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六十六章 相敬如宾
    安南城的官员们此前听说过林望舒宠爱儿女的事情,他们一直以为是女人们的误传。

    这一次,他们亲眼见证了林望舒宠爱儿女的事实。

    林静琅姐弟寻了过来之后,林望舒笑着迎接儿女的到来之后,他把一对年幼儿女安置在房中,由着他们在他的身边安静玩耍。

    林望舒与他们笑着说话的同时,他一样时不时会注意一下坐在他身边的一对儿女。

    这样的林望舒,实在不是下属官员印象里的县长大人,他在处理公事上面,他的作风一向锐利明快果敢。

    用餐的时候,大家以为林静琅姐弟会出去,结果这对姐弟执意要留下来,而林望舒也顺从他们的心意。

    他颇为不好意思的跟大家解释说:“过了年之后,我家女儿要启蒙识字,这之后,我也不能再象如今纵容她。这一次,只能容她放肆一回。”

    林望舒这般话语之后,自然大家也不会介意两个懂事的孩子,何况林静琅和林广辉年纪小小,两人用餐风范优雅大气,丝毫没有小孩子的玩劣性子,而是如同小大人般的用餐。

    这些官员回家之后,他们提的最多的是林望舒一对儿女,跟家里人说,有机会的时候,她们一定要多多去请教林夫人如何教导儿女。

    林望舒过后牵着一对儿女到后院,他的面上洋溢着满满的骄傲神色。

    苏青芷提起的一颗心,在这时候完全放松下来。

    她不曾想要儿女要如何的优秀,她只想儿女有机会学会自然的面对大场面,这种机会对林静琅来说特别的难得。

    林静琅的年纪大了起来,她身上就会感觉更加重世俗规矩的压力。

    苏青芷为了林静琅着想,她也不能继续纵容她随意生长。

    林静琅年纪已经到了要修剪多余枝条的时间,她要慢慢的帮着她修去多余不安分乱长的枝条。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过,他每一次面对女儿明亮的眼眸,他一颗心都是柔软如水。

    苏青芷懂得他的意思,儿女成长的最初时期,父母总要一个严厉一些,而林望舒做不到的事情,那苏青芷只能努力去做那个严母。

    苏青芷还是跟林望舒提过,有关儿子的教导大事情,她是有心无力。

    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小时由我来教导他,将来大了之后,我要是觉得教导不了的时候,我们把他送去交到他大舅舅的手里。

    他大舅舅很会教导人,我信他大舅舅的本事。”

    苏青芷很是无语的瞧着他说:“我大哥事务繁忙,他也有儿女要教导,只怕也没有这么多空来教导外甥,还是要请夫君能者多劳自个辛苦吧。”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一个劲的摇头说:“芷儿啊,你要记得,我是你最亲的人。你瞧一瞧,我只要提及大舅子,你那一颗心完全就偏给了他。”

    苏青芷抱着林望舒笑了起来,他现在是几乎不掩饰他的心思。

    苏青芷笑瞧着他,说:“舒哥儿,你应该感动啊,我只是有时候,会稍稍顾一顾我的哥哥,可是我却会一生陪侍你走下去,只要你不放弃我,我就会一直陪伴着你。”

    林望舒笑了起来,他和苏青芷相处时日越久,其实他对大舅子感恩佩服的心思越重,那样一个年纪不大的人,他自己不曾长大,已经懂得善待教导好妹妹。

    林望舒很有诚意的宴请了下属官员,过后,他们也夸了夸林宅的厨娘功力特别精湛。

    第二日,官府正式放假,林望舒在家中专注教导两个孩子。

    苏青芷跟着他去了前院,参观了林望舒的书房,一家人在书房里度过一个上午的时光。

    午餐后,两个孩子午睡之后,林望舒和苏青芷在院子里走动起来。

    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春天来的时候,后院里要种上的菜品。

    林望舒想起常吃的酸菜,他笑着跟苏青芷说:“芷儿,可以多种上一些长青菜,那菜可以各种吃。”

    苏青芷笑着点了点头,她把那菜不管是干菜还是酸菜,都作为年礼送了回去,家里余下的不多了。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一脸好奇盼望神色跟他说:“夫君,安南城里灯会很是好看,等到那一夜,你带我们去赏灯,好吗?”

    林望舒笑着轻轻点头之后,他凑近她悄悄说:“安南城灯会很长,那一夜等到孩子们睡后,我再陪你去一趟灯会,可好?”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他,低声说:“好。”

    林望舒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芷说:“芷儿,这样的居家生活,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我小的时候,在家里面,见到的听到的,有时候只觉得家里空气都是沉闷的。

    那时候,我就想,我日后,我不要让我身边的人哭。

    后来再大一些,就知道有些事情,真的由不得人。我有些堂哥定下亲事的时候,他们很是不情愿,最后还是要娶那个不想娶的女人为妻。”

    苏青芷颇有些惊讶神色瞧着林望舒,她低声好奇问:“夫君,是那位堂哥不乐意娶堂嫂?”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轻轻摇头说:“太多了,家里长辈们给我们定亲的时候,通常是不会问及我们的意思。

    象我这样能够拖了好几年,最后还是要依着长辈的心思定下亲事。

    苏青芷无语了,林望舒瞧着她的面色,他笑了起来说:“我觉得家里长辈们待我不错,为我挑选了最为合心意的女人,他们的眼光比我们好,只是我的兄弟们年青时候,他们不懂得珍惜。”

    苏青芷觉得林望舒这句话说得太对,林家兄弟在年青的时候,许多人很有意气之争,他们斗不过长辈们,那自然把目标转向长辈们看好的妻子。

    人心是肉长的,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随性行事,一次又一次让身边的妻子渐渐的冷了心,再随着儿女的到来,当母亲的人,自然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儿女身上。

    至于那个多余的身边人,原本就不是当妻子一人的男人,林家大多数聪明女人,自然是不再会把那个男人当成唯一。

    林家那些的夫妻们,在最后大部分过成了变成了相敬如宾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