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关心
    苏青芷有时是猜不透林望舒的心思,她也不愿意一定要了解林望舒到了他脚指尖尖的地步。

    她对林望舒了解她的程度,每一次都会展现出惊讶,她以为他不了解的时候,他会表现出他对她的深刻了解。

    可是有时候,她觉得他能够了解的时候,他又表现出茫然来。

    这大约就是男女感情里最为奇妙的地方,你从来算不到你们两人什么时候最为默契。

    林望舒很喜欢苏青芷这样凡事不纠结到底的性情,他看她,是一眼到底。而她看他,却总有一种不露外面的佩服信赖感觉。

    苏青芷无意当中的行事,直接戳中了林望舒心底大男人最中心的软点。

    过年的时候,林望舒带着家人去茶楼听说书。

    他们出发的时间,不算太早,在这样的日子里,官街上照样是不太热闹。

    官街上住的官员,他们大多数是外地人,纵然是有女儿,她们长大之后,那亲事的选择,也宁愿在故地的挑选合适的人家。

    傅夫人就是这样把女儿重新嫁了回去,就是儿子定下亲事的前,他们也跟对方家里说是了情况,他们一家人将来是会回家。

    如从前安大人这般选择把嫡子留在安南城的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的情况。

    官街上,只有王家过年会比较的热闹,他们家又在街头,不管是如何的热闹,也影响不到官街上别的人。

    林望舒一家人走出官街之后,才感受到安南城过年的气氛。

    平日里热闹的街上,明显是冷静了许多。

    苏青芷多少有些担心的回头瞧向林望舒,他抱着林广喜笑着说:“别担心,茶楼里过年也不会歇业。”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她牵紧林静琅的手。

    他们一家人特意不曾坐马车出行,只想着慢慢的品尝一下过年时,这个城市里的风景。

    路程不是太长,两个小的孩子,自有林望舒和苏丰君抱着行路。

    苏青芷弯腰问林静琅:“琅儿,累了吗?”

    林静琅笑眯眯的抬头望着她,说:“母亲,我不累。母亲,街上,都没有很多人在走路。”

    一年到头,安南城这最热闹的街上,大约也只有这样的日子,显得人少,而且大家能够自在的行在这条街上。

    街上许多店铺都是紧闭着店铺门,上面用大红纸标明开门的时间,瞧上去,都不会歇业太长,大多数是选择官府正式开门的日子。

    苏青芷和孩子们在茶楼里包厢里坐下来,她面上好奇神色,让林望舒心里略有些酸意。

    他以为他给了这个女子,他的所有能给的东西。

    而现在他知道,他从来不曾给予过这个女子他的全部,他只是自以为是给了许多。

    苏青芷一向要的不多,而且她待他,从来不是那种吝啬的人,一向是给他了所有。

    苏丰君只觉得他和外甥们是这个包厢里多余的人,现在自家姐夫的眼里只有姐姐。

    苏青芷抬眼瞧见林望舒眼里的神色,她冲着他微微笑一笑,说:“夫君,今天你可要陪我们好好的听一听说书。”

    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他让苏丰君来定包厢的时候,就专门挑了今天这样大年初二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街上没有多少人,而且茶楼里人也不多,他们一家人可以坐在楼下包厢里静静的听一会说书,还可以推开临街的窗户瞧一瞧外面的风景。

    包厢里很暖和,苏丰君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这间茶楼一楼是有地暖的,还是要微微的开一扇天窗透气。

    苏丰君直接叫店小二进来打开最上面的那扇窗,风,吹透了过来,对于一路行过来的人,反而有一种透气的感觉。

    林静琅已经直接去推窗,街上多了一些行人,他们望着行人,那些行人好奇的望着他们。

    林静琅很快的关闭了窗子,苏青芷抬眼望了望那扇打了窗,只觉得这间茶楼里东家心思的巧妙体贴。

    林望舒伸手摸了摸了林静琅头发,说:“一会,我们在街上走一走。”

    林静琅满脸欢喜神色点头说:“好。”

    茶楼的东家是一位中年人,他看人的时候,能够让房里所有的人,直面他的热情和诚意。

    他亲自出面来招待人,林望舒谢了他的好意,跟他表明,只是想一家人安静的听一听说书,再品尝一下他们茶楼里的美味。

    茶楼的东家亲自给苏丰君和三个孩子发放了红包,他直言,在过年的这五天里,只要进了茶楼里的孩子们,都会有一个红包给他们压岁贺新年。

    苏丰君自然是要推拒红包,然而茶楼东家言明,他不曾成亲,在他的眼里,苏丰君一样是孩子。

    苏丰君瞧一瞧林望舒,见到他微微点头之后,只能笑纳了茶楼东家的这份美意。

    等到东家走后,苏丰君拆了红包,大家再看了看林静琅姐弟的红包,一样轻舒了一口气,红包里果然如茶楼东家所言,只是一份恭喜的表达。

    林望舒是欢喜茶楼东家的做法,他跟苏丰君说:“这是真正有本事的生意人。”

    苏丰君在定下包厢的那一日,就先定好点心,还有定下中午的餐食。

    说书先生上场的时候,醒木要拍桌子前,东家特意派人来包厢里提醒了他们。

    苏青芷怀抱着林广喜,林静琅姐弟在苏丰君身边,两人都是一脸兴奋神色。

    林望舒伸手轻捂住林广喜的耳朵,他很是不喜的扭着头,林望舒瞅着他说:“喜儿,缓一缓,父亲就松手。”

    林广喜以为林望舒在与他玩耍,他很是安顺的由着林望舒捂耳朵,那眼睛瞧着林望舒,小嘴笑得口水都掉下来。

    林静琅这个好姐姐,立时拿出帕子帮他擦拭起来,一边擦,一边低声提醒说:“喜儿,这是在外面,可不能让人看到你掉口水的丑样子。”

    林静琅和林广辉这对姐弟,是立志要让弟弟当一个俊俏的小孩子,可不能再让他象出生时那样的丑美。

    外面说书先生的醒木一拍,茶楼里立时少了许多说话的声音。

    苏丰君一直注意着两个大外甥,见到他们两人脸上只有惊讶的神色,他便安心的坐在桌子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