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意思
    林望景在安南城休整几日之后,他在临走之前,他跟着林望舒来到后院,由林望舒抱着新生儿让他看了两眼。

    小小婴儿又长开了一些,瞧上去又好看了几分,当然在林静琅姐弟的眼里,弟弟还是丑红得让他们着急。

    林望景是见过新生儿的人,他只觉得孩子的眉眼象了林望舒,他的心里对孩子就多了几分欢喜。

    他随手给两位唐家妇人两块吊玉坠,唐家两位妇人自然是推拒一番才收了下来。

    她们过后结了络子之后,专门让苏青芷看了看那玉坠。

    苏青芷瞧得出来那玉坠品质不错,虽说不如她脖子上挂着的暖玉,但是瞧得出来是好玉。

    两位唐家妇人是打自心底的欢喜,她们认为这是林家人对她们服侍的肯定。

    她们很是欢喜着说:“姑奶奶,我瞧着姑爷家里的人,一定会很欢喜小少爷。”

    苏青芷自然欣喜林望景这种突来打赏的事情,至少唐家日后听说之后,也会觉得林家人还是有人情味道的人家。

    林望景出发的时候,在城门口遇见一直候在那里林家族嫂和她的儿女,她突如其来要跟着同回安瓮城的架式,让林望景很是不悦,直接让人去知会官府里林家族兄。

    林家族兄匆忙的赶了过来,他很是不好意思的搓着双手,跟林望景解释说:“景弟,昨天太晚了,我没有去知会你。

    今天我要赶着去官府,原以来能够遇见你,结果我去了,你不在。

    他们母子这一路上要托付你照顾了。”

    林望景瞧着林家族兄的模样,他跟他很是诚心的说:“我记得族兄的年纪,好象只比我大上不多的天数。

    这样的事情,你让人先送信过来,我也不会惊讶的派人寻你过来问事,再匆忙的安排吧。”

    林家族兄的眼光落在林家族嫂的面上,见到她低头的样子,再瞧一瞧在车内不曾出面的嫡子女,他苦笑着跟林望景表示说:“你族嫂有孝心,她愿意代我回去在父母面前尽孝行。”

    林望景是不太关心他家的家事,他自家的事情,尚且还理不清楚,如何会伸手去问别人家的事。

    林望景派人请林家族兄过来,只是不想日后这对夫妻起纠结的时候,扯到他的身上。

    事情交待清楚之后,林望景直接跟林家族兄说:“自安南城回去,路程不远,短短的三日,这路上的花费,族兄觉得是由族嫂自行安排,还是我统一安排下去?”

    林家族兄瞧一眼林家族嫂的神色,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他拿出两块银子递给林望景,他想着林望景会客气推辞。

    结果林望景很是大气的接了过来,他跟他说:“族兄放心,如果有余下来的银子,过后,我会交给族嫂。”

    林家族兄愣了愣,他再去瞧妻子的神色,见到她眼里闪过嘲讽的神色。

    林望景要安排林家族嫂的车辆进队伍,他跟旁人去商量了,自然也不甩林家族兄,这对夫妻年纪也不小,他一个族弟没有那么多大的心思去理会。

    林望景让人查看过林家族嫂租来的两辆马车,他发现这位族嫂待自个还是不亏待,这两辆马车和车夫都是常行远路的人和车。

    林望景直接把林家族嫂安排进队列中间去,他跟她交待清楚,她遇事直接派侄子来说一声。

    林家族嫂直接上了马车,那马车的车窗一直不曾打开过,林家族兄站在城门口瞧着妻儿远去。

    林家族兄这个时候还以为妻子和嫡儿女只是心里不顺回家小住一些日子,直到后来在过年的时候,他与小妾亲近过后,一时之间想起了妻子和嫡儿女。

    他进了他们的院子,他才发现他的妻子把能带走的东西全带走了,那些带不走的东西,也不见了,院子里空荡荡不余任何的东西。

    林家族兄忙招来家里管事来问话,管事很是惊讶的瞧着他,说:“夫人跟我交待,老爷说想换掉各处院子里旧物,夫人让我寻人把院子里物件处理掉,多少能得一些银子。

    夫人说暂时不急着添置新的物件,等到她回来之后,她再慢慢的来处理。”

    林家族兄只觉得这一巴掌打得有些厉害,他多少知道为何管事觉得林家族嫂处事正常。

    他新进的小妾娇柔会哄人又年纪小占有心强,自她进来之后,林家族兄夫妻很有少机会多相处说话。

    再说那是一个在家里娇宠着长大的人,她一直瞧不习惯院子各处物件,她跟他撒娇说,东西太旧了,她要换添她用习惯的物件,她手里有银子,就不用动了家用。

    林家族兄想着小妾知情识趣,自然是许可了,他的借口就是想慢慢的换了各处院子里的旧物。

    林家族兄心里暗暗急了,他纳小妾,他心不慌,林家大部分男人有两个银子后,他们都会添上几房妾。

    可是他的妻子回去要是跟家人说,他宠妾灭妻,那他的事就大了,至少嫡系是不会再花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年未过完,他神色苍白赶去林宅,林望舒在前院见了他,听他惊慌的说了一大堆的话后。

    林望舒瞧着他问:“那族嫂的认定是不是事实?”

    林家族兄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如果他面对的是林家旁的男人,他还能跟别人说一说,内里的那些绝妙之处,毕竟大家多少沾了同好的边。

    然而他面对的林望舒,那是林家的特例,有些话,在他的面前就不那么好说出来。

    林望舒冷笑瞧着他,说:“我妻子辛辛苦苦生一个儿子,她还在坐月子,现在又是过年时期,你们夫妻一个前一个后的撞上来,你们自个活得不快活,也不想让旁人好好的过日子吧。”

    林家族兄只觉得林望舒这迁怒无好无道理,官府已经开了官门,他过来的时候,也是想着年快过完了,何况他说的也是正事。

    林望舒瞧着林家族兄面上的神色,他的心里很是气愤,他一家好好的说话,现在他要来前面处理这样一桩麻烦事情。

    他直接跟族兄说:“那你是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家事,如何处理,你跟我说一说?你说清楚了,我才明白你赶过来这一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