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九十四章 误导
    在林望舒扶着苏青芷在屋檐下漫步的时候,苏青芷还是提了提王喜儿夫婿想要开私塾学堂的事。

    林望舒面上无任何意外的神色,苏青芷略有些奇异的捏一下他的手心。

    林望舒反手握紧她,他笑着说:“他的父亲已经跟大家提了提那事情,大家也觉得是一个好的想法。

    安南城里各学堂山长,只要知道王大少爷无事也能招桃花的本事,是无人敢收他为夫子。”

    每一间学堂里都有年纪大的夫子,他们家一样有女儿,谁都怕自家会出那样的一朵勇敢烂桃花。

    这种防不胜防的事情,自然是要从源头上去灭了他。

    苏青芷叹息道:“如果他一直不曾去惹过人,这个教训来得太过深重了一些。”

    林望舒只觉得这样心性的苏青芷,是苏唐两家用心护持了,还是她本性里就有一颗永远向善的心?

    林望舒的心里挂怀更加的深重起来,他从前一心一意只想痛快的活着,而现在他一心一意只想好好的活着,妻子太过心善,儿女年纪还小,他们都离不了他的护持。

    林望舒深思的眼神,苏青芷瞧碰上迷了心神。

    林望舒收回沉思,侧头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神色,他微微笑了起来,凑在她的耳朵边,低声说:“我和辉儿谁最俊俏?”

    苏青芷的脸红了起来,她有时夸起儿女来是无下限,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话,全用在儿女们的身上。

    苏青芷抬眼瞧了瞧林望舒眼里的嬉戏神色,她低声说:“你。”

    林望舒放声大笑起来,苏青芷有些着急的瞧着他,他收敛住笑声后,低声说:“你个小骗子,你跟儿子说是他。在我面前说是我。我想听一听你心里的评价。”

    苏青芷一脸肯定神色瞧着林望舒,说:“你。”

    既然已经开了张,苏青芷觉得面对林望舒说的就是真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跟苏青芷说:“那下一次别随意去哄骗辉儿,他年纪小,他会把你的话当真话来听。”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他,在一个当母亲的心里面,自个的儿女自然是世上难得的好。

    苏青芷瞧着院子里又积起的一层雪,她想起安瓮城里的来信,刘氏来信里说了她对外出林望景的担心。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问:“夫君,琅儿三伯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吗?”

    林望舒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快要过年的时节,他们不会流连在外面。

    他先时给我的信,如果没有改行程,大约还有两三天就会到安南城。我已经让人多我留意一下。

    三哥现在的心思,只怕也不会再象从前一样的久久的停在一处生活。”

    林望景自去南方以后,他每一封来信里,那种热情洋溢愉悦感都能透过信纸,让林望舒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欢喜,他是喜欢这种自由四处走走的生活方式。

    苏青芷听见林望舒的叹息声音,她多少明白一些他的心思,她望着他,说:“夫君,琅儿三伯是大人,他是兄长,他觉得这样生活快乐,那你就支持吧。”

    林望舒在五房一直当着小弟,他已经习惯了与兄长们的相处方式,在林望景出游前,他是不曾挂念过任何兄长的事情。

    只是这个哥哥每走一地,他就主动写信跟他说一说当地的情况,林望舒自长大之后,再一次直面感受到兄长对他的关爱之情。

    林望舒扶着苏青芷走了两位青年妇人要求走的趟数之后,他扶着她进了房间后,他为她擦拭了额头上微微的汗水,又往她的衣裳里面塞了一块干帕子。

    苏青芷由着林望舒周到的照顾她,她嘴上还是甜蜜蜜的表达出心里的谢意。

    林望舒只觉得妻子给他照顾得好,如今那些好听的话,随口就能来好多句。

    其实这种本事,苏青芷还是跟林广辉学的,他自打会说话之后,待谁都能夸上一句半句话。

    原本大家心里就有些重男轻女,只是因为林静琅是长女,她自小表现得聪慧,大家在林广辉不会说话的时候,多少是偏向林静琅。

    等到林广辉的话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就不再有那种偏向,实在是这个小人儿太会夸人。

    他是随时都能看到别人闪光点的人,他跟管事妇人在一处都能夸一夸管事妇人的好。

    林望舒私下里跟苏青芷说,林广辉的性子大约是象了他三伯,他三伯小时候就能哄得林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欢喜他。

    苏青芷听出林望舒话里的几分酸味子,再听他得意的说:“哼,三哥自家的儿子没有一个象他的性子,现在辉儿有些象他小时的嘴甜,”

    有关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苏青芷每一次听后只是笑,她听得出来五房最受宠爱的不是林望舒这个小儿子,反而是老三这个儿子的时候,她略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

    林望舒是想伸手捏苏青芷,只是她挺着肚子在他面前,他只能叹道:“我如果是家中受宠爱的孩子,只怕我们成亲之后也处不好。”

    苏青芷认同林望舒的话,两个矫情的人在一处,如何能够相处得融洽?

    当然在此之前,苏青芷从来不认同她是矫情的人,她一直认为她是冷静明智安分的性子。

    可是随着她和林望舒的感情加深,她才发现在林望舒面前的时候,她也有矫情的一面。

    苏青芷自然不会事事矫情,她的心里知道就是夫妻之间也是有一个度,过了,时间长了,两人都会觉得辛苦。

    林望舒反而欢喜苏青芷有时在他面前露出的矫情一面,他笑着说:“芷儿,这样的你,越来越让我觉得更加真实。”

    苏青芷好无语的瞧着他,果然女人的矫情都是男人特意培养出来。

    然而女人要相信男人现时的话,那将来男人忘记了他这话的时候,只怕移了性子的女人,再也改不回来好的本性。

    每每林望舒说一些误导苏青芷话的时候,她都庆幸她有一个最好的哥哥。

    苏丰道早早提醒过她,有些时候,男人对女人说话,就如大人待小孩子一样会好意的用话来哄他们高兴,女人要当真,那就是心智还不如孩子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