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重情
    林家族兄待苏丰君很是真诚,只要能给苏丰君看的文件,他都愿意借给他翻阅。

    苏丰君初初的时候,还真没有把看一些琐碎文件的事情放在心上,可是随着他看的东西越发多了起来之后,他反而从中学到他在书本上面学不到的东西。

    林家族兄在一旁瞧着这个年青人的成长,他很是有一种感叹。

    从前听人说过苏青芷能够嫁给林望舒,是有一个非常好的舅家外,还是因为她嫡亲的兄长足够优秀。

    他现在瞧着苏丰君,他的心里明白了,只怕林家大宅里的长辈们是相中了苏青芷兄弟们的聪慧。

    他再想一想林静琅姐弟的聪明伶俐,他背后跟妻子说:“日后,我们为孩子们相看人家的时候,一定要瞧一瞧他们家里兄弟姐妹的情况。”

    林家族嫂很是不在意的摆手说:“十根手指还有长有短,只要那人家家风不错,那人本性不错,两家人乐意就能成事。”

    林家族兄再想一想自家的情况,他跟着默然下来。

    苏丰君待人真诚而客气周到,他又不是那种不知事的人,他严守着规矩着。

    苏丰君听林家族兄的明示,要他有机会的时候,能跟在王书记官身边学一学。

    林家族兄认为王书记官处理公文很有一套,将来苏丰君科考之后分配当差的时候,有这样的本事,行文也不容易出了漏洞。

    苏丰君过后专门问了问林望舒的看法,林望舒思忖之后赞同道:“我虽然说有时觉得王书记官为人处事太过圆滑了一些。

    可是如我族兄所言,如果有大事要公文的时候,我还是放心由王书记官来处置。

    有机会的时候,你能跟着他学一学是有好处。

    过年前后,我要出外的时候,你就当我的长随,跟着我一块出去,顺带长一长见识。

    读万卷书,有时也不如行千里路体会来得深一些。

    我让你从陈年公文看起,也是让你到一些民生有所了解。

    实际一面,还是要你亲自去感受。”

    苏丰君是苏青芷嫡亲的弟弟,有林望舒作伴,自然就不用那么特意的去回避。

    一家人,常在一处用餐。

    林静琅姐弟待这个舅舅越发的亲近起来,林广辉几乎是要缠着苏丰君跟他一起睡。

    苏丰君是喜欢外甥们亲近,而且他也不拒绝林广辉的意思。

    他这边笑着要应承来,那边林望舒和苏青芷同时反对。

    林望舒跟苏丰君表示,他现在闲暇时间,还是要用来读书,毕竟科考为重。

    苏青芷则是担心林广辉睡觉不太老实,苏丰君日日要早起用功读书,白天又要去官府里长见识,晚上要是再来照顾林广辉,他的身体也耗不起。

    林广辉嘟嘟着嘴巴,苏丰君笑着还是应承他,等到过年时,事情不多,他们两人抵足而眠。

    林广辉欢喜的点头,又小心翼翼的去瞧林望舒的神色,见到他面上没有明显反对的意思,林广辉欢喜的抱着苏丰君的腿,跟他说:“舅舅,走。”

    他们两人现在最喜欢的一种方式,就是林广辉挂在苏丰君的大腿上,两人慢慢的在屋檐下走动。

    林静琅很是羡慕,经苏丰君的鼓励之后,她试过一次之后,她实在不太明白为何林广辉喜欢这般费力的与人玩耍。

    林静琅反而喜欢苏丰君牵着她的手,在官街上慢慢的走着。

    这样,她遇见认识的人,都会欢欢喜喜的跟人介绍苏丰君是她的舅舅,她是一脸自豪骄傲的神色。

    苏丰君多少能够体会她的心思,自然也乐意成全她的心意。

    私下里,苏丰君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芷说:“姐姐,还是离得太远了一些,我写信跟哥哥提了提。”

    苏青芷听他的话,她赶紧跟他说:“君弟,你可不能随便跟哥哥说这样的事情,哥哥心思细腻,只怕他听了后,为了孩子们的心思,他也会想法子来一趟。”

    苏丰君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笑着说:“姐姐,其实不管我跟不跟哥哥说这样的事情,哥哥想来的时候还是会来。

    原本哥哥就与嫂嫂说了,想带侄子们一块来安南城看你们。

    后来我来了之后,哥哥又实在没有空,这才没有来安南城看你们。”

    苏丰君在安南城,除去最初的两日有些拘束外,现在渐渐的自在起来。

    特别是他瞧得出来,他在王书记官闲时就麻烦了人,王书记官待他也是用了心思去教导。

    苏青芷为此又特意上门去了王家感谢了一番。

    王夫人笑着说她太过客气,她还顺带叹息着说:“可惜我生的女儿嫁了,要不然遇见如你弟弟这样的好郎君,一定想寻思一下如何成就这一门好亲事。”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家中无未嫁的女儿,才会说这般话来逗趣。

    苏丰君的来到,引起官街上夫人们的注意力,自然有关他的亲事,也让人很是关心了一番。

    苏青芷以家中有长辈在,自家弟弟的亲事,自有长辈们做主为理由,婉拒了许多有心人的打探。

    林望舒这边则更加好交待,他一个当姐夫的人,在内弟的亲事上面,还真是说不上话。

    苏丰君在安瓮城里早已经能自如应付那些打听的话题,他一律客气的表示,家中长辈们的决思,在科考前,是不会考虑他的亲事。

    有林望舒一张严肃的脸挡着,有心人还是实在不好为难苏丰君。

    再说苏丰君虽说每天会去官府,可是他也不曾拿过一份月俸,而且他所看的公文,也不过是陈年的旧文件或者是早已经公布出来的公文。

    林望舒夜里与两位幕僚先生闲谈时候,也会叫了苏丰君当陪客,有时林家族兄凑巧过来在一处说话。

    林望舒越是与这位小舅子相处,越发觉得他只不过年纪太少一些,经事太少一些。

    过几年,等到他经事多了一些,阅历再广一些,他一样是不会让人敢小瞧了他。

    林望舒也明白苏丰道把苏丰君送到安南城的意思,他有机会的时候,他也想把苏丰君好好的磨练出来。

    自家的孩子,有能干又重情的舅舅,自然是越多越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