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七十六章 闹
    苏青芷直接白了一眼王喜儿,说:“你说得太晚了一些,我家的菜地,已经长出短苗了。”

    过年的时候,林望舒带着人把后院的菜地整理了一番,林静琅和林广辉姐弟亲自下的种子,如今家里的人,都等着品尝新鲜菜。

    林望舒对农事有兴趣,他很是用心跟人学了学如何翻土如何种菜,当然他还专门记录了下来。

    苏青芷是赞成男人的心思全用在正事上面,她非常的鼓励他,还应承下来,在他忙碌的时候,她会接着观察记录。

    王喜儿可不知道林宅里的事情,她只知道年前,她是应承过,王家种菜的时候,她会来提醒苏青芷种菜。

    她很有些内疚的瞧着,接着表示要去看一看后院的菜。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笑着跟她说:“走吧,我们去后院看一看,有什么地方不太对,还要请你请点一二。”

    两人出了房门,在院子里,她们隐隐的听到官街上的热闹,苏青芷略略有些惊讶,这也太过热闹了一些。

    王喜儿则停下脚步,她略略皱眉头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时节,王家的大小子满脸汗水跑了进来,他冲着王喜儿叫嚷起来:“母亲,那位舅祖母在家门口闹事了。“

    王喜儿立时直接奔跑起来,她急急跟苏青芷说:“我要去看一下。”

    苏青芷有些担心的瞧着她,她想起在外面玩耍的儿女,她也快步跟了上去。

    官街,王家的院子门口,一位老妇人坐在院子门外,哭诉着伤心事情。

    王夫人一脸愤怒无奈神色在一旁劝说着,那位老妇人哭得更加的伤心,那话是抢着说了出来。

    王喜儿奔过去,她用力想要扶起那位老妇人,结果那位老夫人伸手推开她,很是干脆的用头触地大声哭了起来。

    王夫人扶住给老妇人推得差一点摔倒的儿媳妇,她的脸色极其难看的说:“我们王家不曾对不住你,你要是实在有委屈,官府就在前面,你走几步路,你去告官吧。”

    王喜儿神色惊慌的瞧向王夫人,她满眼的慌张神色,让王夫人瞧得叹息不已,说:“你娘家的事情,已经闹得我们家年都过得不平,这事总要有一个解决。”

    王喜儿缓过神来,她瞧着老妇人低声说:“舅母,那事是如何的起因,你心里是明白着的。

    大家都顾及着亲戚间的情份,想着能过则过,可是舅母,你也不会是想着表妹过不好,你就让我在夫家过不去吗?”

    大家都瞧着老妇人的神色,只见到她停顿下哭声,她抬头瞧着王喜儿说:“你和弟弟说,他回去,两人好好的过日子,就是尽了我们两家的亲戚情份。”

    王喜儿脸色微微变了,她很是生气的瞧着老妇人说:“舅母,你在这里跟我说有用吗?你去跟我爹娘和他说啊,他这么大的人了,还用我一个嫁出去的姐姐来为他做主吗?

    舅母,你这是瞧着我公婆好说话,瞧着我们夫妻是小辈,你一次又一次来折腾我们。

    舅母,你要是折腾散了我的家,我跟你直说,我也不会活了,我就直接吊死在你们院子门前,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王夫人瞧着王喜儿的神色,她再瞧一瞧老妇人面上的伤心神色,她轻摇头跟她说:“你活了大半辈子,你又不只是那一个女儿。

    你这样做,是想为一个不安分的女儿,伤了所有儿女和亲戚的心吗?

    我家儿媳妇为人善,可是她也是有公婆护着的人,你要是再这样的下去,你不告官,那我也要去请捕快来清现院子门前。

    走吧,你不容易,你女儿不容易,那是你们自找的不容易。

    我们家没有招惹你,我们家也是想着当年你们夫妻的好意,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包容你,结果你越发的肆意起来。”

    老妇人沉默坐在地上,春天里的地面,其实还是有几分寒凉。

    王夫人在她坐在地上哭诉的时候,她已经劝过她,担心她久坐伤了身子骨。

    老妇人默然坐在那里,王夫人跟王喜儿说:“你带着孩子们进去。”

    她再跟围上来的人,说:“走吧,这热闹也没有什么好看。”

    苏青芷扯着一双儿女要走的时候,那个老妇人突然开口冲着她来:“林夫人,你留一下,你听我说一说苦处。”

    苏青芷回头瞧着她,想着王喜儿的话,她大约是真的被女儿的事情迷了心窍。

    苏青芷叹息道:“如果是家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与我说得再多,也不如你冷静下来去解决难处。

    如果是官事,前面就是官府,大人们断案比我一个女子清楚明白公正。”

    苏青芷是无心留下来听糊涂人说糊涂事,何况那些事情,也不适合放在公众场所来说。

    苏青芷的心里还是记着王喜儿的好,自然不想把她娘家的事情摆在外面说。

    老妇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再瞧一瞧王喜儿,她直接用双手拍着地面说:“官官相护啊,这县长夫人是怕了,她都不敢留下来,听我说一说辛苦的地方。”

    苏青芷的神色变了,她是很讨厌被人用各种规矩道德绑架的人。

    王喜儿一样脸色变了,她和苏青芷交好,自然是有私心之外,也是因为两人的确说得来。

    王喜儿上前一步,她蹲在老妇人的面前,说:“舅母,你一定要在人前撕了那一层皮,我是不会介意,毕竟我弟弟是给舅家人算计了,只要是明白的人,听我说一说,都知道公理在那一边。

    县长夫人说得很是明白,如果是家事,就自家解决。如果舅母一定要毁了两家人,舅母,你可以去官府告我弟弟。”

    老妇人又沉默下来,她的眼睛注视着苏青芷,却见那个年青夫人一脸坦然神色瞧向她。

    傅夫人早过来把林静琅姐弟拉扯到一边去了,眼下,苏青芷是无任何的顾虑笑瞧着老妇人,说:“老人家,你说官官相护,那你也要给我们大家说一说证据。

    我家老爷是当官的人,可他也不能因为我不听你说那些的家事,就这样平白担了这种坏名声。

    来吧,说一说你的辛苦事情。我要听的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