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由
    王喜儿从林宅回去,她去与王夫人说了话,她的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

    王夫人瞧着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关心的问了问,林宅这边宴客的准备,听说已经准备得差不多。

    她笑着跟王喜儿说:“喜儿,你空时,就和多苏九处一处。”

    王喜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想起房里有许多未做完的事情,她赶紧跟王夫人说了说,她快步出了房。

    在房门口,她与大弟媳妇相遇,两人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王喜儿的大弟媳妇眉眼间带着一丝不解,她进房跟王夫人说了说话,她试探般的跟王夫人说:“母亲,大嫂娘家的事情,全给解决妥当了?”

    王夫人瞧着二儿媳妇面上真切的关心,她笑着轻摇头说:“那可能解决得了,只怕此后有的是扯不清的麻烦。

    她舅舅家的人,也太过想不开,自家好好的女子,就为了一桩不情愿的亲事,就使用那种上不了台面的招数,生生的坏了亲戚间的交情。

    日后,谁还敢去这样的亲戚家走动。

    只可惜了你大嫂的弟弟,这样一来,婚姻不幸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王夫人次子媳妇略有些不屑的跟王夫人说:“那也是大嫂舅舅家的人,知道大嫂娘家人的禀性不错,才会使这般下作的法子。

    要换成别的人人家,只怕是怎么也不会认下这个帐。

    母亲,别说大嫂的那个弟弟还是一个汉子,他违不了长辈的意思,他能在亲事定下来的隔天,就自个从外面寻来一个妾室。”

    有关王喜儿娘家的事情,王夫人只觉得庆幸自家孩子没有遇到这般麻烦的事情。

    王夫人叹息着摇头说:“明明那女子没有吃亏,她舅舅家就没有一个明白人,在这般情形下,应该主动退了这门亲事,这样两家过些年还能恢复来往。

    现在是女方坚持要在快快成亲,她家想得好,可惜只怕没有那般的容易。”

    王家次子媳妇对王喜儿的家事,她都有些不太好想听下去,只觉得太过污耳朵,然后也觉得王喜儿的父母太过懦弱,这样的事情,男家有心拖上一年两年,待事情淡了,也许还是有改变。

    现在是两家定下亲事没有多久,就急急的把婚期也定下来,而且相隔时间这么的短,这当中说要没有猫腻,只怕无人会相信。

    王夫人想着那位亲家母,她轻摇头说:“现在最为难最纠结的只怕是你大嫂的亲母,听说此前还病了一场。”

    王家次子媳妇想起大嫂接连好几天的重眉头,她叹息着说:“如果早知会成为今日这般情形,当日,亲家大伯们应该赞同大嫂的意思,我听说那位常福已经定下亲事。”

    王夫人没有好气的瞧着次子媳妇,说:“林夫人那样的人,自然不会目光短浅,那是她身边得用的人,她总要为她挑选一门合适的亲事。

    林夫人说过,等到这个丫头成亲的时候,她就会放了她的身契。将来她就是有心再入林家做事,只要契定活契就行。

    林家这般厚道的人,可比我们听说的许多大户人家家风好。”

    王家次子媳妇轻点头,她娘家的生意跟林望景管事经手的生意,多少还是沾了一些边。

    当然这个好处是沾了公公婆婆的光彩,王家次子媳妇明白,她的娘家人一样心里明白。

    林望景管事做生意手法光明磊落,而且他是非常的有经济头脑。

    王家次子媳妇娘家不怕给人稍稍占一些便宜,反而利润的事情,总是握在袋子们的手里。

    他们担心那位管事会以林大人官威压制的行事,让自家生意不得不吃了大亏,还要面上喜气洋洋。

    结果他们之间交易了好几次下来,他们家竟然不曾有过一次吃过亏,当然也不曾占过便宜,完全是一种公平交易的态度。

    王夫人后来听了次子提及亲家的担心,她笑了起来,说:“亲家也不想一想,在此前,我可曾跟他们牵过任何的线?

    我这也是心里有数的人。我是相中了林夫人的人品,那样人品的人,如果夫家人行事不端,她多少会有些暗示出来。”

    王夫人次子后来跟自家妻子悄悄的笑话自家母亲的善心,他是不太相信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能有几个品性洁白如高岭上的雪。

    王家次子媳妇自然是远远的见过苏青芷,那是一个有着温柔笑容的恬静女子。

    苏青芷不曾把王喜儿娘家事情记在心上,毕竟王喜儿娘家距离她的生活很远。

    她的心思,还在第二日的宴请上面。

    她问过林望舒,听他说过,这边的风气,男人们会出门赴宴,然而如果要宴请女客,则是喝一喝茶赏一赏景,一般都不会有中餐晚餐的安排。

    苏青芷听后叹息着说:“各家各户都是算计着过日子,也难怪会如此。人情往来,就是有来有往。

    这样也好,等到春天的时候,我再请她们来家里坐一坐喝一喝茶。”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说:“你不是与街上的夫人们喝过好几次茶吗?”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我原本以为那是随意的吆喝邀请,现在才明白,那已经是这边最为正式的邀请。”

    苏青芷是喝过几次茶,每一次,那人家也只不过随意随人来说一声,那态度特别的随意。

    苏青芷也不曾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有她带着林家族兄妻子去喝茶的事情发生。

    当然她带林家族兄妻子去别人家喝茶的事情,她事先也是让人先去招呼过,也算不上不请而来。

    第二天,事事准备妥当,下午的时候,客人们来到前院,小厮来知会常福之后,厨娘这边便上了家常甜占上去。

    苏青芷这边已经是只等着听候前面的消息,她派常福直接守在前院去。

    林静琅知道前院请客的消息,她牵着弟弟,不待苏青芷反应过来,他们姐弟已经去了前院。

    在厨房里苏青芷,听着常顺来回报的事情,只能交待常福赶紧跟她的未婚夫说一声,让他帮着照顾一二。

    常福很快的回来跟苏青芷红着脸说:“主子,老爷派人来说,就由着小姐和小少爷在前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