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九十七章 等着
    林望舒与苏青芷说着话,他顺势把暖玉挂在苏青芷的脖子上面,由着暖玉滑进苏青芷的衣内。

    苏青芷伸手扯一扯红绳子,她摸一摸暖和的玉,她笑眯眯的瞧着林望舒说:“你托人买的?”

    林望舒轻摇头说:“三哥送的,人人有份。三哥不小心失言,说他手里还有不少,我想了想,为我们以后的孩子,又多要了两块先存着。

    我还跟他们的三伯言明,如果将来还有小七小八,要他把他们的暖玉也备好放在那里。”

    苏青芷现在有两子一女了,她这一次生产平顺,她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夫君,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是满脸喜悦神色跟苏青芷说:“正因为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我要为孩子们多多的想一想。”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小小婴儿醒来了,他刚刚哭了两声,林望舒便行了过去,他轻轻抱起孩子,他伸手往下面摸一摸,很是快手的帮孩子换了尿布。

    他把孩子抱到苏青芷面前来,他跟苏青芷说:“你试一下有没有奶水给孩子喂养?

    奶场那边已经把奶牛送了过来,你这边奶水不够用,就去喝看牛奶。”

    唐家两位妇人这时候进来了,林望舒很是自觉的走了。

    苏青芷很是平顺的每次母乳喂养孩子后,两位青年妇人跟她婉言,这一月里,她要好好的休养身体。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只是她还是排拒别人守在房里看护着她。

    两位妇人选择夜间睡在外室里照看他们母子,苏青芷也默认了她们的行事。

    苏青芷产后的第二天,她见了王夫人婆媳和傅夫人,至于旁的人,她是一个也不曾见到。

    而林望舒担心别人惊扰了苏青芷的休养,请林望景未走之前留守在前院。

    这样一来二去,很自然的挡了许多的人。

    只是林望景兄弟也不曾想过林家族嫂也会是其中的一人。

    林家族兄一家人生活在安南城,与林宅并不是多么的亲近,平日里几乎是无往来。

    林望景兄弟一直认为那位族嫂心性高洁目下无尘,平日里是不屑来攀林宅这个院子门。

    然而这一次这位族嫂满脸泪寻上门来,直接给门房婉拒在门外。

    这样大喜的日子,这位亲戚妇人哭着上门,门房瞧着她,不管她如何的哭诉,门房都只当不认识她。

    林望舒从官府回家,族嫂迎了过去,他赶紧避开去,他皱眉头瞧着人,说:“族嫂,我家苏氏刚铡产子,你如果实在有事寻她,等一百天之后再来与她说话。”

    族嫂听着林望舒这不近人情的话,她越发哭得伤心了。

    林望舒越发避她远一些,林望景这时节听到动静出来了,他见到族嫂哭泣的一张脸,他一样轻皱了眉头,这位妇人好不懂事。

    林望景行了出来,他直接跟林望舒说:“你进去吧,我来听一听族嫂有何事要说明。”

    林望舒如果不是想着亲戚间的情分,他早想甩手进去了,有林望景挡着,他自然是往内里进去。

    族嫂有心想要拦一拦人,林望景在一旁冰冰凉的说:“族嫂,女人应该守的避讳规矩,你不会在此时全忘光了吧。”

    族嫂停了脚步,她瞧着林望景很是伤心的摇头说:“我来寻弟妹说话,她能够明白我的苦处。”

    林望景顿时怒了,族嫂瞧着活得好好的模样,她的心里面如果有苏青芷这位弟妹分毫,她也应该明白这样的时候,苏青芷要好好的休养身体。

    林望景冷眼瞧着她,说:“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弟媳生产的事情?”

    族嫂抬眼望着林望景,好一会,她缓缓说:‘可是她已经平安生下了孩子,我说的事情,又影响不了她。”

    林望景气乐起来,他伸手往前面官府指一指,瞧着她说:“你有天大的怨情,可以进前面官府内里去说一说详情。

    如果只是家中小事,你转头回去跟你家夫婿纠结,实在不行,你也可以送信去安瓮城请族中长辈为你主持公道。

    我弟媳年青,如今这般情形,你要敢去烦扰了她的休养,你就别怪我弟弟的性子不太好。”

    林望景说完话之后,他直接跟门房说:“这一百天内,不许放她入内。”

    门房很是清脆的答应下来,在林望景进了院子门之外,他特意重重的合上门。

    林望舒从内院看了妻儿出来,他来问林望景情况,他听说了事情之后,他嘲讽的笑了起来,轻哼一声:“这样的女人,有事记得起有我们这一房亲戚,无事,她来官街上,都不来门上打转一番。”

    林望景听他的话,瞧着他提醒说:“族兄那边你可要注意一些他,别让他的事影响了你。”

    林望舒轻轻的点头之后,说:“前一阵子,族兄跟我说收了一房妾室,那妾出身是商家。”

    林望景听后略略有些惊讶样子的瞧着林望舒,见到他肯定的点头,他轻吸一口气,说:“我瞧着族嫂的神色,分明是家里有事的样子。族兄来你的面前说话,只怕那心里待那个妾室是有几分情意。”

    林望舒想着林家族兄说话时的神色,他面上有几分得意的神色,至于男女间的情意,只怕林家族兄待这位商家妾就是有,也不会太深,要不然,他也不会特意来林望舒面前炫耀妾的身家丰厚。

    林望舒跟林望景说了说听来的那位商家妾的来历,林望景冷笑着跟苏青芷说:“这种烂泥想扶都没有办法。

    看着老实又能干的人,别人给他一些银子,他就忘记他的来历。”

    林望景一样是知道家里人的打算,家中是有心想要提携一些旁支人。

    林家族兄来安南城,林家的长远打算也是有机会的时候,就想法子拉他一把。

    林家族兄大约在安南城当差太过顺畅了,以至于他忘记了官场里一些暗藏的规矩。

    他以为这是单纯的纳一个妾的事情,可是他就没有想过那个妾出身的人家,又是为什么相中了他。

    林望舒笑瞧着林望景,说:“族兄是老实人,只是太单纯了一些。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我家的下人不够用的时候,我们宁愿等着,也要从家中调人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