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庆幸
    这一日,林望舒一家人都觉得过得愉悦,晚上,也安睡得早了一些。

    第二日,林家族兄一家人来到林宅,两家人在一处热闹了一天。

    第三日,林宅的人前往林家族兄的家里,两家人继续热闹一天。

    第四日,每五日,林望舒把日子排得满满的活动,一家人还借着机会去了阳翠山。

    马车当然是停在距离阳翠山比较远的地方,一家人远远的赏了一次山景。

    雪,覆盖的阳翠山,晶莹闪光。

    林望舒一家只赏了一会景,林望舒便拉下窗子,阻止他们继续赏下去,说,雪光太亮,常看易伤眼。

    孩子们只要能出来玩耍,三人表现得都非常的高兴,就连最小的林广喜这几天都着急的想要开口说话。

    可惜他说的话,还是大家听不懂的婴儿话,他有一对好兄姐,很是用心的帮着翻译了他的婴儿语言。

    林广喜反正不管是哥哥帮他说话,还是姐姐帮他说话,他都会连连点头,仿佛是表示认同了兄姐们解释。

    苏丰君瞧着他,只觉得外甥们个个聪慧可爱,他很是喜爱的看来看去。

    过年前,苏丰君就跟林望舒提了年后归家的事情。

    林望舒让他暂缓在苏青芷面前提及回家的事情,他会在适当的时候跟苏青芷说一说。

    苏丰君轻点头,他自然明白苏青芷舍不得他的心思。

    他和姐姐能多一天团聚,那就多一天的欢喜吧

    林望舒跟他提了,等到过年之后,他再去跟王书记官几日后,他等一等消息,看一下林望景能否赶了回来。

    如果林望景那边赶不回来,就立时安排他回安瓮城的事情。

    如果林望景能够赶了回来,则安排他与林望景一路同行安瓮城。

    苏丰君是深深的感念林望舒这个姐夫待他的用心,如果他有运气能够跟林望景一起回安瓮城,在路上,他自然能够寻到机会,向林望景请教有关南北方的事情。

    年,就这样的过完了,林望景的家书也在这个时候到了林望舒的手里面。

    林望舒看了书信之后,只觉得苏丰君是有运气的人。

    林望景现在已经在来安南城的路上,说春天里事情多,他要赶着回来安排一年的光景。

    林望舒略有些惊讶之情,林望景身边用的管事,都是五房老到的管事,有他们在,那可能用得着林望景急急的赶了过来。

    林望舒回头来细细问了问苏青芷,问林望景身边的管事,在年前有没有来派人来过林宅?

    苏青芷仔细的想了想,她轻轻摇头说:“不曾。”

    她瞧林望舒的神色,说:“夫君,往日那些管事也轻易不会来林宅。三哥一直不在安南城,他们就更加不会来林宅。”

    林望舒听苏青芷提过,林望景在安南城的商事,一般在冬天前就已经处理妥当了。

    他安心下来,只觉得他现在心思太多了一些,他笑着跟苏青芷感叹说:“果然人的年纪大一些,想法就会多一些,三哥只是经过安南城的事情,我都会多一些担心。”

    苏青芷瞧着他,叹道:“可惜我不是特别能干的人,我无法能帮到你。”

    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说:“幸好你不是长袖善舞之人,你这样就是无心得罪了人,也只会是一些不厉害的小人。

    你夫君还是能护得住你安稳。

    芷儿,你只要在我的身边,安稳的过日子,就是对我的最大帮助。”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好,我会一直安稳的和你一块过日子。外面的风风雨雨全交给夫君去处置,我在家里会照顾好儿女。”

    林望舒瞧着她轻摇头,说:“谁家都是男人们在外面理事,家里的事情,只能由女人主理事务。

    我家娘子能干,照顾了家里的事情,还能有空出时辰,还懂得心疼我在外面的不容易。”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她转而笑着跟他说:“夫君,我不太懂得如何时时去哄得你高兴。

    要不,你闲着的时候,你教一教我吧。这样时日长了,我一定会哄得夫君瞧见我,就是满脸的笑容。”

    林望舒冲着她接连摆手,说:“别,你现在已经不用哄我,我瞧着你高兴,我心里就跟着很是高兴。

    我要是再来教你如何说甜蜜话来哄我,我怕这一天里便会无心公事。

    娘子,你这样很好。你如果有心想要时时哄我,那就全部存着。

    等到我老了,辞了官职,那时候,你时时把存下来的甜蜜话再一遍遍的说给我听。”

    苏青芷脸红了,只觉得她浅薄的哄人功力,实在抵不了林望舒这样的三言两语。

    林望舒瞅着她的神色,只觉得她在这方面实在太过脸薄,他们孩子都有了三个,苏青芷每每在这样的时候,她就受不住他的三言两语。

    林望舒明知苏青芷不经逗,他只要有空的时候,还是欢喜逗趣妻子,喜欢看她面上羞涩又欢喜的笑容。

    林望舒把这样的心思深藏起来,他担心一旦给苏青芷识破他的这种小心思,日后轻易就享受不了这般夫妻之间的小情趣。

    林望舒喜欢苏青芷瞧见的全是他最好的一面,而不想给苏青芷轻易的感觉到,他还特别的喜欢在她面前使小性子。

    然而苏青芷与他为夫妻这么几年下来,其实心里越发欢喜他在她面前的自在。

    白日里,他们夫妻能在一处独处时光,随着儿女陆续来到,越发显得珍贵起来。

    林望舒和苏青芷一样珍惜他们独处时光,他有时感叹苏青芷珍爱儿女胜过他,可是他同样觉得苏青芷这样才象一个真正母亲的样子。

    他在林家大宅里见过大多当母亲的人,她们的心思只有一小半放在儿女的身上,而且她们待儿女那一半的心思,还未必有苏青芷待儿女这般的纯平。

    林望舒的心里面自然明白,他的嫡亲母亲的心里面,一样是夫婿为重,她在儿女身上所花的心思,大约也不过是爱屋及乌吧。

    林望舒嘴里常跟苏青芷说她偏心儿女,他的心里面还是庆幸儿女们有苏青芷这样的一位心地善良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