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新年后,苏青芷安排常福多空些时间,用来跟在厨娘的身边学习。

    苏青芷已经把常福的身契让林望景一行人带了回去,等到他们回来的时睺,常福就是自由人。

    苏青芷把安排说给常福听后,她直接跪在地上给苏青芷行大礼。

    苏青芷让常顺扶她起来,说:“日后,你到夫家去好好的过日子吧。我听说你夫家的家风不错,只要你心正,想来日子不会难过。”

    常福红着脸应承下来,她低声说:“小姐,我还是多照看一下小小姐和小少爷吧。”

    苏青芷瞧着她轻轻笑了起来,说:“等到三老爷一行人回来,你把手里的事了,你就要回去成亲。

    居家过日子的事情,你要多跟厨娘学一学,你能学得她五分的真本事,你在夫家也能哄好夫婿和公婆。”

    苏青芷瞧得明白,门房和厨娘这对夫妻感情不错,这当中自然是夫妻双方和契,可是也说明了厨娘在夫家会处事处人。

    厨娘很是愉悦的接受了常福跟在身边的事,她知道常福嫁人之后,她是再无机会来五房做事,自然也做不了苏青芷的身边第一人。

    然而厨娘想一想将要来的人,她在心里轻叹一声,她一样做不了主子身边的第一人,她可以做主子身边得用的人。

    常福对嫁人的事情,由先前的排斥,到现在默然的接受现实。

    何况厨娘也说得对,以苏青芷的禀性,她还是支持她的身边人寻到好的去处。

    常福再想一想未婚夫待她的态度,她的心里又安了几分,至少那人待她还是用了心思。

    苏青芷现在的心思除去儿女外,她就用在抄书上面。

    傅夫人的大方,她也愿意投桃报李,她问过傅夫人家中可有想看的书单,她可以帮着寻一寻。

    傅夫人很是大方的说了一个书名,苏青芷想了想,她好象在苏丰道的书房里瞧过这本书,只不过她还是先要写信问一问。

    当然她是不会把原抄本捎来,她只能给傅夫人的抄录本。

    她把意思说给傅夫人听,傅夫人当时就欢喜起来,说:“我家老爷听说过这样的一本书之后,很多年里,他一直在找有没有手抄本。”

    苏青芷自然是知道苏丰道书房里的许多书,来处自是唐家的手抄本,而且是第一手的手抄本,有些书甚至于是老唐大人的亲手抄录的书本。

    在唐家人和苏丰道兄弟姐妹的心里面,那些都是非常珍贵的书册,是轻易不会外借出去的珍本。

    苏青芷同样不太好意思的跟傅夫人表白,那些手抄本来处也许会是她兄长年少时一字一字抄录下来。

    傅夫人眼神明亮起来,林望舒来安南城后,大家都打听过苏青芷的来处,自然知道苏青芷兄长的科考榜上有名,而且是名次还相当的前面,更加重要的是,他上榜时,他的年纪不大。

    傅大人就叹息过,他认为如果苏青芷的兄长再沉下心思三年,说不定那名次会更加的进上几名。

    苏青芷和傅夫人来往多了起来,自然是引起官街上别人的注意。

    王喜儿就丝毫不避讳的跟苏青芷打听过,她听苏青芷说了,傅夫人家中的识字书册非常不错,她一样的起了心思。

    她很是小心思的跟苏青芷说:“苏九,你说我现在跟傅夫人亲近,还得及吗?”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们家原本就与傅家亲近,那有什么来得及和来不及的事情。”

    王喜儿想一想,她又摇头跟苏青芷说:“苏九,我还是跟你家借识字书,我让我家老大抄下来,我守在一边,绝对不会损了你家的书本。”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想一想,她笑着说:“你啊,这样的事情,你不用寻外人,你直接跟你自家男人开口,他一定会为你准备的妥当。”

    王喜儿瞪大眼睛瞧着她,说:“可是你说傅夫人家识字书极好啊,我也想我家儿女寻得一本极好识字书。”

    苏青芷望着她笑了起来,她想了想,把傅夫人决定送安夫人的礼物说了出来。

    王喜儿听后瞪大眼睛,然后她连连点头说:“傅夫人心地宽厚,安夫人一向待她也好,傅夫人还愿意送一本这样的好的书给她。

    傅夫人实在太好了,只是安夫人的性子,只怕还是会挑毛病。”

    苏青芷想起别的夫人们送的礼物,她微微的笑了起来。

    王喜儿瞧见她面上的笑,她想一下,她笑着说:“我家母亲说了,等到安夫人临走前一天再把礼物送过去。”

    苏青芷想着安夫人走后,大约官街上的人,有时候生活安逸久了之后,她们多少会想念她的闹腾劲。

    至少现在大家都在猜测安夫人见到大家的告别礼物之后,她会如何的行事?

    苏青芷瞧一瞧王喜儿面上的神色,她轻摇头说:“喜儿,你现在心情不错啊。”

    王喜儿立时转头瞧着苏青芷说:“苏九啊,别提那些不快的事情,我家男人跟我说了,我娘家的事情,只怕这一年两年是扯不清楚,让我别去瞎操心,由着大人们去操心。”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她跟着舒一口气,说:“你总算想明白过来,我也不用再看你的苦瓜脸了。”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审视了好半会后,她说:“苏九,你没有来的时候,我以为识字多的人,一个个都是傅夫人的性子,瞧着面上带笑,其实骨子里都懒得理会我们。”

    苏青芷瞧着她直扶头,说:“你瞧错了吧,傅夫人的性子很是平和近人。只是我们年青,和她算是两辈人,她和我们能说的话题少。”

    王喜儿笑眯眯的瞧着苏青芷说:“苏九,你刚来的时候,你那神色也是象傅夫人,后来,我和你处久了,才知道你喜欢装那个样子。”

    苏青芷只觉得如果有一个坑,她会直接动手埋了王喜儿,真是朋友越处得久越是真相大白。

    王喜儿瞅着苏青芷的神色,她再笑着说:“苏九,你别想朝我动手,你没有我力气大。算了,我帮你去后院看地吧,春天到了,你家的菜种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