拉拢人。

    当日常福的亲事,如果常福不是苏青芷的大丫头,只怕那事情不会有那般的结果。

    苏青芷把常福保全下来,现在又为常福寻了一门合适的亲事,厨娘瞧在眼里,背后也跟常福提过,说她命好,遇见好主子。

    要不然,依着上面有些主子的行事,那常福前一次那桩亲事,十有八九就那样糊涂的给定了下来。

    等到年边越来越接近,林望舒这边一直不曾跟苏青芷提及多余的事情,苏青芷也便歇了多的心思。

    苏青芷问过王喜儿,往年那位县长夫人会不会请官街上的夫人一块同乐。

    王喜儿几乎是皱着眉头瞧着她说:“苏九,这样冷的天气,你要是请大家去你家喝茶赏雪,我先跟你告一个期,我母亲年纪大了,可经不住那样的趣事。”

    苏青芷满脸诧异的神色瞧着她,说:“难道前任县长夫人是这般有雅趣的人,会请人去赏雪?”

    “啖,苏九,你别逗乐了,那位县长夫人可没有那种心思,她只不过会在春天夏天秋天三季里,请大家来院子里喝茶赏景说话。”

    苏青芷听王喜儿的话,她顿时有些苦恼起来,她现在的院子里可没有什么景色可以赏。

    她叹息着说:“喜儿,等到春天的时候,我请各家夫人来我家赏赏刚刚出头的菜苗,顺带喝一喝茶说说话。

    等到在夏天的时候,我那前面角落处种的一丛花,想来已经开了花,那时节,正好请大家来赏花。

    秋天是一个好的季节,可以赏一下院子里各处成熟的景色。”

    王喜儿听她的话笑了起来,她连连点头说:“苏九,你们读书的人,就是请大家喝茶说闲话,你们也能寻一个美妙的理由出来。”

    苏青芷再和王夫人闲聊的时候,她很是明快的跟苏青芷表示,其实前任县长夫人请她们大家喝茶的事情,也只有那么两三次的事情,过后,就是相处得来,大家就多走动。

    苏青芷借机问了前前任县长夫人与人相处的事情,听来听去,那些县长夫人们都只是最初的时候,很是用心的交好过官街的夫人们。

    王夫人笑着跟苏青芷说:“许多官员是外地人,一般不是家有喜事,谁家都不会请客。

    过年的时候,他们男人的事情多一些,会出外吃一吃饭,我们女人们通常也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有空时,也就是各自寻合适的人说一说话。”

    苏青芷自然听进去王夫人的话,只是她历来明白,男人的事情自有男人做主,她只要到时候依着男人发话安排好事情就行。

    就快要过年了,苏青芷再一次与厨娘对了一次过年时准备的菜,两人的意思,都是宁愿多存一些菜,也不能等到年边再去买高价。

    这个时节,林望舒与苏青芷说,要她安排后天家宴招待官府的人。

    苏青芷略略惊讶之后,她直接点头,问了他的人数以及安排的餐数。

    林望舒初时以为苏青芷会不太高兴,毕竟距离后日只有一个白日的时间来准备,结果他见到苏青芷一脸淡定的神色。

    林望舒颇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瞧着她,跟她略带解释的意味,说:“芷儿,这一阵官府的事多,越是近到年边事越多。

    这不,我好不容易把事情理得差不多了,可以安心过年的时候,又想着要张罗民生安全事情。”

    苏青芷听后点头,她笑着说:“我明白夫君张罗得都是大事情,家中的小事情,我不会让夫君太过操心。”

    林望舒心头轻舒一口气,他那位族兄还提醒过他,担心他现在来与苏青芷商量,只怕会惹怒家中的内人。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那是满眼的温情,他低声说:“我不曾想过我娶了一个如此知情达理的好妻子,我心里还担心着,你会觉得我太过多事了一些,明明这些事情也能放到外面酒家去操办。”

    其实苏青芷也是有一些好奇,林望舒一直不曾跟她提及宴请下属用餐的事,她也是认为林望舒要不是忙得直接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要么就是想直接放在外面酒家好好招待别人一餐。

    林望舒瞅着苏青芷的神色,他想一想低声说:“我原本也不想放在家中宴请他们,还是族兄跟我说,大家都有心想要入我们的院子赏一赏我们家好景色。”

    苏青芷想着因为下雪的天气,不管是前院还是后院,都是空荡荡的,如果下雪的时候,的确还是有几分好景色。

    苏青芷觉得林望舒不会单单因为族兄的提议,而有了这个心思,只怕他考虑得还有深远许多。

    只是他不说,苏青芷也无心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