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零九章学
    林望景一行人走了,刘氏走了,苏青芷和傅夫人初初都有些不太习惯。

    刘氏在的时候,她出入两家显得热闹了许多。

    傅夫人又象以前一样,闲时,她会来林宅里跟苏青芷说一说有关书册的事情。

    只是傅夫人和苏青芷相处起来不由自主的就会带上几分客气。

    傅夫人每每便能想起刘氏的种种好好,许多的余味长存心里。

    苏青芷在林广辉三月大后,她又重新接了抄书的事情。

    林望舒是支持苏青芷的抄书,只是不许她太急着赶着抄。

    苏青芷自然应承下来,她每本书要保证字体的端正,原本就抄得不快,还不能错一字,自然不能草草将就。

    苏青芷现在习惯会多抄一本书册保存在家里面,将来用来给孩子们享用。

    傅夫人在刘氏走后,她见到苏青芷这样的抄书,她多少有些眼热了起来。

    毕竟苏青芷手里有些书,是傅家没有的书册。

    苏青芷想着她每次同一本书一抄就是五本,她也默许了傅夫人的行事,只是跟她说好,在她的书不曾送往安瓮城前,傅夫人严禁将手里抄的书带回傅家去。

    傅夫人想一想,她也觉得苏青芷提出的要求正常,她挑上一本两本跟着在林宅里静坐抄书。

    王喜儿要休养身体,林宅里还真没有多别人的来往,傅夫人因此安心的在林宅里抄书。

    苏青芷每天抄书的时间不长,她觉得抄书是一个需要费心力的事情,她要做得好,才不会白费了唐家人对她的一番帮衬心思。

    苏青芷求好心思太重,自然抄书是用了百分百的心在做。

    这样一来,唐家书铺掌柜看过她抄的书,又让人审视过后,那是越发的信服苏青芷的本事。

    掌柜原本是看在东家的面上,想着随手送人情给苏青芷,也不曾想着苏青芷能够把这活做得好。

    他后来觉得东家也是本事人,早已相好了外甥女的本事,这一次借机送了人情,还能让苏青芷感受到舅家人待她的亲近和帮衬。

    唐家大老太爷听掌柜的在面前夸苏青芷行事稳妥,他的心下里只觉得掌柜的会说话。

    等到掌柜的把抄本递给他的时候,他瞧着内里的字,只觉得有些荒谬。

    唐家大老太爷可是瞧过苏青芷的字,她平时的字是显得清秀,可也没有达到这本书的质量,字字如一,如果不是仔细去瞧笔力,还真分不出男女的字迹。

    掌柜的是欢心,唐家大老太爷可是心疼不已,只觉得外甥女在娘家的时候不讨父母欢喜,要温顺着过日子。

    这嫁了夫家,只怕日子过得也不是多好。

    瞧一瞧,短短的几年时光,她把字体都改成这种中规中矩的样子。

    掌柜的前脚一走,唐家大老太爷后脚就派人传唐掌柜过来说话。

    唐掌柜是去过好几趟安南城的人,唐家大老太爷让服侍人出了房间之后,他一脸严肃神色问:“你和我说一说,芷儿在安南城的日子到底过得如何?”

    唐掌柜一脸诧异的神色瞧着他,很是肯定的点头说:“大老爷,主子在安南城的日子过得很好,姑爷待姑奶奶一心一意,待儿女也很是用心。

    安南城里很多人都知道,姑爷最疼爱长女。”

    唐掌柜是觉得苏青芷在安南的日子,那是过得要比安瓮城好,都有空想一想添置店铺的事情。

    唐掌柜早早就知道苏青芷的意思,那是自嫁进林家之后,她就有这个想法,只是受了林家的规矩影响,她举止是小心谨慎了一些,倒也符合她新媳女儿的身份。

    唐家大老太爷是相信唐掌柜的看法,他跟唐掌柜说:“你家主子那里有任何的难处,都可以过来说一说。”

    唐掌柜暗自心喜,苏青芷这是嫁进林家之后,唐家还是一心一意顾及着她。

    唐掌柜想着可惜唐家有不能亲上加亲的规矩,要不然,只怕唐家人是会舍不得把自家主子嫁给外家人。

    唐家书铺的掌柜想着苏青芷也算是半个自家人,他自然愿意把一些珍本拿去给她抄。

    当然为了免除后顾之忧,他特意派人来说,这些珍本,苏青芷可以留抄一本两本,但是绝对轻易不许外传出去。

    傅夫人在林宅的时候,苏青芷只能把珍本先放在一旁,先抄那一些比较不珍贵的书册。

    有事情做,日子过得欢快。

    林静琅姐弟现在非常的喜欢去私塾读书,几乎快把王家当成另一个家。

    林广喜大了一些,他越发的可爱伶俐起来。

    林望舒每每从外面回来,他瞧着次子就会欢喜几分。

    每一次,私下里,苏青芷就会感叹他的偏心,他待长子就不曾有待长女和次子这般的和善。

    林望舒瞧着她,直言:“辉儿是我们的长子,我们这一房将来会由他当家理事。

    我自然不能纵空了他。再说,有你这个慈母护着,我能做的事情也不多。

    等到他七岁的时候,我不会管你如何的阻拦,我都会把他送去大哥大嫂的身边。

    林家的孩子,又是长子,自是要在族学里读上几年的书。”

    苏青芷见到林望舒把几年后的事情,都已经安排的妥当,她的心里也明白着,真要教导孩子,林望舒比她太够资格了。

    林望舒原本以为苏青芷会因此跟自个计较几句话,结果见到她一脸默认的神色。

    林望舒一脸诧异的神色,说:“芷儿,你不是平日里最舍不得孩子,他们要是离你远一些,有好一会没有见到人,你都要派人去瞧一瞧。

    这一下子,我和你说,他们姐弟要回到族学读书,你好象又能接受下来,还能舍得下?”

    苏青芷瞧着他,皱眉头说:“夫君,几年后的事情,你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再来提醒我。

    我自然分得出轻重,我不能因为我的舍不得,而误了他们将来的大好前程。”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妻子的头,他跟着说:“其实我想一想,我也是舍不得,他们去了安瓮城,会有许久见不到面。

    只是我这官已经在当了,只怕短期内是回不了安瓮城。

    他们跟在我们的身边,在外面的学堂能学到东西和见识,终究不如回到本家能学到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