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安稳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林静琅的头,笑着跟她说:“琅儿,你陪一陪母亲和你小弟吧。”

    林静琅抬头瞧着她,微微的点头,说:“好,琅儿陪母亲和小弟在一块玩耍。”

    林静琅握着林广喜的小手指,林广喜高兴的冲着她:“啊啊啊。”

    林静琅笑瞧着他,说:“喜儿,叫姐姐。”

    林广喜冲着她,笑得口水掉下来,叫:“啊啊啊。”

    林静琅叹息道:“小弟,你这样太让姐姐着急啊。”

    林静琅转头瞧向苏青芷问:“母亲,你急不急小弟说话的事情?”

    苏青芷笑着摇头说:“不急,时候到了,他总会说话。”

    林静琅转而又跟苏青芷叹道:“母亲,小弟的名字跟师母同了字啊。”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是啊,大家都是欢喜之人。这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们夫子一家人都能够理解。”

    苏青芷在林家五老太爷赐名下来之后,她就跟王家婆媳说明的林广喜名字的来由。

    王夫人当时就笑了起来,说:“我就说,我家老大媳妇是有福气的人,这读书人家的老太爷都觉得她的名字不错。”

    王喜儿也是一样的不在意神色,她笑着说:“我们家老人给我取名为喜儿的时候,那一天他高兴,听说又得一孙,直接说这是喜儿。

    后来哪怕知道我是女子,老人家也说这名字就应该是我的。

    现在你们家喜少爷给家中老人命名为喜,这名字自然也应该是他的。

    我们不是同一家人,也没有那么的讲究。”

    后来,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他笑了起来,说:“父亲为孙儿取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只有欢喜之情。

    这样的好字,是最易遇见同名的人。大家的心里面,都盼着家里小辈欢喜一生。”

    过后,苏青芷每逢叫王喜儿为喜儿的时候,她们两人都有些好笑。

    王喜儿有一日笑着跟苏青芷说:“苏九,你日后叫我为大喜吧,我娘家的亲友,因我在家中的排行在前,也有叫我大喜的。

    要不然,你现在每每叫我喜儿的时候,我总想着,你这是在叫谁。”

    她说完之后,两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其实苏青芷面对王喜儿的时候,她自然是不会想起她的小娇儿。

    不管王喜儿这话的真实性,但是苏青芷感念她的好意。

    她微微不太好意思的跟她说:“不管如何,总不能你一个大人要让他一个小孩子。

    我们在外面会叫他的大名,在家中,自然是随意。”

    王喜儿摇头说:“在家里,其实除去母亲有时会叫我这个名字外,也没有别的人叫我的闺名。

    父亲一般是叫我为老大家的,家里弟弟和弟妹自然也不会叫我的名字。

    我比你年纪大一些,你叫我大喜,我啊,想你多喊一喊,我这日子也能大喜下去。”

    过后,苏青芷依旧有时会叫她为“喜儿”,当然在王喜儿的提醒下,她慢慢的也习惯叫她为:“大喜。”

    林静琅握着林广喜的小手指,姐弟两人凑在一块说着话,苏青芷在一旁瞧着他们姐弟两个的笑脸,她的心里只觉得岁月无限好。

    林望舒回来的时候,他是抱着睡熟的林广辉。

    林静琅和林广喜这对姐弟也睡熟了,苏青芷在他们房里守了一会。

    苏青芷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她见到青年妇人已经候在外面,她站着她轻轻点头。

    苏青芷开了房门,她正要往前面行去,瞧一瞧林广辉。

    林望舒抱着林广辉从前面行了过来,他走过来,把林广辉放在她的手上,低声说:“你送进去吧。”

    苏青芷把林广辉抱在怀里,再推门进去,青年妇人瞧见到她怀里的孩子,她赶紧迎了过来。

    苏青芷闪避开去,她把林广辉放在他的小床上,见到他有些不安的皱了皱小眉头,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

    她在出门的时候,她跟青年妇人低声说:“明天,我让常顺来守夜,你也回去歇一夜。”

    青年妇人赶紧摇头后,她跟苏青芷低声解释说:“主子,前两天,常顺来守过夜。我可以守着小主子们过夜。

    小主子夜里睡得好,我一样睡得好。”

    苏青芷只是想着他们青年夫妻,这般常常分开的不妥,有心想成全一二。

    她见到青年妇人现在好象没有体会她的意思,她也没有多解释,只是跟她说:“孩子们的衣裳,你白天要费心思去做,常顺来守一守夜,你正好白天里有精神一些。”

    青年妇人这时也微微有些想明白过来,她脸微微红了起来,赶紧应承下来,说:“主子,我听你的吩咐。”

    苏青芷瞧着她微微的笑了起来,说:“等到小少爷的年纪再大一些,你就更加不用守着他们过夜了。”

    苏青芷从孩子们的睡房出来,她回去的时候,林望舒已经坐在桌子边候着她。

    他见到她来,他伸手把她拉入怀里。

    苏青芷略有些诧异的瞧着他,问:“怎么了?”

    他轻轻的摇头说:“三哥这一次是真的累了,他睡了这么久,都不曾有醒的动静。”

    苏青芷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有些惊讶的问:“三哥为何会这么累?”

    林望舒轻轻说:“他说,一路在赶路,有时候,晚上是直接睡在马车上。

    他同行的人,只怕是家中有大事,才会这般急急的奔波。”

    这一夜,他们相拥入睡,林望舒跟苏青芷低声说:“芷儿,我将来去那里,你一定要跟我在一处。”

    苏青芷笑着握紧他的手,说:“我自然与夫君在一处。”

    林望舒凑近她,低声笑了起来,说:“芷儿,那我们也不要太多的孩子,孩子的事情呢,我问过大夫,你的身子骨是不错,五六个也足矣,再多,我担心会伤了你的元气。”

    苏青芷微微笑了,这个时代里面,儿女就是女人在夫家的安稳所在。

    许多女人最终是母凭子贵,苏青芷自然对儿女的事情是顺其自然,她已经有了两子一女,心里早安稳了。

    林望舒又轻摇头说:“芷儿,其实我们现在有二子一女,我觉得好好培养他们,也足够了。

    当然如果能够再生一子,你在家族里面,更加让人无闲言可说。”

    苏青芷默默的数着林望舒的手指,她低低的笑了起来,说:“儿女大事,我们顺其自然吧。如果能生,我也是还想要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