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放下
    常福听懂苏青芷的话,她缓缓的点头之后,低声说:“主子,他说他大嫂为人还不错。”

    苏青芷听她的话,她低声笑了,过后,她笑着说:“过日子,好好坏坏,你自个去品吧。”

    常福很是羞涩的笑了笑,她很是不舍苏青芷和林静琅姐弟,可是她的心里面更加明白,苏青芷让她走的路,才是最适合她的路。

    苏青芷瞧着常福欢快的身影,她微微的笑了起来,常福对婚姻有梦想,对未来有准备,这是非常好的一种面对生活的态度。

    林望舒在前院见过梳洗过后的林望景,他瞧见他眼底的疲倦神色,他有些过意不去的跟林望景说:“三哥,你有什么话与我说,也不用急在这一时。”

    林望景瞧一瞧他,说:“两位先生梳洗过后,他们吃过汤面歇息了,他们说今天就不来了。”

    林望舒笑着点了点头,说:“现在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急事,两位先生一路辛苦了,你帮我跟他们说一说,一定要休息好。”

    林望景瞧着林望舒面上的笑意,他只觉得,这是命啊,谁也争不过谁。

    他们在家中因为家事而烦扰不堪,而林望舒在安南城舒服度日。

    林望舒给林望景这样左一眼右一眼瞧着,他略有些担心的问:“家里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

    林望景轻轻摇头,说:“没有。”

    林望舒放轻松起来,他正要笑了,结果林望景淡淡的扫他一眼,说:“家里有了几桩喜事,各房都添了新生儿。小叔老祖过年时生病,现在也活了过来。”

    林望舒瞪眼瞅着他,说:“三哥,你说话也不用这么喘气吧。这不全是好事吗?”

    林望景瞧着林望舒面上放松的神色,他瞧着他呵呵呵呵的连笑几声,说:“我这一次为了你,伤了母亲的心。”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笑着说:“三哥,你别客气啊,只怕这里面也有你的份。母亲的心,我们兄弟是伤不了,就是加上姐姐,只怕也伤不了母亲,最多会伤了母亲的面子。”

    年后,林望景从明氏那里点了人数,他要带走的时候,林家五太夫人执意把身边一个用过的老人塞了进来,林望景自然是坚持让那位老妇人回家安养。

    这些年,林家五太夫人折腾出来的事情,把林望景的心也磨得淡了一些。

    林望景也瞧过那位老妇人,那是一个瞧着就有几分老弱姿态神色的老妇人。

    林望景怎么也不会带这样的一位老妇人上路,这要在半路上有什么意外,或者来到安南城之后,老妇人出了什么意外,这是给人添堵。

    刘氏这边自然悄悄跟林望景说过,这一个老妇人比前一个老妇人身子还要好一些。

    林家五太夫人定下的前一个老妇人,在定下来之后,那位老妇人因为太过激动太清太过兴奋中风了,直到现在还开口说不了话。

    林望景当时瞧着刘氏说:“这就是大嫂应承母亲的原因吗?”

    刘氏赶紧摇头说:“大嫂先前就不曾应承过母亲,她只是说会考虑。

    可是母亲转头就与人说,大嫂这边应承下来。大嫂不管如何也要顾及母亲的面前,她只能写信跟小弟妹说一声。

    然后那位妇人很是欢喜,她在跟人炫耀的时候,一下子倒了下去。”

    林望景被林家五太夫人闹出来的事情,心气一直平不下去,他很自然的跟林望舒提了提。

    林望舒听后,他沉默之后,再一次问:“那父亲和母亲的如何?”

    林望景叹息说:“父亲的身体比往年要好一些,父亲说,他要活得久一些,免得将来我们谁也约束不了母亲。

    母亲的身体,我瞧着也比往年好了太多。她现在家里不关注丫头们,她在家里关注老妇人,她关心那些从前在她身边服侍过的老妇人。”

    兄弟两人都是一脸无奈神色瞧着对方,不管如何,那是他们嫡亲的母亲,她愿意去闹腾,只要不是大事,那也只能由着她去。

    林望景想起家里的闹事,他转而又笑了起来。

    他跟林望舒说:“你和弟妹两人一定要好好的谢一谢大嫂,这一次,我没有带一个老妇人来,那全是大嫂的功劳。”

    林望景拒绝林家五太夫人安排的老妇人,她自然不乐意,她执意要做下的事情,她怎么都要做成功。

    林家五太夫人直接再安排老妇人还让林望景瞧一瞧,她不信,就挑不出一个合适的人。

    然而结果却出乎林家五太夫人的意料,有许多的老妇人接到消息,都因为各种原因去不了。

    而听从林家五太夫人的意思来的人,一个个的身体瞧着都不象健壮的样子。

    林望景直接问林家五太夫人说:“母亲,我们一行人要赶路去安南城,这样的天气,路上难走,你要我带一个瘦弱的老人行路,万一半路她有状况,我岂不是要带她又返了回去。

    她能活着返了回来,这还是我的幸事。万一,她就这样的折在半路上。母亲,你是想我这一年都不好过吧?母亲,你是我亲生母亲吗?”

    林望舒瞧着林望景好一会后,他感叹道:“三哥,你想开一些。只要不关父亲的事情,母亲一向是非常的随性。”

    林望景望着林望舒一会,低声说:“小弟,你空时,多跟大哥写一写信吧。

    我们兄弟里面,只有大哥最想不通最为纠结最为放不开。

    已经做下来的事情,他现在就是想悔,大嫂已经没有那份心思。

    大嫂跟你三嫂说,她明白大哥的心思,只是有些事情,是无法强求。

    大嫂说她无法勉强自个,再说,她说装,只怕也装不出大哥想要的情意。”

    林望景和林望舒互望几眼,都不再是单纯的少年人。

    他们反而能够体会到明氏的无奈心情,明氏就是被林望从再一次感动,那又能如何,她的心里再也生不起那情意。

    林望舒叹息道:“大哥看不破,那只能自苦。我会多写信给他,希望他慢慢的放下来。

    三哥,有时候,人是不能走错一步,许多时候,我们回头都是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