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四章 祸
    这一日,厨房里一直忙碌着,厨娘带着常福常顺两人准备着第二日招待客人的事情。

    苏青芷照顾着林静琅姐弟,她时不时还是会抽空去厨房,关心一下进度。

    苏青芷跟厨娘提过,她可以去跟王夫人商请用一用她家的粗妇。

    厨娘认为她一人其实就已经够用,只是苏青芷动了那个要她教一教常福厨房事务的心思,她就借这个机会把常福常顺带在身边,这两人有心想学,那也要动手才能学得到本事。

    苏青芷瞧着常福常顺跟着厨娘做事那种认真的样子,她的心里放心了许多。

    而厨娘在指点常福常顺做事的时候,她很是感叹的跟两个丫头说:“你们命好,这么小的年纪,就遇见这般心底宽厚的主子。”

    常福到底年纪大一些,她多少听明白厨房的感慨。

    她笑着跟厨娘说:“大婶子,你也别太过羡慕我们,我们啊,一个个会给主子嫁出去,而你只要忠心,日后,会一直在主子的身边。”

    常福现在接受了现实,她这样大的年纪,也不能再留在苏青芷的身边,而现在这桩亲事,她也认可是一门好的亲事。

    特别是林望景的小厮原本有机会跟着主子一块回安瓮城去,这一次却借了机会留下来,他常在前院子里听候林望舒的吩咐。

    苏青芷知道之后,她常派常福做跑腿的事情。

    她总觉得有机会的时候,还是要让两个已经定下婚期的人,多一些婚前相处的机会。

    常顺在知道常福婚期之后,她好象很快的长大了,她现在主动接了一些常福先前做的事务。

    苏青芷瞧在眼里,只觉得常顺这个小丫头是真的长大,越来越能担得起事情。

    常福也很有自觉把手里一些事情交给常顺去做,她还会在一旁仔细的指点。

    常福背着人的时候,她还是跟苏青芷提了提舍不得的心情,她认为她对不住苏青芷,她想留下来。

    苏青芷瞧着常福的神态,很自然的知道她心思,然而林家的规矩如此,下人夫妻双方是不能有两个不同房的主子。

    常福要不是一直存在这样的心态,她的亲事也不会起波折。

    林望舒身边的小厮,都是跟他多年的人,然而他们亲事一向是不存在难选,只存在挑谁的事情。

    林望舒身边的小厮和常福有机会相见过,然而却没有一方起过心思。

    林望舒和苏青芷一样,愿意成全下面人的心思。

    林望舒听苏青芷感叹的话,他想一想就笑了起来,说:“当年家里的人,一个个劝我早早定下亲事,我觉得不用急,因为我实在听着那些话就觉得烦。

    后来,等到我再大上几岁,家里人跟我提及亲事的时候,我心里也认为到了时候。

    这姻缘的事情,从来是,时间未到,也急不来。有些人早一些,有些人晚一些,从来是注定好的姻缘。”

    苏青芷在常福亲事定下来之前,她就写信给刘氏,问了问那个小厮家里的情况。

    刘氏的言谈之中,还是认同那小厮父母的朴实憨厚为人行事,家中兄弟妯娌都是老实人。

    苏青芷多少放心下来,常福的性子,也不是什么闹腾的性子,这样一来,一家人也能安生过日子。

    苏青芷跟常福提了提小厮家中情况,她也说了,过日子,其实到最后还是夫妻双方的事。

    常福娇羞的表示,只要那个小厮是一个好人,她一定能安生的和他好好的过日子,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思多的人。

    王喜儿来林宅的时候,她远远的瞧见到常福的神色。

    过后,她跟苏青芷笑着说:“现在瞧着常福,就是一种要嫁女子的神态。”

    苏青芷被她的话惹得笑了起来,说:“难怪她现在瞧见你过来,她就寻着机会避开,一定是你的目光太过好奇了一些。”

    王喜儿很是惋惜的跟苏青芷叹道:“我家弟弟也定下亲事,我见到他的面上就没有几分喜色,我瞧着常福面上的喜色,我的心里妒忌啊。”

    苏青芷瞧着她轻摇头说:“这男人和女人的行事多少有些不同,男人就是心里欢喜,只怕也能暗藏得深一些。”

    王喜儿轻摇头说:“我弟弟这桩亲事来由,也不是那样的如意。只不过事已经成了,那我也盼着我弟弟日后能够过得好一些。”

    王喜儿的话引起苏青芷的好奇,她笑着说:“你弟弟给人逼婚了吗?”

    王喜儿轻轻叹息起来,她点头说:“给我舅舅家逼婚了,谁也不会想到我那个小表妹胆子这般大,她借着我弟弟在她家喝醉了酒,她爬了床。”

    苏青芷深吸一口气,说:“那你弟弟也只有认了这桩亲事,要不然,亲戚都无法再做下去。”

    王喜儿冷冷的笑了起来,说:“其实她要是不做这样的事情,她直接来跟我娘来说实话,我娘心里还是会顾着她,一定会想法子成全她的心思。

    她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娘面对我弟弟心里过意不去,将来有关她的事情,我娘也不好拦下去。

    我家前面答应这桩亲事,我弟弟后面就买来一个大丫头,说他还不通人事,那大丫头就这样当了他的通房。”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默然比了比大拇指,她苦笑起来,说:“日后,我娘家只怕不会太平。”

    苏青芷瞧着她,想一想,说:“那你舅舅家也无话可说,外甥在舅家喝酒,谁会想到舅家人竟然联合起设陷图谋亲事。”

    王喜儿睁大眼睛瞧着苏青芷说:“苏九,你也觉得我舅舅家大人们是知情人?”

    苏青芷望着她笑了笑,说:“这样大的事情,你舅舅家的人,就是事前不知情,只怕在事发的时候,他们也默许了事态发展。”

    王喜儿苦笑起来,说:“母亲和我夫婿跟我说,日后,这个舅家不能再来往,至少我们家招惹不起这样的一门亲友。”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面上的神色,她心里多少能明白她的想法,她的心里面多少还是顾念着亲情。

    然而要换成她处在王夫人的位置,她也会担心这样的舅家,到时别祸了自家未成亲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