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好生活
    那朵烂桃花的灿烂热情,那朵烂桃花的全然激烈情意,会让一个一直活在平凡日子男人心有所触动。

    有些时候,人们会喜欢因自己而生起的一时灿烂激情,那种火花燃烧的时候,足已让冲动的人去付出一生的代价。

    他们选择飞蛾扑火的方式,他们选择的方式,是完全放弃了了身边的人与事,只余下他们彼此的激情。

    王夫人大约是清楚这一点,在事态不曾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宁愿选择这种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方式。

    这是一个母亲维护家的方式,这是一个母亲极力维护儿子家庭团圆方式。

    王夫人的行事,王大人听说之后,他赶了过去,当然是晚了一步,王夫人应该说的事情,她已经交待清楚了。

    众目睽睽之下,许多的真相揭露出来,火花闪烁灿烂之后,很快的消亡。

    那朵烂桃花开得灿烂,她败得一样惨淡。

    她所有的情意,在那个男人面上露出惊慌心慌的时候,她的情意只觉得空付一场。

    那个男人完全不象是她印象里面的君子温如玉的样子,反而太过接近庸人的模样。

    王大人瞧着长子眼里有着深深的失落,他处事不够果敢,才会让他的母亲走出这一步。

    王喜儿一直隐在王夫人的身后,大家都只能看见她苍白的神色,其实王喜儿的容貌不弱过那朵烂桃花。

    大家瞧着王大少爷眼里都带着有些质疑,放着家里这样好的妻子,怎么会惹上那样不知羞的女子。

    王家人走了,留下了身后的狼藉。

    王大少爷自然跟着父母的身后,他的目光去瞧王喜儿,却见妻子闪避过他的神色。

    学堂的山长是非常的恼怒,他在安南城经营多年,好不容易学堂的名声不错,又来了这样的一桩事情。

    管事妇人的男人很快的隐在人群里,他赶了回来,跟在前院里徘徊的妻子,悄悄说了在学堂门口发生的事情。

    他叹息着说:“我们一定要教导好女儿。我见到那位老夫子那是羞愧得一直不曾抬不起头。”

    管事妇人直接让他说一说当时的情形,管事妇人听完之后,她赞叹说:“我要是王大少奶奶,此生我待婆婆会死心塌地的好,会死心塌地的孝顺她。”

    管事妇人的男人低声叹息着跟她说:“我家娘亲虽说有些偏心,可是她待我们的孩子还是不错。”

    管事妇人瞧着他,说:“如果当奶奶的人,在这样的时候,她还待孙辈不太好,那我也不敢应承大夫人来安南城,我宁愿在大宅里做杂活,也要护着孩子们长大。”

    管事妇人和她的男人都明白,他们只有跟紧林望舒这一房人,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将来才会有比较好的日子。

    当男人的瞧着女人的神色,他低声说:“你快过去吧,只怕主子等着听消息。”

    管事妇人瞧着自家男人面上的神色,她想起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守住本心守住他们的家。

    她的心里软和下来,她很是不好意思的跟他,说:“你要是不好,只怕大夫人也不会放我们两人来安南城。”

    她的男人直接冲着她摆手说:‘行,我知道你的意思。“

    管事妇人进到后院,她正要跟苏青芷说那学堂门前的事情,只见她偏头过去,望一望那站在那里的厨娘。

    苏青芷跟管事妇人笑着说:“叫她来一起听你说吧,免得一会你还要再说一次。”

    管事妇人忍着笑,她冲着厨娘笑着说:“来呀,现在时间还早,我快些把事情说完。”

    厨娘颇有些不好意思过来,她跟苏青芷表示说:“主子,王夫人婆媳实在是好人,我一会能不能悄悄去外面看一看。”

    苏青芷瞧着她,说:“明天,你买菜的时候,你再去打探一下,别做得太特意了。”

    管事妇人这时候顺势说起自家男人说的事情,她说起那些事情自然带有自己的感受和偏见。

    苏青芷的心里很是挂念王喜儿,然而她的心里面明白,在这样的时候,王喜儿大约也不想见人。

    当天晚上,林望舒回来跟苏青芷表示,王夫人太过冲动,把事情闹得太难收拾。

    他跟苏青芷叹息道:“王夫人缓和一些,她可以直接寻山长私下里投诉,也比这样情面全无的做法来得恰当。”

    苏青芷瞧着他,说:“王夫人那个时候,只怕是无法想得那么的周全,她的心里面,大约最多的想法,就是他儿子的家不能给这样的女人毁掉。

    其实我佩服王夫人,她的心里有自个的长子,她大约比长子瞧得更加明白,她担心他会因为一时的迷恋,而失掉一生的钟情。”

    苏青芷的心里也觉得王大少爷一时之间会因那个女人的迷恋而有所感触,可是他与王喜儿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在一起太久了,平凡的生活磨砂了生活的激情。

    有那样的一个女人出现,他才会有摇摆的举止,所以也鼓励那朵烂桃花的行事。

    林望舒因为苏青芷的话,他轻轻的叹息起来。

    王喜儿怀孕的大消息,王家不曾隐瞒过人。

    林望舒伸手握住苏青芷的手,他跟她说:“芷儿,我不会让你对我冷了心。我知道你许多事情上面是极其心宽的人,可是有些事情上面,你是容不得人犯错,在那方面,你大约比大嫂还要有明快的决定。”

    苏青芷瞧着他微微笑了起来,她笑着点头说:“舒哥儿,我们原本可以当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我那时节的想法,就是我有了嫡子之后,由着夫君去过一种快活的生活。

    可是夫君啊,你不甘心过那种生活,你一定要待我好,我又不是石头做的人,我自然会慢慢的想着,或许我们夫妻能好好的生活一辈子。

    就我和你,我们之间没有别的人。

    如果你有了别的人,那我自然会象大嫂一样的做决定。反正我已经有了嫡子,我的心思不会在放在一个不珍惜我的人身上,而且最为重要的事情,我不喜欢脏了的人和事。”

    苏青芷第一次在林望舒表明她的态度,林望舒笑着捏一捏她的鼻子,说:“小心眼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懂得我要的是什么生活,我有你,你有我,我们夫妻一心一意,就是我想要的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