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零一章 信
    苏青芷瞧得出王喜儿面上的喜色,她瞧着跟着心喜了几分。

    女人活着不容易,能够多快乐一天算一天。

    王喜儿能够放下心里的纠结,只怕那位王夫子还是用了真心真情。

    也许那朵烂桃花反而成了他们夫妻感情升华的肥料。

    王喜儿很是喜悦表达了她的心思,自然也说了家里人对王夫子办私塾的大力支持。

    王夫子是主动寻父母商量了想开办私塾的想法,王书记官慎重的想过之后,他也认为对长子来说是一条好路。

    只是经过那一次王夫人带头闹上学堂的事情,只怕王夫子的学生不是那样的好收。

    王夫人则不认同王书记官的想法,她觉得她那一次闹得对,自家长子要是真做了糊涂事情,也不会这般轻易甩开那个沾手的货。

    而且王夫人的意思,王夫子收学生的事情不用着急,只是先把消息放出去,在等待周边人反应的同时,长子正好可以在家里教导一下自家的孩子们。

    一家人坐在一处商量王夫子置办私塾的事情,家里人都同意,王夫子早些有正事做,也能把那不好的影响早一些涂抹掉。

    只是私塾的地方,一时难以找到。

    王夫子大弟痛快的跟他说:“我见到许多私塾都开在自家中,我们家院子是最挨近官街的地方,安全有保障。

    而且家里现在就有一处空院子,请人看一下风水,在靠近院墙处开一个门,就能成为私塾院子门。”

    王夫子夫妻平日里在家中还是尽了长兄长嫂的责任,下面的弟弟弟媳有事的时候,王喜儿在家中照顾侄子女是一样的尽了心思,孩子们是一样的衣着干净。

    王夫子这要开了私塾,自家孩子年纪小的时候,这读书的大问题可以全交给长兄去张罗。

    王书记官夫妻原本就担心家中别的孩子有意见,现在见到孩子们都支持王夫子的私塾,他们夫妻心里也很是愉悦。

    王夫子大弟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第二天就寻人来看了风水,听风水先生夸院子挑选得好,正是最最适合书香的院子。

    王夫子大弟跟家中父母说了,又问过王夫子的意思之后,他转头就让人来开了院子门。

    苏青芷知道王家有好几个儿子,她一直以为王喜儿夫婿这一辈兄弟便沉稳性子,原来也还有那么一个这么雷厉风行的人。

    王夫子的私塾,安在王家的一处安静的院子,先是自家的孩子。

    后来林静琅姐弟由陪读变成正式读书,当然林广辉更多是去王家玩乐的人。

    只是他离不了林静琅,王夫子就给他在林静琅身边安了一张小凳子。

    有林静琅在,官街上有几家夫人们也顺带把年纪不足七岁的孙女送了到王家私塾。

    王夫子原本想收大一些孩子,现在这动静瞧着,主动送来的全是三岁以上七岁以下的孩子们,他也只能默认接受下来。

    因为全是官街上的孩子们,王夫人婆媳每天还会给孩子们准备小点心,免得孩子们饿肚子。

    王家热闹的也只有那一处院子,官街上的夫人们都有些空起来,她们的心思再一次放在清理家里的事情。

    苏青芷坐月子的时候,来探望她的人,还有林宅上下下下都有意识的挡了外面的消息。

    过年前,傅大人家的表妹突然从外地来投奔表哥。

    傅大人认可表妹的身份,傅夫人也安排了客人在家中小住,只是如这个表妹的情况,是不太适合留在家中过年。

    傅夫人暗示过这位年青表妹,结果别人在她面前当做没有听明白,背后,就去傅大人面前哭诉她的为难和辛酸。

    傅大人自然回头劝妻子包容一二,等到过年前,就安排她归家,毕竟年青表妹夫婿没有了,夫家还是有人存在。

    傅夫人也不想与傅大人多争持,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直接把这对夫妻气得要发疯。

    这位年青表妹心大又心急,她一心想引诱傅大人成事,结果傅大人有事没有上当。

    他身边的管事给那位表妹直接拉了,差点要上床,那个管事就是中了药,他的心里还是想着要完全大人交待的事情,他执意不肯成事,这才没有真正成事。

    傅大人夫妻事后赶紧把这位表妹托付人送走了,刚好赶上年底最后一趟镖队出活。

    傅大人夫妻分别给家里人书信,直言日后是不会再认下这一门亲戚,这丢脸都丢到外地来了。

    这事情,是傅大人夫妻把那表妹送走之后,大家才知晓的事情。

    傅夫人私下里跟王夫人说,如果不是要过年了,想着一年到头,就这么几天轻闲日子,她是还会跟傅大人计较好些日子。

    她现在听王喜儿提及的热闹事情,她是瞪大了眼睛,很是惊叹的说:“原来傅大人夫妻那般文雅的人,他们也能做这般威风的事情。”

    王喜儿瞧着她,问:“有人说,傅夫人很是不贤良,你觉得呢?”

    苏青芷笑着直言,说:“我是女人又是正妻,我觉得换成是我,我还不见得了有傅夫人的这般好休养。

    婆婆都不在了,那什么守寡的小表妹什么的,她来做客,瞧在亲戚的份上,自然会给饭吃。

    可是留着小住的事情,自然是不行。

    她一个有夫家的人,那能长留她在表哥家中过年。

    而且她事先还不曾招呼一声,就这样不请自来的投奔,谁知她是不是在夫家中犯下什么事情,现在来这里避难。

    傅大人夫妻都是好人,念了亲戚的情分,结果还是遇见了白眼狼。”

    晚上,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他笑着用手指戳她的额头,说:“傅大人夫妻真要是没有防备心,也不会这么快就捉了人的把柄。

    这样突然而来的客人,我听傅大人事后说了,他们夫妻问她的话,她是含含糊糊的说得不太明白。

    傅大人虽说是教谕,可这些年一样旁观过多起的案子,他是一个小心行事的人,傅夫人也不是一个轻信的人。”

    “瓮中捉鳖?”

    苏青芷一时心动之后,她说完很是认真的瞧着林望舒,他略点头说:“还好,还没有傻得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