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轻重
    安南城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苏青芷见识了另外的一种人生。

    她觉得这样的生活,象是活在真实里的世界里。

    苏青芷慢慢学着在林望舒面前放下,她和孩子们的互动自然亲近起来。

    王喜儿笑着说,现在的她,她的身上要比先前要多了一份生气勃勃。

    苏青芷懒得理会她的话,王喜儿现在迷恋读书识字已经到了迷了心窍的地步。

    王喜儿知道苏青芷能够抄下整本书,而且还能把那书当礼物送人的时候,王喜儿瞧着她的神色就有些不太对劲。

    当苏青芷自觉得外债太重,她通过唐家的关系,接到大书铺里里抄书的活之后,王喜儿瞧着她的眼神越发的佩服。

    王喜儿和她的孩子们常来往林宅,他们对林家的事情,渐渐的了解了许多。

    林望舒给林静琅启蒙之后,他却没有太多的时间亲自教导林静琅,他把林静琅识字写字进度的安排,只能托付给苏青芷。

    苏青芷很是认真教导林静琅识字写字,林广辉见到姐姐如此,他也搬了小凳子在一旁陪着学。

    王喜儿遇见过几次之后,她在一旁默默的听了一会后,她主动跟苏青芷提出来,她和她的儿女也愿意来旁听苏青芷的教导认字写字

    苏青芷自然不敢担下这样的重任,她跟王喜儿解释说:“我的水平实在不好为人师。我家琅儿年纪小,平时有她父亲教导着,我可以随意教她一下。

    你们要想正式读书识字,我实在是不敢误人子弟。”

    王喜儿听她的话,反而不以为然的跟她说:“苏九,我们是想在你跟琅儿讲课的时候,我们在一旁听听就行,我们不会吵了你的正事,好好坏坏,我心里还是明白。”

    苏青芷只能跟她明白的表示,如果是这般情形,那她自然是以林静琅为主,而王喜儿则是随意。

    苏青芷如常的安排林静琅的进度,王喜儿和她的儿女则是踩点来旁听,而且手上还带着纸笔。

    苏青芷瞧着他们自行坐好,她只能当他们是后院子里种的青菜,她专注与林静琅,顺带照顾一下林广辉。

    林静琅原本认字写字有些随意,如今有王喜儿母子的衬托,她反而用心了许多。

    苏青芷原本心里面有些担心,她担心王喜儿这样影响到家事,结果王喜儿跟她表示,王夫人和她的夫婿是支持她多识字写字。

    当然王喜儿写字,是用笔就这样写在桌面上,字的好好坏坏,大约只有她一人最为清楚。

    王喜儿很是羞涩的跟苏青芷表示,她这样的年纪再来写字,已经太晚了,她的夫婿跟她说,不着急,知道那字如何写就行。

    苏青芷从来不曾想过要把林静琅培养成一个才女,林望舒也是同样的心思,所以他才敢放手由苏青芷教导女儿。

    事后,王夫人悄悄跟苏青芷说了,她为何支持王喜儿识字写字的原因。

    原来王家那位大郎君在学堂里无意当中给烂桃花相中了,哪怕他一再言明家有贤妻,那个女子都要厚着脸皮缠上来,还说愿意为妾。

    苏青芷瞧着王夫人神色微微变了,她不是不知事的女人,只怕王家那位大少爷心里也有所意动。

    王夫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略微苦笑了起来,说:“我家老大跟我悄悄的说了说,我跟他说了,我们王家是不计纳妾。

    如果要纳妾,也不会轮到他。我家老爷就有许多机会纳妾,他不曾有过这种想法,他的儿子自然不许。

    谁要动了那个心思,那只有他单身分家出去。”

    苏青芷瞧一瞧王夫人,她的心里是羡慕着王喜儿,王夫人瞧着她面上的神色,她摇头说:“我不是为了我的儿子,也不是为了喜儿,我是为了孙子孙女们。

    你瞧一瞧那些家有妾室的人家,有几家有平稳的日子。

    一个个在外面展示的是家和人兴旺气象,可是如果真的如此,为何每家的嫡子女奇少,为何庶子少,而庶女这么多,而且每年有病弱的妾室给送了出去。”

    苏青芷认同王夫人的话,当然她也应承下来,她不会与王喜儿提及那位烂桃花女子。

    苏青芷心里觉得,或许王喜儿心里隐隐有所感觉,所以她才会花心思来认字练字。

    只是她不愿意去面对心里的直觉,而且她大约比谁都明白王大人夫妻的态度。

    王夫人和苏青芷说话的时候,她表示那朵烂桃花应该已经给她大儿子甩脱。

    然而过不了几天,那朵烂桃花直接追到王家来,给王夫人直接拿扫把打了出去。

    然后她拉着王喜儿的手,又叫上孙子们,一路上直接往学堂走去,一路走,她一路跟人说那朵烂桃花的事。

    王喜儿低垂着头跟在婆婆的后面,孩子们一个个都是非常愤怒的神色。

    苏青芷得到消息的时候,她只能悄悄跟管事妇人说,让她的男人跟上去,在适当的时候,也帮一帮王夫人婆媳。

    管事妇人赶紧去跟自家男人说话,厨娘有些担心的跟苏青芷说:“王大少奶奶的男人又不是多出色的男人,他别是沾了那个女人,这才会甩不脱手去。”

    管事妇人从前面回来,她正好听见厨娘的话,她笑了起来,说:“我觉得是因为王大少奶奶的男人没有碰过那个小贱人,那个贱人才会恼羞成怒的寻上门来。

    王夫人赶得好,她带着人追到学堂去,追得也好。

    我刚刚去门口,听人说了,那个贱人是学堂里夫子的女儿,一向娇宠着长大。这样的人,就是要这样的去收拾了事。”

    厨娘望着管事妇人,再瞧一瞧苏青芷面上的神色,她轻叹道:“这样一来,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王大少爷的差事。”

    管事妇人瞧着她,说:“王夫人这样的人,她绝对不会毁了自家儿子的差事,最多是过了一些日子,自家儿子换一个学堂当夫子。”

    苏青芷很是羡慕的说:“不管王夫人是出自什么样的目的,至少表明了王家的态度。”

    管事妇人低声跟苏青芷说:“主子,王家在安南城生活了这么久,王夫人是分得出轻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