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四章不相劝
    过年前,林望舒托人把年礼送回安瓮城。

    林望景已经来信说明了,他是赶不回来过年了。

    林望舒接到林望景来信之后,他是相当的无语,那人现在是越走越远了。

    苏青芷听林望舒说了之后,她有些羡慕之余,又想起刘氏的难处。

    她叹息着说:“过年的时候,三嫂会因为三哥的事情,听许多闲话。”

    林望舒直接摇头说:“女人们都是闲得慌,才会有那么时间来说别人家的闲话。”

    苏青芷听他的话,好笑的瞧着他说:“你别说女人闲话多,就你们那位县丞大人的事情,我听说也是男人们先提起来的,才会有后来的流言。”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脸,说:“芷儿,你可以再笨一点,你要是太过聪明就不太好。”

    苏青芷怒眼瞪着他,她把抄录的书册交给他的时候,他夸她果然是聪明人。

    他现在是用不着她了,心里就盼着她笨一些了事。

    林望舒瞧着她的神色,他笑起来说:“傻啊,傻人有傻福。我想你有福气到老,自然盼着你笨一点。

    你有我这样一个聪明的夫婿,也用不着太过聪明。

    越是聪明的人,这一世只怕越会辛苦。”

    苏青芷抬眼望着林望舒,只觉得他是有心事。

    苏青芷想来想去,安南城最近好象没有听说什么事情,大约是林望景不归的消息吧。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说:“你是担心三哥在外面的安全吗?”

    林望舒轻轻的摇头说:“三哥那人很是机灵,他们一起同行的人,也都不是简单的人,我是不太担心他的安全。

    只是父母在,不远游。时日长了,对三哥还有侄子们总是有些不太好。”

    苏青芷想明白过来,她微微笑了起来,林家五太夫人有些扲不清,可是林家五老太爷却不是那样的人。

    只要林家五老太爷一直活得好好的,林望景和其子的名声自然是不会受影响。

    再说林望景去北方和南方,多少还是送了好几次货物入安瓮城,至少五房今年的公中比往日要好太多了。

    明氏在给苏青芷的信里面,感叹过林望景的辛苦之后,也特意说了说林望景对家中公中的功绩。

    苏青芷明白明氏信里的提点,她那是想让五房众人都记得住林望景的付出。

    苏青芷握着林望舒的手,很是肯定的跟他说:“大嫂记得住三哥的付出,我和二嫂三嫂也明白三哥的不容易。

    你们是嫡亲的兄弟,自然是不会由着别人胡说毁小三房的名声。”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苏青芷的头说:“我这真是太过关心则乱,还没有我家小芷儿想得明白。”

    林望景的家书送往安瓮城的时候,距离年边很近很近,许多归家的浪子,正行走在路上。

    林家五老太爷淡然接受下来现实,林家五太夫人却是看了家书之后,她是气得拍桌子叫道:“这个不孝子,父母在,不远游。

    他这是越走越远,过年都不愿意回来面对老父老母。”

    林家五老太爷淡淡的抬眼看着她,说:“你这一日日里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你都不记得老三是为了谁在外面奔忙了吧。”

    林家五太夫人瞧着林家五老太爷面上的冷色,她低声解释说:“我不过是挂念他在外面太过辛苦了。”

    林家五老太爷冷笑瞧着她,说:“你要是在外面胡说八道,影响了老三和小三房孙子们的事情,你看我们林家谁能饶得了你。”

    林家五老太爷是面对着林家五太夫人都觉得心里烦燥,然而这个女人,他又不能不来面对。

    林家五老太爷把袖子一甩,他直接走了。

    林家五太夫人木然坐在桌旁,她那有瞧不明白林家五太老爷瞧着她时,那眼里越来越厌烦的神色。

    林家五太夫人只觉得面对这样的林家五老太爷心里胆怯,她心里下意识有些不敢面对。

    她担心着,她只要敢再多做一次林家五老太爷看不顺眼的事情,这一次林家五老太爷对她绝对不会手软。

    明氏妯娌担心了许久的事情,结果因为有林家五老太爷的警告,林家五太夫人在人前表现得不错。

    林家许多有心人的打听,都给林家五太夫人出面挡了回去,她跟人直言,过年时,林望景在外祈福无法归家。

    林家五老太爷听人提了之后,自然又去陪林家五太夫人一块用了几次餐。

    明氏如今心里明透起来,她跟刘氏说了说林家五老太爷做的事情,她叹息道:“人活着真不容易,纵然是年纪大了,也不得不为了儿孙们,在不想见面的人面前弯腰下来。”

    刘氏听明白明氏的意思,明氏与林望从夫妻之间的事情,就如她所说,她是不想面对林望从,可是为了儿孙们,明氏还是客气的和林望从相处。

    刘氏年纪越长,她越是知道这样的事情,是无处可以劝。

    许多人在刘氏面前说,明氏这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一个那般待她诚心的夫婿,明氏竟然舍得一直冷了心待自家夫婿。

    可是刘氏嫁进来之后,她是瞧着明氏一天天变成沉默的性子,然后她在儿女们长大之后,她再变回那个面带温和笑容的人,只是她对林望从的心淡了也硬了。

    在安南城的时候,刘氏瞧见林望舒对待苏青芷,她那时节就想起林家大宅里那些年纪大的夫人们提起过的事情。

    她们说,当日林望从待明氏的好,那是远胜过林望舒待苏青芷的好。

    结果又怎么样,林望从还不是一样纳了妾生了庶子女。

    安瓮城时,林望舒待苏青芷是好,刘氏瞧着也不曾有什么多的羡慕之处,只是觉得他们夫妻感情不错。

    可是她来安南城之后,她瞧着林望舒待苏青芷的好,这种好,明显是已经深入骨髓的好。

    刘氏忍不住想,如果那时林望从就是没有林望舒待苏青芷的这般好,只怕也差不了多少,才会让人一提再提及起来。

    后来明氏独守空房的日子,这种好,岂不是变成刀子一样总是慢慢的割着她的心。

    自安南城归来之后,刘氏再也不对明氏转着弯劝她了。

    在旁人相劝的时候,刘氏会帮着转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