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九十章 人品
    王喜儿又不傻,当婆婆的人这般的明示,她自然会在这方面努力。

    王夫人的意思,还是想着儿媳妇借着读书识字的事情,能和儿子多多的亲近。

    第二天,王喜儿带着儿女来听课,苏青芷是随意的教导女儿认字,她更加多做的事情,是想培养林静琅宁静的性子。

    有那朵烂桃花的事情在前面,只怕这几日有女儿的人家,在家中都会关注自家女儿的教养。

    林望舒特别跟苏青芷叮嘱,不求女儿如何的才华出众,他要他的女儿在品性上面让人无可挑剔。

    苏青芷考虑到孩子们年纪小的情况下,她每天教得不多,通常也是半个时辰的课。

    她知道王喜儿心情不太好,特意在教完认字之后,她留她一起喝一杯养生茶,恰巧对怀孕女人有好处。

    王喜儿在孩子们出去玩的时候,她交待长子回去跟王夫人说一声。

    她略有些松散的坐在椅子上面,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要比前一天好了许多。

    王喜儿瞧着她,她笑了起来,说:“你可以问我那些事情,你一直不问,我觉得好奇怪。”

    苏青芷瞧着她,说:“我其实是不知要问你什么?我问你好不好,好象是一句太过多余的话,谁遇见这样的事情,都会有一种误吞苍蝇的感觉。”

    王喜儿听她的话,她大笑起来,她的眼中有泪,她连连点头说:“苏九,你说得对。我以为完美的生活,其实也不过如此。”

    苏青芷瞧着她轻叹着说:“这样也好,你可以重新来认识身边人,从此之后,你再也不会象从前那样一直的仰望着他。

    你一直抬头仰望着一个人,你从来不会觉得辛苦吗?”

    王喜儿叹息着说:“我们回来之后,他一直在书房,他轻易不与母亲和我说话。”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面上的神色,问她:“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觉得王夫人的行事做得可对?”

    王喜儿用力的点头说:“我分得出好歹,母亲这一次的事情,做得实在太对了。

    我娘家的人来了,他们说有这样的一个婆婆,他们都不好意思来为我讨公道。

    弟媳妇们跟我说,经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她们心里也安心下来。男人们纵然日后一样会生起那种心思,可是只要家里的家规在,她们无所畏惧了。”

    苏青芷不相信那一家人会这样轻易放弃王家人,然而王喜儿的神色无任何担心的神情。

    苏青芷忍不住担心的问了问王喜儿,她很是不屑的跟苏青芷说:“那家人让人试探了好多次,最初的想法,是要我们夫妻和离,来成全一对有情人。

    母亲直接请他出来,要他给一个答复选择。他说要妻子和儿女,他说他与那个只是偶尔在学堂里遇见,从来不曾有过私情。

    后来那家人让人带信过来,那边愿意为妾,只要跟在他的身边。

    母亲一样要他来选择,他说他不纳妾。何况事情闹得这么大了,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坏了一家人的安宁生活。

    母亲大人直接发话说,如果他想要认下这桩事情,那他就净身出户吧。”

    有儿子的话在前面垫底,王夫人自然有胆气这般放话出去。

    大家都在观望王家的事情,哪怕结局已经摆在面前,大家都想再看一看。

    学堂的山长很快的做出决定,烂桃花的父亲,以年纪大体弱劝退。

    而王喜儿的夫婿则以静心为理由安排他休长假。

    王喜儿的夫婿很快的去学堂辞职,他跟家人说,他想要静心在家一些日子。

    王书记官也觉得长子的经历太少,他在这样的年纪经这样的事情,对他是好的打磨。

    王书记官寻长子语重心长的谈过心,他以林望舒的行事为实例,跟长子说:“林大人的年纪跟你差不多,然而他的行事却很能服人。

    你啊,经事太少。这一次你母亲带着儿媳妇和孩子们一起闹到学堂去,你是觉得他们丢了你的脸面吧?”

    王家大少爷轻轻的点头,他觉得母亲和妻子把他的脸面完全踩在地面上。

    王书记官瞧着他轻摇头说:“你再经一些事情,你会感谢你的母亲和妻子儿女去这样一趟。

    她们舍弃自己的脸面来成全你。

    你明明可以早早甩掉那样一个沾手的货,可是你一直优柔寡断,你的心里是享受着有那样的一个妙年女子对你的一往情深吧?”

    王书记官瞧着长子羞愧的低下头,他在心里叹息着想,也好,长子胸无大志还能听进去劝说,对他是一件好事。

    官街上发生的事情,苏青芷总会跟林望舒说一说。

    他听说苏青芷的担心之后,他笑了起来,说:“王书记官在安南城多年,他不会让人轻易拿捏住他家的人。

    再说这一桩事情,那一家人不赶紧捂起来,还要张扬出去,那是不想给别的儿女留下活的余地了。”

    林望舒笑着跟苏青芷说:“我瞧着王书记官家里都是明白人,这要顺着那个货色和她家不懂事家长的意思,就这样把货色迎了回来,那王家人就别想再象现在这样的过日子。

    如果王家是那样的糊涂人家,我也会拦着你跟她们婆媳继续交往下去。你与明白人相处,你活得能明白。你要是与糊涂人相处,时间长了,你再明智也会粘上糊涂的边。”

    苏青芷很是无语的瞧着他,他也太会利用时机来顺带教妻了,她直接跟他说:“王夫人那样的人,只怕是年纪大了脑子都糊涂不了。”

    林望舒瞧着她,只觉得象妻子这样坚信一个人也是不错。

    他想着林望景自从说跟着朋友去南方之后,那是一去就不想回的动静。

    安瓮城里的书信到林望舒这里,一个个都在问林望舒,问他,林望景去南方可有大事情要做,大家都可以伸一伸手帮一把。

    林望舒受苏青芷的启示,他跟苏青芷说了说,直接就去了前院。

    他与家里人一一回信跟人说明,林望景走的时候,他说的是跟朋友们去赏南方的美景。

    林望舒是这样的坚信着,至于家里的兄弟们信与不信,那只能看林望景在他们心里的人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