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强悍
    县丞大人和两位桃花女的韵事,在这个冬天里越传越有些离谱,传到后来县丞夫人变成了离间他们一往情深感情里面的恶人。

    县丞夫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让一抬桥子去粮商家后门接两个小女子入门。

    粮商的小妾们还有些纠结,两个小女子一样有些不乐意,她们想象的可不是就这样的入县丞家的门。

    县丞家的管事妇人瞧着这般情形,她直言,她家夫人吩咐下来了,就这么一次的机会,如果两个小女子对大人真心实意,自然愿意成事来上桥。

    如果粮商家的女儿清高自洁,她们宁愿守节一生,那么县丞夫人好心也愿意成全她们的心意,还会奉送十两银子了结县丞大人在此前无意当中结下的缘份。

    两个小妾也不再纠结,两个小女子一身粉衣娇羞着用帕子遮了一半脸,两人挤着上了桥子。

    县丞夫人在桥子上面,还是让人挂了一大朵粉红的花,以示县丞家迎小妾的热闹心思。

    县丞家的院子前后守着人,大家瞧着桥子自后门进,抬桥人从后门出来的时候,便有人上前问。“

    两个抬桥人是一问三不知,只是说了,别人家给银子,他们做事,别的事情,他们不看不问不听。

    县丞大人这一日照旧当差,第二日,大家仔细的远远的瞧过他面上的神色。

    大家丝毫瞧不出他的面上,有几分昨夜又当了两次新郎的喜色。

    这桩美事,最后是成了。只是从头到尾,县丞大人都是那个相当无奈而又无辜的人。

    自此之后,流言渐渐的散去,有别的事情掀起来,谁也不会去再有多的闲心关心县丞大人内院里的事情。

    然而自此之后,苏青芷和王喜儿不约而同都有些瞧不上县丞大人,只觉得安南城所有的官员只有他最会装。

    两个内宅妇人的看法,自然影响不了男人们的看法。

    林望舒私下里是瞧不上县丞大人的处事方式,然而他和两位幕僚的意思一样,还是多少认同他后面息事宁人的做法。

    林望舒跟苏丰君很是诚挚的表示,将来他要是遇见到县丞大人这样的人,可以客气的当同僚看待,却不能当成知交好友般的来往。

    苏丰君轻轻的点头,他现在重新看一些书的时候,他觉得慢慢的体会到内里深意。

    他写一些文本的时候,他自个也瞧得出来,比从前写得要老道许多。

    果然如他的夫子和兄长所言,他是不曾经事,所以笔力薄弱。

    人生百态,苏丰君闲了的时候,他更加喜欢捧着书,静默的陪在苏青芷的身边。

    苏青芷身上那种宁静气场,让苏丰君很是心静。

    苏青芷多少明白苏丰君的做法,她当年喜欢捧着书在苏丰道的书房里看书。

    苏丰道照旧他的读书写字,而苏青芷却觉得很是心静,能好好的看书。

    世间的琐事太多,烦乱太多,干扰太多,有时唯有在亲密的亲人身边,能寻找到心里一时的宁静。

    苏丰君初涉繁杂的世事,他是聪慧,可是他的本性还是太过纯良了一些。

    苏青芷静心抄书,她抬眼瞧见苏丰君正看着她。

    她冲着他微笑了起来,问:“君儿,你是有什么话想要问我吗?

    那你现在赶紧问,一会喜儿醒了,可是会缠着你不放手。”

    苏丰君喜欢亲近外甥们,特别是林广喜别看年纪小,每次见到苏丰君那种亲热不松手的劲头,让苏丰君很是享受。

    特别是他还能瞧见姐夫故意展露出来的酸意,他也越发愿意照顾小外甥。

    他现在听苏青芷的话,想起想要问的事情,又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苏青芷笑眯眯瞧着苏丰君,家有俊俏弟弟可以直面欣赏,实在是一桩大快人心的事情。

    苏青芷想起王喜儿的羡慕她有一个好弟弟的神色,她是那样的好心安抚她:“喜儿,你还来得及,把儿子们都生得俊一些,将来他们大了,你一样会骄傲而自豪。

    你现在别羡慕我,那是我父母的功劳。

    你瞧一瞧,一家子的兄弟姐妹,就我生得差一些,我都不曾失望过。”

    王喜儿几乎是冷笑的瞧着她,说:“苏九,你要说你生得差,那是你早上起来没有照镜子的原因。”

    苏青芷立时有一种误交损友的感觉,王喜儿现在她的面前,那是丝毫不掩饰本性里的嚣张气焰。

    苏青芷当着王喜儿的面,笑眯眯的怼回去说:“喜儿,你的意思我生得不错啊。

    我太高兴了,能获得你这样的一个美人儿转着弯子夸一夸。”

    王喜儿如果容貌不美,也不会被王家人瞧上眼。

    王喜儿和苏青芷相处久了,她比苏青芷更有一种看错人的感觉。

    然而两人反而因此相处得更加亲近,王夫人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

    自家王大儿媳妇在苏青芷面前,那是完全入下包袱说话,大约比在自家儿子面前还能放得开一些。

    苏青芷还是跟从前差不了多少,为人处事都是相当温雅。

    王夫人提醒过王喜儿,要她有空的时候,还是寻苏青芷多看几本书,不求学到苏青芷骨子里面的东西,至少面上装一装样子总行。

    王喜儿听王夫人的话,她很是纠结啊,她要是学到苏青芷骨子里面的东西,只怕王夫子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王喜儿的心里面那根刺是在时光里软化了不少,可是她的心里只要想起那事情,她还是忍着一把心头火。

    她跟苏青芷说了她的心思,苏青芷跟她说:“别人不想让你好过,你为何要为别人想得太多,哪怕那人是你的夫婿,你也要想法子先收拾了他。

    当然你的儿女除外,他们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那是你这个当母亲的人,没有在小时就把他们教导得好。”

    王喜儿只为林望舒捏一把冷汗,这当妻子的心里面,明显是儿女高过自家夫婿,她不知那位特别聪明的大人知不知情。

    只怕是早已经知情了吧。

    可是有这样一个内心强悍的妻子,他知情也没有什么用。

    因为苏青芷绝对是不会承认事实,她只会嘴上认定她待夫婿要比儿女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