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眼里有人
    苏丰君的到来,很是让苏青芷欢喜不已。

    那个年少俊俏的大弟弟,在她不经意的时光,成长的英俊而英气勃勃。

    林静琅姐弟很是欢喜这个二舅舅,他们两人怀抱着他送的礼物,一样的笑眯了一对大眼睛。

    苏丰君瞧着他们两人的神色,只觉得幸好是听了长兄的话,送的是一些孩子们喜欢的东西,而没有依照他的心思送那些比较贵重一些的礼物。

    林广喜年纪小,他抱着苏丰君送来的圆球不松手。

    苏丰君颇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林广舒和苏青芷解释说:“东西都不贵,只是我让人专门赶制出来的,又拿回来让人洗了晒了的。”

    林望舒觉得这个二舅子的心思细腻,他在他这个年纪当舅舅的时候,他待嫡亲外甥们可不曾有这样仔细的心思。

    苏青芷瞧着苏丰君笑了,说:“君弟,你费了心思,你看,他们都很喜欢。”

    其实苏丰君主要是担心林望舒会认为他小气,许久不见外甥们,一见,就这样的用小礼物打发了。

    林望舒一眼就明白苏丰君的想法,他的心里自在高兴小舅子把自家的儿女放在心上,才会这般仔细的为孩子们寻找合心的礼物。

    林望舒的本意,原本是想让苏丰君先在家里歇上两天,只是他本人的想法,则是想能跟在林望舒的身边,他能早早的能够多了解一些民生百态。

    林望舒听了他的想法之后,很是认真的跟他说:“你现在跟在我的身边也没有多大的用,我有一位族兄现在这里当书记官,你先跟在他的身边学一学。

    这里还有一位老的书记官,你要是能与他投缘,能跟在他的身边,一样能够学到许多的东西。”

    林望舒的心里面,相对他的族兄,他是认同王书记官的老道行事。

    只是苏丰君是他的内弟,他能麻烦的人,也只有他的族兄。

    这位林家族兄为人处事稳重,却不如前一位族兄圆滑,只是时间长了一些,他的人缘比前一位族兄要好太多。

    苏丰君要来安南城长见识的事情,林望舒早早跟他族兄交待下去,也不用特别的对待,只不过是让苏丰君跟在旁边长一长见识增长一些阅历。

    林家族兄很是痛快的应承下来,他来之后,他租下小院子,那些修缮整理的事情,他是专程上门去请求了苏青芷帮衬一二。

    他那时的想法,也不过想着让安南城的人,瞧一瞧,他来到这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底蕴的人。

    林家族兄只是想着苏青芷面上客气一二,却不料她听说之后,专程派了一个外院管事帮着他处理院子修整的事情。

    林家族兄在安瓮城的时候,自然是听过那一位族嫂跟家里人的言语,他的心里以为苏青芷不太好相处。

    只是他的妻子在来的时候,跟他一再提及,不管如何,在安南城里,林望舒一家就是他们一家最亲近的人。

    他的妻子跟他私下里嘲谑说:“她认为舒爷家那一位不相处,我反而不这么的认为。

    大家相处多年了,她的眼里,一向只瞧得到上面的人,从来瞧不见下面的人。

    只怕舒爷家的年纪轻性子直,她认为她是族嫂年纪大,想要别人奉承她。

    她也不想一想,舒爷家那一位不管如何也是嫡支的嫡媳妇,别人待你客气,就是给你面子。

    何况那一位嫡亲哥哥年少便成名,现在虽说官位不高,听说还是有些本事,她的舅家人待她一向亲近。

    就是她现在安南城里,舅家人还是一样有心的想要照顾好她。

    那样的人,她不去敬着别人,反而在族里跟人说闲话,这也是嫡支现在家里事情多,没有心思来理会这些闲言。

    哼,老爷,你去了那里之后,有事,就与族弟媳去说一说。

    我们先瞧一瞧,品一品,如果是可以相处的人,日后就长相处亲近往来。”

    林家族兄与苏青芷自然是见了一面,他也感觉到这个女子初初见面瞧上去是不太好接近的样子。

    可是时日久了,他听林宅外院管事的意思,还是听得出来,苏青芷很是关心进度。

    时日再久一些,他多少是了解到这位族弟媳大约是外表冷静内里还是热情的性子。

    林家族兄在院子修整好后,很是自然的上门感谢了一番,他提了一些礼物。

    过后,林望舒瞅着他,跟他说:“日后,你上门来,不必现提那样不实用又贵的东西。

    我们自家人交往,你上门来,就是担一把小菜,也是你的心意。

    琅儿母亲不是那种虚荣心重的女人。”

    林家族兄很快送信去安瓮城,他的妻儿也不是娇气的人,很快就自行来到。

    苏青芷带着儿女去族兄的院子贺喜,她一样送了一堆实用的礼物。

    林家族嫂过后带着孩子来林宅,一来二往,两人亲近起来。

    苏青芷笑着把林家族兄送来的礼物说给族嫂听,她笑着说:“男人们心思粗,他买的东西很是贵,我想着我们家用不上,后来去你们院子瞧一瞧。

    你家那边大约也用不上,我这两天,托人送去寄卖了。

    到时候卖了之后,就麻烦嫂嫂想一想,家里需要什么添置什么东西,就用那银子补上吧。”

    林家族嫂瞧得明白,苏青芷这是把她当成真正亲戚在走动,才会说这般实心眼的人。

    林家族嫂自家知道自家事情,她听说族兄的行事,她一样的肉痛。

    她现在听说那些东西还可以寄卖,而且多少还能回收一些银子,她的心里自然愉悦。

    她也不是一个虚性子假客气的人,她当时就痛快的应承下来,说:“行,弟媳是痛快人,我也不行那种不痛快的事情。”

    林家族嫂过后笑话自家夫婿做的事情,笑过之后,她又感叹道:“弟媳明明是这般好相处的人,竟然还会有人不识她的好,那眼睛是有多瞎啊。”

    林望舒自这位族兄来到之后,他一样是感觉到这一位与前一位族兄的不同。

    这位族兄来了之后,他很是坦然的来往林宅,遇事,很是坦然的去与他们夫妻说话。

    他的妻子和孩子来到安南城之后,苏青芷照旧表现出他们夫妻的欢迎。

    这一次,她得到的是真挚的对待,而不是那种客气的应付。

    两家来往,渐渐的有些多起来,而且苏青芷也认可这位族嫂的为人行事,觉得这一位嫂嫂是实在的人,她的眼里是瞧得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