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徘徊
    苏丰君来安南城的时候,正是林望舒夫妻应付一对儿女千奇百怪问题最为纠结的时候。

    苏丰君自来了之后,他亲近外甥们,林静琅姐弟也天然的亲近他。

    然后那些问题自有新的解答人。

    苏丰君在外甥们不问他那些奇怪的问题前,他觉得外甥们非常的可爱,恨不得回去的时候,把他们悄悄的带了回去。

    等到他们问那些难以解答的问题的时候,只觉得他们和侄子们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幸好苏丰君平时也见过苏丰道如何忽悠侄子们各种怪问题,他照着大致的情况回答了林静琅姐弟的问题。

    林静琅姐弟可不知道当舅舅的会忽悠人,他们只觉得当舅舅的人好博学,比父母知道得多。

    苏青芷过后跟苏丰君请教,听到他的解释之后,她一样是相当的佩服。

    那种蚂蚁为什么要排队?

    苏丰君很是直接的回答,它们是乖孩子,只有排成队回家,家里长辈们才不会罚它们多写字。

    那花儿为什么有些是红的,有些是白的,有些花大朵,有些花小朵?

    苏丰君的回答,那是因为种子不同的原因,种花的人,没有挑选好均匀的种子,才会种成不一样大小的花朵。

    苏丰君瞧着苏青芷佩服的眼神,他很自然的跟她,说:“姐姐,我是跟哥哥学的。哥哥说,姐姐小时候跟一般的小女子不同,姐姐的怪问题就多,他没有办法,只能想法子应付你。”

    苏青芷很有些气了起来,她小时候只不过不喜欢琴棋书画,就想法子跟苏丰道求情,想着不用再那么辛苦的去学一些无用的东西,而苏丰道一定要她练习一两样出来应付人。

    苏青芷是给苏丰道逼着只能乖乖的练习写字,这一来二去时日长了,她反而喜欢了写字。

    当然她的字,一直不出色,最多就是如唐家老祖宗所言,一个小女子能够把字写得端正,已经相当的不错。

    苏丰君瞧碰上苏青芷的神色,他一样有些好笑起来,他自然听过别人外面的闲言。

    许多的闲言,都说苏青芷是长房兄弟姐妹里最没有出息的人,她只是运气不错,她嫁得不错,还嫁了那样一个一心为她着想的夫婿。

    苏丰道跟苏丰君则不是这样说,他说,他们兄弟姐妹里面,大约只有苏青芷为人最为通透,她最能明白她要的是什么,而且也愿意朝那个方向去努力。

    苏丰道也说了,苏青芷从来不是纠结的人,林望舒遇见她,又懂得珍惜她,是他们夫妻共同的好福气。

    苏丰君来到安南城之后,他喜欢苏青芷的家居生活。

    在安瓮城里,他是瞧过兄嫂在一起相处的情形,他总觉得嫂嫂太过敬重了一些兄长。

    林望舒夫妻在一处私下里相处,分明是比较的随意自在。

    在家里面,苏丰君瞧见一个完全放松下来的林望舒,他会故意逗惹苏青芷,也会跟着儿女在一处玩耍。

    林望舒待他很好,他跟苏丰君说:“书本上的东西,都不如现实里能够学得多。

    我跟你说得再多,也不如你与旁人踏实的学一些本事进去。别小瞧任何人,你只有低头才能与人学到真本事。

    不管那些东西,将来能不能够用得上。至少你学了,你能用了,那就是你的本事。

    知不足,才有所长进。”

    苏丰君在安南城短短的日子里,他明白林望舒的话。

    如果换成先前,他不会觉得林家族兄和王书记官是有本事的人。

    而他跟他们接触之后,他发现他们的长处,很自然的跟他们学到了许多他从前不懂的知识,也学到了在无本事出头的时候,要懂得暗藏保护好自身。

    苏丰道曾经跟他说过,苏青芷年少看了话本子后,最喜欢与他说的一句话,那就是高人在民间,就看你有眼光识不识得到。

    苏丰君那时以为是兄长想念姐姐了,如今听来,这也是另外一种对他的提醒,要他在学业进步的同时,也不要自视甚高而忘了谦虚心。

    苏丰君去接了林静琅姐弟,在路上,他跟他们说了好消息,他们的三伯来了,只是这一会在休息。

    林静琅姐弟很是欢喜,他们还是记得林望景待他们的好。

    苏丰君瞧着他们姐弟两人的笑脸,想了想,说:“舅舅来这里太久,后天,舅舅会跟你们三伯一块回家。”

    林静琅姐弟对日子的长短,不是多么的了解,他们着急的问苏丰君:“舅舅,你明天就要走吗?”

    苏丰君摇头说:“明天舅舅不走。”

    林静琅姐弟放心,只要明天不走,那后天就是比较遥远的事。

    他们两人欢喜的跟苏丰君约定下来,明天要苏丰君送他们上学放学。

    苏丰君很是痛快的应承下来,他明天不会再去官府,自有时间来接送外甥们。

    他们三人进林宅之后,在前院静默轻步的往后院走去。’

    天气微微的冷,苏青芷等在院子里面,她瞧见一对儿女欢喜的样子,她略有些惊讶的抬眼瞧着苏丰君。

    苏丰君挨近她,低声说:“姐姐,他们听我说明天不走,就很是欢喜。我跟他们说了,我后天会走。”

    苏青芷立时明白过来了,她也不想在此时去揭破,就由着孩子们多欢喜一天吧。

    晚餐时,林望景深睡不曾醒过来,林望舒悄悄进房去看了看情况。

    他回来跟苏青芷说,不用担心林望景,他们一家人和苏丰君用了餐。

    晚餐后,林望舒和苏丰君去了前院书房,林广辉是抱着苏丰君的腿不放手,自然也就这样的拖着一块去了。

    苏青芷瞧见林静琅眼里的羡慕神色,她在一旁心里微微的有些酸意,林静琅现在的年纪,已经能够感受到男女的不同。

    不管林望舒如何的珍视这个女儿,可是他最重的心思,还是会偏移在儿子们的身上。

    特别是随着林静琅的长大,他是越发不知道应该如何来教导好女儿。

    他的心里面很是徘徊,他知道林静琅将来会面对的现实,而他既想女儿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又不想因此误了女儿的将来。

    他的这种心思,苏青芷能够体会到,她也是这样的想法。

    只怕当年年轻的苏丰道,在教养苏青芷的时候,他一样有这种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