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明白
    老妇人一下子愣了,她只是随口说一说,她是想闹得动静大一些,如果闹得苏青芷不高兴了,王喜儿也许会愿意赶紧去劝女婿归家。

    老妇人是完全忘记当初的算计,她只想着女儿成亲之后,她独守空房,那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老妇人从来不曾想过,有前因才会有这种后果,而且她的小姑子因为力挺娘家外甥女儿的事情,在家里也一样让姑爷儿子儿媳妇抱怨。

    老妇人很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说一说女儿在夫家的苦,说一说女儿的不容易,然而现在王喜儿在场,她如果说了之后,只怕女儿会给夫家休了。

    王夫人怒了,她一直容忍着老妇人,自然是记得她从前的好,可是她现在是想闹得王家在官街上待不下去。

    王夫人在老妇人往地上一坐的时候,她已经请人去请老妇人的家人和王喜儿的弟弟过来一趟。

    王夫人是想看在两家亲戚的面上,她是不想闹得太僵,日后就这样绝了这门亲戚。

    然而老妇人明显不是这种想法,她是想闹得两家绝交,王夫人只有成全她的心思。

    王夫人想起儿媳妇的为难之处,她挺身就想要说话,结果给王喜儿出面拦了拦。

    王喜儿冷笑起来,这时候也不顾及那么多了,她舅家的人,已经逼得她娘家差一些过不下去了,现在又来逼她的夫家人。

    王喜儿瞧着远处的人,再瞧一瞧近处的人,她很大声音的把舅家算计弟弟的亲事,如何的做法说了一遍。

    旁观的人感叹不已,一个个瞧着老妇人的眼神都变了,自然瞧着苏青芷的眼神跟着温和下去。

    难怪苏青芷不愿意听这样一位老妇人的话,换成是她们,她们也不乐意听糊涂人做的事情。

    老妇人有心想要拦住王喜儿的话,然而王喜儿这时候已经是气得厉害了。

    她很是嘴快的说:“我弟弟说,他是再也不敢在亲戚家留宿。他和我表妹明明是清白的,可是我舅母和我表妹不肯罢休。

    我弟弟为人孝顺,只能听从长辈的安排成了亲。

    可是他想着尽孝道,他就是把自个喝醉了,他还是无法与我表妹在一处。

    他说了,我舅家和我表妹执意要如此,那两人也只能当一对名存实亡的夫妻。”

    这消息量太大了,老妇人完全是惊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她没有想过女儿的婚姻是这般的现实,她最初的想法,外甥比较出色,当女婿自然比当外甥靠得住一些。

    老妇人的家人来了,一个老男人,瞧得出几分的精明神色,他瞧瞧见包围圈里坐着的老妇人,他的脸色变了,他忙招呼跟来的人,把老妇人扶着归家去。

    王喜儿瞧着他,一样是满目的伤心神色,她跟他说:“舅舅,舅母这样一次又一次闹上门来,你一次都不知情吗?”

    老男人面前有羞愧的神色,他叹息着说:“喜儿,她年纪老了,糊涂了。”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面上的神色,她在一旁轻摇头说:“这位老人家,我瞧着她还没有太过糊涂,她可是一口叫出我的身份,还要我听她说一说辛苦的事情。”

    老男人眼光瞧向苏青芷,他瞧清楚苏青芷的衣着和神态之后,他眼睛紧缩了几下后,他给苏青芷行大礼,说:“她是不知事的妇道人家,如有得罪夫人的地方,我代她赔罪,我日后也会管着她,轻易不让她出门。”

    苏青芷瞧着他的年纪,自然是避过他的大礼,她很是轻淡的说:“老人家,家和人兴旺,我家老爷当着官,他一向行事公正严明,可不能受妇人家不知事的诽谤。

    再有一次,就是我家老爷大度能够放过去,我一个妇道人家,却不会再这样白白的受一次过。这一次,就算了,但是绝对不要让我第二次听到那样污蔑的话。”

    苏青芷昂着头走了,傅夫人在路口等到她,笑着跟她说:“琅儿和辉儿回去了。”

    苏青芷很是诚挚的跟傅夫人道谢,傅夫人笑瞧着她,说:“林夫人,你做得对,不管如何是要警告一声,免得那些人,总以为什么话都能随口说出来。

    可怜了王家大儿媳妇的弟弟,那样一个明白的孩子,给家里长辈害得误了终身。”

    苏青芷一样很是感叹,王喜儿的舅舅瞧着是一个精明的老人家,却在家事上面这般的糊涂,很是让人想不明白。

    傅夫人听苏青芷说这样的话,她在一旁笑着摇头说:“只怕还是把外甥变成女婿的利益大得吸引了他,他跟着做出糊涂的决定。

    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亲戚们也不敢与他家再亲密往来,谁家都有儿女,谁也不知他家的人,几时又会想法子算计人。”

    傅夫人深有感触的样子,苏青芷瞧得明白,她也不敢问一问。

    傅夫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感叹两句话之后,两人挥手各自归家去。

    过后的事情,王夫人和王喜儿亲自上门来说了说,日后两家是不会再走动了,这门亲戚,王家认不起。

    王喜儿的弟弟赶来的时候,王家院子门前已经干净无一人了。

    王喜儿自是跟弟弟说了舅母来过几次的表现后,王喜儿的弟弟冷笑了起来,他跟王喜儿说,这事日后不要她再操心下去,他会处理得妥当。

    王夫人背着王喜儿跟苏青芷说:“我家儿媳妇的爹娘为人本分,就是有些心思太软,这一次,他们两人把儿子害惨了。

    原本当时他们家可以不承认下来,或者如喜儿弟弟所言,把亲事拖上几年,把舅家人的心思拖得淡下来,到时候,各自都能婚嫁。

    喜儿爹娘结果不依着儿子的话行事,他们依着舅家人行事,依言定下亲事之后,又依着定下婚期。

    如今两家闹成这般模样,谁也不会好过。”

    苏青芷很是好奇那位表妹,她问王夫人之后,王夫人颇为不好意思的表示,那就是一个胆子大的小女子,自小瞧见生得好一些的男子,就对别人移不开眼。

    王夫人低声跟苏青芷说:“我们家大小子的亲事,与喜儿舅家是有关系,后来能成,则是喜儿娘家兄弟有出息,她本身条件不错。”

    苏青芷明白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