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二章左右为难
    林宅里,一家人欢喜用餐。

    苏青芷在用餐前,已经派人送菜到两位幕僚先生处。

    林望景自去了北方之后,他来信跟林望舒说过,自北方会直接转去了南方,归期不定。

    林望景租下来的院子,最后变成两位幕僚先生常住的院子。

    林望舒一行人回到安南城,一时之间,激起无数小风浪,只是那些风浪都与林宅无关,当然与安街上的人,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县丞大人的院子不在官街上,这一夜,谁也不知县丞夫妻商量了什么事情,大家只见到县丞夫人接连好几日面带笑容四处走动。

    粮商回家的时候,两个妾在院子门前候着他们。

    她们先瞧一瞧粮商的神色,再瞧一瞧后面跟着两个女儿的神色,两人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神色,两人一左一右挽住粮商的胳膊。

    她们各自背着的手,朝着自家女儿摆手,示意她们赶紧先回去。

    两个小妾的温言问候,粮商的心里稍稍的舒服,只觉得女儿要学到自家姨娘一半的机灵,他也不会陷入现在进退两难的地步。

    县丞大人在安南城有些日子,他是什么人?他夫人是什么人?

    粮商多少是听说了一些事情,这一次,他计划了好些日子,遇到这样的一个难得机会,他想得很是两全其美。

    那样十拿九稳的事情,最后事到面前变成了那般狼狈的样子。

    粮商跟着两个妾室走了,他的正妻在主院听说之后,冷冷的一笑,说:“算计得这么好?也不瞧瞧,当谁都跟他一样,只要是一个女人扑上去,他都要接下来。”

    粮商正妻的跟着粮商从苦到富足,日子稍稍好过一些,良人就慢慢的变成一个她不太认识的人。

    正妻无数守空房的日子里,从流泪到泪干,再到现在习惯空房一夜到天亮的生活。

    粮商正妻赶走了身边的服侍的人,她在夜里最大的享受,就是数了又数她私存下来的银子。

    粮商在两个小妾有意的打听下,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她们听。

    两个小妾两人惊讶过后,她们转眼又欢喜起来,这事情也没有落到一场空的地步。

    县长大人和他的小舅子那里成不了事情,可是县丞大人这里多少还是成了事。

    她们略有些欢喜的跟粮商说:“那县丞大人可提过,几时来花桥接人去啊?”

    粮商瞧丰她们两人,只觉得她们眼光短浅,他淡声说:“县丞大人家里是那么好入的吗?”

    两个小妾很是失望的瞧着他,说:“小姐们已经给县丞大人抱过,还给他在人前那样的亲过。

    她们要是不入县丞大人的院子,她们又能许配什么样的好人家?

    老爷,你舍得贴嫁妆,把她们嫁给那些穷汉子为正妻?”

    粮商的脸色变了变,他好不容易从辛苦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是再也不愿意回头过苦日子。

    两个小妾见到他的脸色变了,两人的眼里再无紧绷的神色。

    两个小妾拉着粮商的手,再一次娇声说:“老爷这么能干的人,一定能够成全小姐们的心事。”

    粮商想着县丞大人那事之后,虽说脸色是阴沉下来,可也不曾当面直接训斥过人。

    粮商再想一想,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发生的事情,就是县丞大人想要赖掉,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粮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两个小妾越发体贴周全的服侍他。

    一夜过后,第二天,那英雄救美有了最为真实的流言说明。

    县丞大人给描补成成难得的英雄人物,他一力解救了两位少女的失足之苦。

    粮商亲自出面作证,县丞大人救人的事实,当然他也表示,他家的两位女儿愿意姐妹同心以身相许恩人。

    再有同行官员的下人们,在有心人寻问的时候,他们失言也证明了差不多如粮商所言。

    县丞大人出入官府的时候,都得到许多恭贺的声音。

    县丞大人大约第一次撞上这种直接送上门来的桃花,而且一来还是两朵姐妹花,他一时之间反应还有些严肃。

    王喜儿来林宅跟苏青芷说起外面的传言,她笑着说:“外面的传言越来越有趣,我听人说,还有人去守在粮商家门外,想瞧一瞧到底是如何美的两朵桃花,如此的吸引人。”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好笑说:“县丞大人那里有消息了吗?”

    王喜儿叹息道:“就是没有消息,大家才会着急。听说县丞大人听别人提及这桩事情,就是一脸严肃的神色。

    县丞夫人是满脸的喜气,这对夫妻,瞧得大家不知道他们夫妻到底如何想?

    行与不行,也应该早早给一个交待?别这样拖着,误了两个小女子的佳期。

    行,那就早成事。不成,那就让两朵桃花另落别的枝头。”

    苏青芷觉得安南城的风气还是比较开通,这般情形下,两个女子还能有别的选择。

    苏青芷惊讶之下,好奇的问:“她们在众人面前出了这样的事情,还会有人家愿意上门求娶为妻?”

    王喜儿轻轻的点头,说:“她们家里补贴一些嫁妆,穷汉家里还是愿意抢着娶这样的妻子归家,她们又不曾失身。”

    苏青芷听后沉思许久,说:“也是可怜人。”

    王喜儿一脸不屑神色,说:“有什么可怜的地方,我听人说,她们可是主动拼命也要去扑到男人身上去。

    县丞大人也不是不愿意,只不过是不想出彩礼,就这样拖一些日子。

    县丞大人要是真不愿意,在那两人扑过来的时候,也会如林大人和苏少爷一样闪避开去。

    就是避不开,让两个女人占了便宜,当时也应该避嫌表示一下。

    县丞大人是默认了,才让在场的大人们,一样跟着沉默下来。”

    这两日里,林望舒私下里面跟苏青芷也是这般说的,县丞大人大约是默认了,他的心思是动了,有心想要收下那两人。

    只不过这几日闹得太过热闹了一些,他想冷一冷流言,然而缓些日子顺势就成了局。

    当日大好的机会,在那般的情况下,他想要撇清了关系,只要他出声,大家能顺势为他见证意外之事。

    就是后来城里有流言传出来,大家出面作证,也能让流言很快散去,而不会闹成现在这般左右为难上不了下不了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