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亲人
    苏青芷只觉得苏丰君处事胜过他年纪的老练成熟,他所不足之处,大约就如林望舒和苏丰道所言,见识和阅历清浅了一些。

    她心里很是感慨,苦难总是让人早熟。

    哪怕苏丰道尽了最大的心意,一心护持着弟妹们平稳成长。

    他还是代替不了父亲的作用,哪怕那个父亲在的时候,他也常常无作为,可是他在,他的麻烦就能由他去解决。

    苏青芷瞧着苏丰君跟他说:“那两人再来寻你,你别再理会她们。

    她们是白眼狼,父亲在的时候,待她们胜过嫡亲的儿女,可是最后又如何?”

    苏丰君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管是苏丰道还是苏青芷提及那庶妹来,他们的神色都是相当的不屑。

    苏丰君后来还是悄悄让人打听了消息,他很是庆幸他没有面见那两位庶姐,那两人完全是扲不清的性子。

    自此之后,苏丰君不管那两人如何派人送信说苦处,他再也不曾让人理会过。

    苏家的事情,苏丰君说得多,只是有关苏青葙的事情,苏丰君说得不多。

    苏青芷忍不住问了他,苏丰君笑着说:“大姐和大姐夫一家样样好,我思来想去,好象没有什么能跟姐姐说的地方。”

    苏青芷在心里轻叹一声,苏青葙自嫁人之后,那是一天又一天把夫家的人和事珍之又珍。

    苏青芷不觉得她这样有什么不好,只要她日子过得好,苏丰道兄弟也能安心许多。

    只是苏丰君大约心下里多少有些不平,少年人,总会有些意气行事。

    这样的苏丰君,正是他这样的年纪应该有的模样。

    苏青芷笑着又一次问了苏青荨和苏丰正还有侄子们的事情,苏丰君笑着再一次跟苏青芷细细的说了他们的情况。

    苏丰君瞧得明白,林望舒在安南城任职很是平顺,很有机会会继续任职三年,那么苏青芷短期内还是无法回安南城。

    苏青芷瞧着苏丰君接连陪了她好几日,她想一想跟他说:“君儿,那天挑一个好的时辰,你陪姐姐和外甥们去茶楼里听书?”

    苏丰君很是惊讶之后,他立马笑了起来,说:“好,姐姐,这样的时节,各家茶楼说书的人,讲的都是高兴事情。我们挑一家安静茶楼在听说书。”

    林望舒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听苏青芷提了提,立时表示,他也有空闲陪着他们一道去茶楼里听说书。

    苏青芷抬眼瞅着他,然后说:“行,那你排出时间来,我再让弟弟去定一间包厢。”

    林望舒望着苏青芷立时表示说:“娘子,我后天就有空,明天官府清理过后就闭了门。”

    苏青芷上下瞧了又瞧他,说:“你不用应付那些大商人?”

    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安南城风调雨顺,我这个一县之长,还用不着为了民生在他们面前低头。

    在这之前,只不过想利用机会,好好的认识一下人。

    现在人也认得差不多了,每年大家有机会一起用过餐,就不用再来加深交情。”

    林望舒仔细的瞧一瞧苏青芷的神色,他一下子反应过来,立时笑了起来,他伸手轻捏一下苏青芷的鼻子。

    “醋坛子。我不带君弟去,是因为我不想那些人借着机会跟君弟去攀上什么交情。

    再说君弟这般的年纪,我也不想给别人去用心算计了他的亲事。”

    林望舒低声跟苏青芷解释,他的眼里闪过锐利的神色。

    有些人,实在是太过奢望。

    而林望舒是从来不会成全别人那种野心,他只会无意当中让别人那心思夭折在半路上。

    原本这些事情,林望舒想要隐瞒住苏青芷,现在瞧着她的神色,他想一想,还是痛快的跟苏青芷说了说。

    苏青芷听后呵呵的笑了几声,说:“君弟如果是那样轻浮性子的人,我哥哥也不会放他来我们的身边。

    一些些银两,就想买了我家弟弟嫡妻位置,他们也太过高看那些银子的价值了。”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笑了起来,说:“有君弟来安南城一趟,我也能明白那些商家的心思多。

    从前瞧着他们一个个人模人样,还真瞧不见他们这一面。

    我跟他们说了,我妻家人也不少,内弟自有自家长辈做主,我一个当姐夫的人,是不能越过妻家的长辈乱去主张。

    他们要有本事,就去打动你哥哥。呵呵,我心里盼着他们去烦扰了你哥哥。

    你哥哥安静了好几年,有送上门去给他收拾的人,想来他也能多动一动心。”

    苏青芷瞅着他,赶紧跟他说:“你可别给我哥哥招惹了什么麻烦事情。

    我哥哥对君弟的婚事很是慎重,绝对不会随意与人结下亲事。”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心里深深的怀疑自家妻子到底了不了解她嫡亲的兄长和弟弟。

    苏丰道那心思可比他还要深沉,就凭他娶了赵氏,这些年能让赵家上上下下赞叹一声,他就不是那种能让人小瞧的人。

    苏丰君现在年纪是轻,可是这是一个有肉的包子,只是把肉暗藏得深,旁人常会误以为他是一个不用去品尝的白面馒头。

    苏青芷是深信兄长和弟弟们的纯良,苏家就不曾有过真正的家乱,能让苏家的男子们有机会培养一些阴暗的心眼出来。

    苏丰道就是将来会变成很有谋略的人,那也是世事逼人往前行。

    林望舒只觉得不应该跟妻子提及她的兄弟,那是一个深坑,哪怕是明摆在面前事实,自家的妻子也会深信娘家兄弟的不得以。

    林望舒可是领教过苏丰道那小小的算计,他是没有那种心思,才没有被苏丰道算计成功。

    这要换成一个心思轻浮或心思纯良的人,只怕苏丰道早把他没有瞧上自家妹子这门亲事给算计没有了。

    林望舒其实能够体会到苏丰道对待妹妹的用心,只是那个人是他本人,他在好长的时僮,一直有些接受无能。

    林望舒和苏青芷夫妻感情越深,他有时候越觉得有那样的一个大舅子,实在是一件烦人的事情。

    他待苏青芷不管如何的好,在她的心里面,她的哥哥还是她心里面最为重要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