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温言
    苏青芷的面上慢慢浮现盼望的神色,那个路口出来两人,林望舒手举着木叶伞,他的伞下一人风尘仆仆。

    他,望了过来。

    苏青芷瞧清楚的他的面容,她的眼里有喜悦的泪光,脚步已经轻快的往前城奔去。

    林望舒有些着急起来,只能顺着这对姐弟汇合的动静跟着加快步子。

    林望舒的伞下,苏青芷扯着苏丰君的胳膊,叫道:“君弟。”

    苏丰君笑瞧着,他微微的低头,说:“姐姐,我来了。”

    他又往后面避了避,跟苏青芷说:“姐姐,我一身灰尘,我一会梳洗过后,再来正式与姐夫姐姐见礼。”

    他的目光瞧向屋檐下,那两个给管事妇人挡着的小孩子,他笑着冲他们挥一挥手,说:“琅儿,辉儿,舅舅沐浴过后再来与你们亲近。”

    苏青芷见到他这般不拘礼节的行事,她笑着松开了他的手,笑着说:“我给你准备了房间,就在你姐夫书房的旁边。

    你姐夫陪你去看一看,还差什么东西,你直接来跟姐姐说一说。”

    苏丰君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我听姐夫和姐姐的话。”

    常顺打伞把苏青芷接回了屋檐下,林望舒陪着苏丰君往前院走去,他笑着说:“自你哥哥说你要来安南城之后,你姐姐心心念念的就是你几时会来。”

    苏丰君瞧着林望舒很是有些感动的说:“我累姐夫和姐姐操心了。”

    说实话,苏丰君也不曾想过林望舒会在城门口去接他。

    在来的路上,苏丰君听着林望舒各种关心的话,他只觉得二姐夫待他的心意,比他嫡亲的兄姐大约也只差那么一丝丝,要不然也不会对他关心备至。

    苏丰君来了之后,他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先见一见苏青芷。

    他瞧见苏青芷奔来的身影,再瞧见姐姐眼里喜悦的泪水,他的心落实在实处。

    他来的时候,不管是嫡亲的兄长还是舅家的表兄弟们,一个个都要他出其不意的先瞧一瞧苏青芷的情况。

    苏丰君瞧得出来苏青芷的确生活得不错,她的脸色红润,就是在林望舒面前也是一脸坦然神色。

    苏丰君想起刚刚自家姐姐那种眼里完全只有他的神色,他略有些不好意思的侧头打量着林望舒的神色。

    林望舒现在的年纪,如何轻易会让一个年轻人瞧得明白他的心里想法。

    就是要算账,他也要寻一个对的人,在深夜里细细的算。

    苏丰君瞧着林望舒面上的神色,瞧上去实在太过风平浪静。

    苏丰君想一想,还是转着弯子为自家姐姐说了话:“姐夫,我和姐姐许久不曾见面,一时激动了一些。

    我刚刚都不曾好好的注意外甥们,一会梳洗过后,我一定要好好的与他们亲近。”

    林望舒觉得苏青芷的兄弟姐妹们都是人精子,大约只有自家这一个最傻。

    苏丰君现在才多大的年纪,就懂得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解释话。

    林望舒笑瞧着苏丰君说:“好,时日还长,你可以好好的亲近他们。”

    林望舒带着苏丰君到了专门为他准备的客房,他略有些谦意的表示,家里目前只有这样的条件,只能为苏丰君准备一间简陋的房间出来。

    苏丰君来时心里就有了准备,而现在瞧着客房里样样齐全,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

    他笑着说:“姐夫,辛苦你和姐姐了,我觉得这个房间不错,样样都有。”

    林望舒瞧见苏丰君面上无任何的挑剔神色,他笑着正跟他指一指旁边的房间,说:“那是我的书房。

    日后,你也可以用那书房。”

    林望舒让小厮进来服侍苏丰君,他出去又跟长随交待了事情。

    林望舒进了书房,他把书房门打开着,就这样一边做事一边等着苏丰君梳洗干净出来。

    苏青芷和厨娘商量着加菜,林静琅围着常顺问:“常顺姐,你见没有见过我这个舅舅?”

    常顺一脸懵懂神色瞧着林静琅,然后摇头说:“小姐,我不记得了。”

    林广辉是完全被苏丰君吸引了,他跟林静琅说:“姐姐,我们打伞,去前面迎一迎父亲和舅舅吧。”

    林静琅才不去成全他的小心思,上一次,就是因为林广辉在下雨的天气里乱跑,她跟着一块去了。

    过后,她跟着一块喝了好几天的苦药。

    林静琅直接跟他说:“舅舅说了,他沐浴后,他会来看我们。”

    林广辉瞧一瞧姐姐,他的心里一直认定,父亲和母亲最喜欢的就是姐姐,就是三伯和三伯母来的时候,他们也一样的喜欢的姐姐。

    他要是独自去,过后父亲一直会罚得很严厉。

    他跟林静琅说:“姐姐去吧,去吧,你和我一起去,父亲和母亲知道我们想念舅舅,就不会骂我们。”

    林静琅每一次都是这样给林广辉哄着跟他一块行事,而林广辉也知道,他只要这样跟林静琅说话,当姐姐的就会心软依着他行事。

    林静琅抬眼瞧一瞧林广辉,她正要点头的时候,她瞧着外面的雨,她立时摇头,那几天苦药实在太难喝了。

    她都喝得眼泪水掉了下来,父亲和母亲都一样逼着她喝下去。

    林静琅瞧着林广辉说:“下雨了,父亲一直没有回来,母亲也去了厨房。

    我不想舅舅第一次来看我们,就看到我们两人给父亲又打手心。”

    苏青芷是给孩子们气极了才会下手打他们的手心,只是她不管如何还是放松了手力,她眼里的神色,还是透露了她真实的想法。

    两个孩子从心底里不怯当母亲的人,他们的心里知道母亲不管如何都舍不得下重手。

    林望舒则不同,他一样是打孩子的手心,他一样放松了手力,可是他那一脸严肃神色,让两个孩子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做错事。

    两个孩子平时表现得是听苏青芷的话,可是许多的时候,他们对林望舒那才是唯命是从。

    林望舒在他们面前说一句话,抵得过苏青芷十句叮嘱话。

    苏青芷跟林望舒抱怨过,他笑着安抚她说:“他们现在年纪小,自然是谁最威风,他们最服谁。

    等到他们年纪大了之后,他们就会懂得你待他们的好,那个时候,只怕是温言才最易入他们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