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零八章 松手
    林家族兄的小妾听到他说的消息,她是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林家族兄这样的小官,又去比安南城还要偏僻的地方,小妾想一想,都觉得未来的日子,只会生不如死的难过。

    林家族兄满心的欢喜,然后瞧着小妾那欲哭无泪的神色,他的欢喜渐渐的淡了下来。

    林家族兄瞧着小妾的神色,很是不快的跟她说:“近日,我就要动身,你吩咐下人们打点好行装吧。”

    林家族兄想着正事,再想一想林望景一行人要去北方,他也来不及哄劝小妾,他急急的寻林望景打听消息。

    林望景见到林家族兄把差事放在心上,也跟他说了实情,是会经过大兴城,如果林家族兄要跟随一块同行,那就要赶紧打点好行装,还要去自租好长途马车。

    林望景转头跟林望舒打听消息,有些担心的跟林望舒说:“族兄想与我们一起走,你说家里安排的那人会不会这么快的赶了过来?”

    林望舒在这方面不太担心,说:“只怕人已经在路上,只是不知来的人,与族兄相比又能如何?”

    林望舒觉得林家族兄虽说私事上面有些糊涂,可是他在差事上面还是表现得中规中矩。

    林家族兄的小妾就着林家族兄不在家里,她安排人打包行李,她自个跑回娘家报告好消息。

    她娘家的人,一样是变了脸色。

    家中这样的一个娇美小女子送给林家族兄,他们想的就是林望舒夫妻感情深不受诱惑,而林家族兄分明待自家这个女子情深起来。

    他们一个个追着问,为何她在事发之前不先来与家里人说一说。

    小妾一样是满满的委屈,她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

    小妾家人瞧着她的神色,他们一个个的心里很是生气,直接问小妾:“你是怎么想的?他在不在家?他怎么会不陪你回来?”

    林家族兄一向体谅小妾年纪小,只要有空就会陪她回娘家。

    小妾一脸茫然的神色,她不想跟着林家族兄去大兴城,然而安瓮城里只怕也去不了。

    她几乎是带上哭腔说:“我来的时候,他已经去林大人兄长那一趟,说要跟林大人兄长一块走。”

    小妾家的兄弟互相望一望,心里都有一种想法,只怕这门亲戚走动是要废了。

    然而他们想一想,又觉得有些可惜,他们互相望一望之后,赶紧劝小妾说:“你还是赶紧回去,你要跟他表明,不管他去那里,你都会陪着一起去。”

    小妾很是惊讶的抬眼望着他们说:“好,我听你们的。”

    只是她的心里很是悲凉,寻了这样的一个人,结果她还是要去过苦日子。

    她原本以为家里人会想法子留下她,可是现在瞧着他们的意思,他们是要她跟紧男人。

    林家族兄表现出来的一种兴奋心情,他是不曾去关注小妾的想法,他听小妾说会跟着一起去之后,他也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林家这边派来接手的还是族兄,他的年纪比前面来的林家族兄还要大一些。

    他来了之后,林家族兄这边很快把手里的差事转交了。

    林望景走的时候,林家族兄和小妾还有两辆马车跟着一起走的。

    林家族兄原本想把他租来的院子,转租给新来的族兄,结果这位族兄去看了以后,只觉得院子太大了一些,他们夫妻和最小的孩子,再加上一个粗妇,是用不着那么大的院子。

    林家这位族兄是实在人,他转头问了王书记官,在王书记官的介绍下,他在距离官街不远的地方租下一处小院子。

    王夫人转头跟苏青芷说了这位族兄的行事,她夸奖道:“我家老爷说,新来的这位同僚是会过日子的人。”

    过后,苏青芷在林宅里见到了这位族兄,瞧上去就不象一个读书人的样子,有些象工匠的样子。

    她跟林望舒说了说,林望舒笑着夸她,说:“娘子现在眼光越发明利了,我这位族兄在家里闲着的时候,他就喜欢做一做木工活。”

    林家新来族兄很是不好意思的跟林望舒和苏青芷表示,来得太过匆忙了一些,等到在这里安稳下来,他寻一些好木料,为孩子们做几样好玩耍的物件。

    林望舒很是爽快的应承下来,也跟族兄表示,等到族嫂来的时候,还请族嫂来林宅认一认门,日后两家好来往。

    苏青芷只觉得林望舒待这位族兄态度是要亲近许多,只是闹不明白,为何以前不把机会给这位族兄。

    林望舒听苏青芷的话,他笑了起来,说:“我们年纪小的时候,我去过这位族兄的家里面,他带着我们一块玩耍。

    大了之后,大家来往的少了。上一次,为何没有轮到他,我听说是我那位族嫂怀孕了,他有些迟疑不决。

    再说他的态度没有那一位积极,那一位表现得很是识时务。”

    刘氏私下里则不是这样跟苏青芷说的,她说是因为那一位族嫂私下里走了长房的门道。

    现在那位族嫂在家里悔得要死,只觉得自个给自个挖了一个深坑,如果她那时不走动长房的门路,她的夫婿也许来不了安南城。

    也许她的日子,还是会跟从前一样,而不会有什么小妾的事情。

    刘氏觉得那位族嫂是把自个看得太高了一些,她能走动长房的门道,那也是因为她的夫婿还是能够用得上的人。

    如果不是能用得上的人,只怕她把长房的门槛踩得粉碎,家里的男人们也不会听女人们多言。

    刘氏来了安南城之后,再听说那位族嫂的行事,她特意去问过傅夫人之后,她只觉得苏青芷的脾气太好,就是这般的情形下,她都不曾在她的面前抱怨过一句话。

    苏青芷是出了月子之后,听说了那位族嫂的行事,她听后只觉得是可怜人,幸好还没有笨到家,知道痛快的转身回安瓮城安生的过日子。

    已经放了手的风筝,绳都断了,那位族嫂能在哭过气过,没有两三日就选择痛快的松手,这也让人在日后不能小瞧了她。

    苏青芷因此特意的跟刘氏说了说,刘氏先前不在意,过后,她还是把苏青芷的提醒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