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养
    苏青芷过后把单子交给林望舒看,他看后笑着说,内里还有别的添加中药吧。

    苏青芷瞧着他,冲着他竖起拇指,内里的确有别的东西,只是那添加之药,却是不能随便用,所以两位妇人没有写上去。

    两位青年妇人来了之后,苏青芷慢慢的了解到,她们年少的时候,曾经在唐家亲近的医家里生活了好几年,跟着医家的人学了一些本事。

    当然医家的本事也不是随意开放的由人去学,她们只能学到内里一些的枝叶,就是这样也是医家人觉得她们两人心善,将来不怕她们会做错事的情况下,指点了一下有关身体的调理方面的事情。

    苏青芷透过她们,能够体会一个大家庭里当家人的不容易,也更加能够感受到舅家人一直待她的好。

    有些的感受,苏青芷是无法分享给林望舒知晓。男人们的心思和女人们的心思,在有些时候,总是会差上那么一些,她要是在林望舒面前为舅家说好话,只怕他还会多想事。

    两个青年妇人为林望舒煮养生汤的时候,她们也是仔细的观过林望舒的面色,才会往汤里添加了一些对他有用的药材。

    这些事情,两位青年妇人不曾隐瞒过苏青芷,她们在林宅时日久了,也瞧得出,苏青芷不是那种为难人的主子。

    苏青芷果然如她们所想,她不曾追问她们添加的是什么药材。

    林望舒审视单子,他深深的瞧着苏青芷,说:“芷儿,你是不是私下里求了她们帮我调理身体?”

    苏青芷赶紧摇头说:“我不曾求她们什么,我只是跟她们说,夫君在安南城里当差风雨无阻,请她们有机会时为你看一看适用什么汤水。

    她们当时都不曾说话,我以为那事就过了。后来她们为你准备了汤水,我也觉得有些惊讶又感动。”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的心里隐隐的明白,大约是那两位青年女人瞧明白了苏青芷的为人。

    她们就是为他准备了有用的汤水,他喝了有用之后,苏青芷也不会一味的追究内里所有。

    林望舒觉得苏青芷就是一个珍宝,她总是在不经意当中让他瞧见人性里美好的一面。

    当然他一样很是感恩的唐家人,他明白唐家爱屋及乌的心思。

    他跟苏青芷说:“芷儿,你相信我,我会待你一直的好下去,我也不会让你舅家人对我失望。”

    苏青芷听他的话,她瞧着他笑了起来,故意双手叉着腰,仰着头跟他说:“舒哥儿啊,那你要记得你的话,你要真心实意的待我好,那种假心假意,我可是用不着的。”

    苏青芷这种娇蛮的姿态,让林望舒瞧得笑了起来,当然也一下子冲淡了两人之间那种慎重的气氛。

    林望舒笑着摇头跟苏青芷说:“你啊,你不是那种人,你装得不象。”

    苏青芷扶着肚子,她笑眯眯的瞧着林望舒,故意拉长声音说:“夫君啊,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我有空的时候,就去街上多转一转,顺带跟人多学一学,下一次,一定能装得想像一些。”

    林望舒伸手轻捏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越装会越不象,好了,你刚刚那样已经很象了,以后就不用再去学了。”

    他们夫妻说着话,林望舒有一种岁月无限好的感觉,他现在越发的明白,为什么英雄会为美人折腰了。

    冬天里,雪花飘的日子里,管事妇人男人很是忙碌,几乎林宅里内外杂事,他都能伸上手。

    林望舒夫妻越用他,越能明白明氏把管事夫妻派给他们的深远用意。

    林望舒很是庆幸苏青芷的大气,在管事夫妻来了之后,她依着旧例给他们夫妻月银。

    苏青芷自然也诧异过,管事妇人男人的月银比管事妇人还稍稍多了一两,然而她是相信明氏眼光的人。

    苏青芷觉得管事妇人的男人一定担得起这样的月银,果然随后的一些事情,让她感觉到管事妇人男人的本事。

    林宅里地暖,在管事妇人夫妻没有来之前,去年的冬天里,自然是请了专门人,每天来瞧一瞧。

    而今年有管事妇人的男人之后,他很是自然的跟着人瞧过之后,他就跟林望舒提出来,日后这样的事情,由他来照应,他先前在大宅里就做过这样的活计。

    苏青芷很是用心的想在安南城里寻找到合适的奶母,可惜一直寻不到合适的人选,她都想地将就的时候,王夫人的话引起了她的另外想法。

    王夫人说,她的儿媳妇怀孕后期,她跟城外奶场联系了一头奶牛,直接把奶牛牵回家来用了一年。

    苏青芷把王夫人的话跟两位青年妇人提了提,她们两人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只是她们要去城外奶场看一看奶牛,还有这个家里将来谁能够来日日挤奶。

    管事妇人一下子跟着愣住了,这可是技术活,而林宅里现在是无闲人。

    管事妇人男人听说后,他主动表示,说他可以去试一试。

    两位青年妇人和管事妇人夫妻去了城外奶场,他们跟林望舒夫妻提了提有关奶牛的事情。

    苏青芷听说管事妇人男人在奶场里面当时就学会了挤奶之后,她跟林望舒说:“舒哥儿,我们家也定一头奶牛回来吧。”

    林望舒多少明白苏青芷在这方面的谨慎和小心思,他还是寻王书记官仔细打听情况之后,他认可下来。

    管事妇人的男人出面去奶场定下奶牛,等到苏青芷生产的时候,只要林宅知会过,奶场那边就会立时送奶牛过来。

    奶场的人,还特意过来瞧了瞧后院里准备给奶牛住的棚子,他们顺带指点了漏点。‘

    在生产前,事事准备得差不多,苏青芷的心里安稳下来。

    王喜儿现在常过来陪她说话,而林静琅姐弟也常去王家玩耍。

    王喜儿的夫婿也没有就这样的歇在家里,他在家里给孩子们启蒙讲课,林静琅姐弟有时遇上了,也会跟着上课。

    王喜儿的面上神色明显要好了许多,她悄悄跟苏青芷说:“父亲说,在安南城里,我家夫婿这样的情况,哪怕大家知道他无辜,这一时大约也是难寻到合适的学堂当夫子。

    家里的意思,那就是先在家的附近租一处小院子,自家开一个私塾收学生教导,顺带也能养一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