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不同
    明氏觉得刘氏自去一趟安南城之后,她心情好了,待她这个当大嫂的人,那一样是体谅多了。

    明氏常听刘氏说安南城是一个好地方,她准备着有机会的时候,再劝刘氏跟着林望景去安南城小住一些日子。

    结果这一年下来,林望景本人都不曾有机会在安南城小住,现在更加说明,他人还在南方。

    南方在哪里,明氏的印象里面,那就是一个没有冬天没有雪的地方。

    刘氏失望的面色,小三房侄子们失落的神色,明氏全瞧落在眼里。

    林望景这一年当然也不曾忘记安瓮城里的家人,他在北方时,派人送来北方的东西。

    他去南方的时候,又派人给家里送来南方绵软多彩的布料。

    他不在安瓮城里,家里人,反而比从前多念叨起他。

    明氏私下里面还是去宽抚了刘氏的心,让她不要轻信别人那些胡乱的猜想,信了,易伤了他们夫妻的感情。

    明氏是关心林望景夫妻,她盼着这对夫妻感情融洽。

    明氏的心里面,只要不面对林望从的时候,她是觉得现在这般过日子舒服又自在。

    可是她从来也不曾想过,要让身边的女人们,都如她一样想得通透过来,大家一起过这般的日子。

    明氏觉得千人有千人过日子的方式,刘氏还是过着她那种心里有所盼望的日子为好。

    明氏在年前悄悄写信给苏青芷,关心的主题,就是寻问林望景给林望舒的信里,可曾透露过别的意思。

    这男人要变心的时候,是女人防不胜防的时候。

    大雪的天气,明氏的信到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要过年的时候,苏青芷就是有心回信,也要等到年后。

    在明氏的信到来之前,苏青芷还真没有对林望景在南方久留不回,做过别的设想。

    明氏的信,还是提醒了她。

    苏青芷直接问了问林望舒:“舒哥儿,你说三哥这样在外奔跑,有没有可能遇见意中人?”

    林望舒瞧了瞧莫名的她,说:“三哥那样的人,不会是轻浮的性子。

    再说意中人会如此好遇,那也不叫意中人,那叫乱情中人。”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说:“话本子里说,越是让人想象不到的人,越能做一些让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王夫人和傅夫人跟我平日里闲谈,也说过,世间的事情,人心是最难捉磨的。

    特别是男人们在外面,最喜行那种英雄救美的好事情,每次都能得美到手。

    夫君,男女之情,只要遇上,只怕是山崩地裂也拦不了三哥的冲动。”

    林望舒多少明白苏青芷话里的意思,只是他的心里面还是相信林望景。

    他瞅着苏青芷很是冷静的说:“日后,少看一些能移性子的话本子。

    至于王夫人和傅夫人的话,你就拾一些能听的话听一听,别的话,就当成不曾听过。

    什么英雄救美?好端端的女子,怎么会给人机会去解救她。”

    苏青芷冲着林望舒笑,直把他笑得无话可说。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笑脸,他伸手捏一下她的脸,笑着说:“顽皮,你现在的样子,就象从前跟你表兄弟在一块的样子。”

    果然是发生过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快的涂抹过去。

    只是苏青芷用一种懵懂不明的眼神瞧着他,说:“夫君,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家是有跟我长得有些象的表兄弟,我自小就是端庄的性子。”

    林望舒笑眯眯的瞧着她,说:“芷儿,行,你自小就是端庄的性子,还好,你嫁我之后,在我面前没有端庄到底。”

    苏青芷瞧着他轻叹息道:“夫君教导为妻的本事,实在高明啊,就这般轻易让我易了性情。”

    林望舒被她一本正经的神色逗得笑了起来,苏青芷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说:“夫君,孩子们睡了,你可别笑得太大声音。”

    林望舒那会放过自行扑过来的人,自然是抱着一起温暖了短短的冬夜。

    苏丰君留在安南城过年,苏青芷和林静琅姐弟很是欢喜,林广辉直接跟苏丰君示好,他愿意晚上陪着舅舅一块睡。

    苏丰君见到外甥这般有诚意的表示,他也乐得带着林广辉一块睡。

    然而当天夜里,林广辉就带着当舅舅的人一块在海上游了水。

    苏青芷早早的有所准备,她担心林广辉跟苏丰君在一处时玩得太高兴,半夜里,有尿意也会醒不过来,就早备好了换洗被褥和衣裳放在房间。

    苏丰君半夜里起来,他和小厮一起轻轻摸摸的换了床上东西,又用炉上的暖水给他和林广辉都擦拭了身子。

    第二天,苏青芷听管事妇人提了提前院要换洗的被褥和衣裳后,她赶到前院,见到苏丰君一声呵欠接一声的在院子里活动。

    她瞧见后,说:“君儿,天色还早,你也不用日日起的这般早啊。”

    苏丰君回头瞧见她,笑着说:“姐姐,我已经习惯了日日这个时辰早起。我下午的时候,午睡一会就会好。”

    苏青芷瞧着他,说:“今天晚上辉儿再缠着你,你也别放他跟你一块睡了。你睡得好,才能用心读书。”

    苏丰君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着苏青芷说:“姐姐,不怪辉儿,都怨我,你跟我说了,他晚上睡前不用喝水,我昨天睡前喝水的时候,就随手给辉儿多喝了一杯水。”

    苏青芷进房去见了还在睡的林广辉,他很是舒服的睡着样子,让苏青芷瞧着就心暖了许多。

    苏丰君跟在她身后进来,他瞧见苏青芷笑看林广辉的样子,那分明是极其喜欢的神色。

    苏丰君来到安南城之后,他瞧得出来,林望舒是极其喜欢林静琅,他又表现得很是疼爱幼儿林广喜,反而待林广辉面上没有那么多的笑容。

    苏青芷瞧上去待三个孩子都差不了多少。

    苏丰君想一想,他跟苏青芷低声说:“姐姐,辉儿很是可爱,为何姐夫待辉儿总是一脸严肃神色?”

    苏青芷想着林望舒的做法,她私下里也劝过他,不必现在就这般严肃的对待林广辉。

    林望舒则表示,林广辉是他们这一房的长子,他生为长子,就要担他应该尽的责任,他自然要自小让他明白这一点,他要是放纵了孩子,他就没有尽到为父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