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最
    年初七,官府的门缓缓的打开,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等到年初八的时候,官街上过年的气氛依旧,孩子们在官街上奔跑起来。

    林静琅带着林广辉还是跟往常一样,他们喜欢和王家的孩子们在一处玩耍。

    苏青芷在午后,常会在官街上远远的瞧着孩子们玩耍,自然就会遇见出来闲散的夫人们。

    大家各自说了说新年里的热闹,再说一说各家的喜事。

    官街上的人家,在安南城大部分是没有特别亲近的亲友走动。

    过年时,等到官府开正式打开官门处理事务的时候,许多人家这时应该走动的人家,已经算是走完了。

    每逢佳节新年倍思亲,苏青芷很自然的听了夫人们提及远离了的老家新年习俗以及乐趣

    那些少女无邪的光阴岁月,透过夫人们现时刹那间明亮的眼眸,让苏青芷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面前的女子们,她们在年少时,那日子是如何的阳光灿然。

    果然是岁月催人老,老了年华,也老了许多女人的心思。

    这一日,苏青芷照旧立在远处瞧着一双儿女的身影,傅夫人行了过来,两人笑着说了招呼话。

    傅夫人主动跟苏青芷说:“年后,安大人一家就要离开了。

    林夫人,你先时问我,要不要一起合送安夫人礼物,那个时节,我恼安夫人只要寻了借口,她就会怼我的行事。

    现在我想一想,对一个将来再也不会再见面的人,大家又相处了这么多年,大家还是好好的告别吧。

    我为安夫人准备了一本识字书,方便她归老家之后教导孙辈们用。”

    苏青芷几乎是满目诧异神色瞧着她,她仿佛听谁提过,安夫人是不识字的人。

    傅夫人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神色,她笑了起来,说:“安夫人常常与我说,我也不过是比她识多几个字,其实在内宅里,我活得还不如她舒畅。

    安夫人所言甚是,这些年,我只佩服她活得爽快,她心里不舒服,旁人也要跟着她一起不舒服。

    年后,她要回老家安养晚年,我送她一本书,她闲时也可以请安大人指导她多认几个字。“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傅夫人原来送书给安夫人的用意,是在增加别人夫妻感情。

    苏青芷赞叹傅夫人送礼物的用心之后,在傅夫人的惊讶眼神下,她笑着说:“我送安夫人一块布料,我带来的书不多,我可是舍不得送书的人。”

    傅夫人听她的话,她笑了起来,说:“林夫人,你是爱书之人,自然是舍不得送书。我呢,我送安夫人的书,是我家长子年少时练字时抄寻的一本识字书,原本我是舍不得送给安夫人。”

    苏青芷听她这话,她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

    两人顺带提了提各家的书,傅夫人提及起来的好几本书册,还是引起苏青芷的兴趣,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傅夫人表示,能不能借她家的书一阅。

    傅夫人很是大方的笑了起来,表示可以借原本给她,也许她有兴趣可以抄录,只是无法送书给她。

    苏青芷连连摆手感谢傅夫人的好意,她是宁愿看原本的人,也不想得到那些抄本。

    当然如果那书很有用,苏青芷自然愿意洗净手抄录一本放在自家书房。

    傅夫人和苏青芷两人就着书的事情,很自然的说了几句话,各自喜欢看的书类型有些差不多。

    傅夫人笑着跟苏青芷表示说:“我家大人有机会外任,我的心里很是得意,想着可以去走一趟游记本上的地方。

    结果走过之后,方知写游记的人,实在是太过夸张了一些,有些风景还不如我们老家美,在他们的游记里面,那些地方美得都成了仙景。”

    苏青芷听她的话,她笑了起来,说:“我翻了一些写游记人的后记,许多都是离了那个地方放久之后,他们才写的游记文章。

    这样一来,地方远了时间远了,那个地方就变美了。二来,他们在外飘游,只要有一点点温情,都会让他们有着深深的感念。”

    傅夫人深有同感的轻点头,她的老家远了,她的老家亲人们远了,在她的心里面才会那般的美。

    这一日,苏青芷借了傅家一本珍本,而傅夫人也转着弯把事情交待了。

    苏青芷翻看过书之后,她洗手开始抄录书本。

    林望舒跟着翻了翻书,他很是自觉的接手抄录。

    苏青芷跟他提了提傅夫人主动示好的姿态,她笑着说:“我觉得辉儿所言的事情,只怕是有了好消息。

    傅夫人与我说话时候,她是满面的红光,她的心情很好,还与我提及年少的时光。”

    苏青芷又提了傅夫人送给安夫人的礼物,她笑着说:“她送给安夫人识字书册,是她长子年少时抄录的书册。”

    林望舒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他笑着说:“傅大人一向是爱书的人,他家的原本只怕也是多年前的珍本。就是傅大少爷的抄录本,只怕在他家也是值得珍惜的旧物。”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她想一想,叹道:“不知安夫人能不能感念到傅夫人的好,她可是一心想着安夫人借着此书多寻安大人请教几个字。”

    林望舒瞅着她,他笑着说:“如此甚好,如果最后能够结下善缘,总比恩怨交集到最后要好太多。”

    苏青芷很是用心的瞅着林望舒,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林望舒瞧着她好笑起来,说:“别人的恩怨故事,你还想别人直面说出来吗?我觉得就这样和平散场最好。”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有时候最了解你的人,未必会是你的恩人,说不定就是与你结下怨的人。

    傅夫人送这样的礼物给安夫人,想来一定也是了解安夫人。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示,她又让林望舒跟着操心了。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笑了起来,说:“我啊,是会为你操一世的心。你不让我操心,我反而会太过担心。”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眯眯的说:“夫君,你哄我的时候,是你最最俊俏的时候。”

    林望舒笑眯眯的瞧着她,说:“可是在我的眼里,娘子不管何时都是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