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商量(月票100+)
    第二天,天色微微明亮,林望景醒了过来,只觉得一身轻爽。

    他在内里有了动静,外面的小厮立时醒了过来,他进来服侍人。

    林望景瞧一瞧小厮,见到他满脸的欢喜放心神色,他也笑了起来,这是到家的感觉,他由着小厮入内服侍。

    厨娘这边早早的醒了过来,听见前院的动静,很自然的把早餐让人送到前面去。

    林望舒夫妻早餐一向用的清淡,林望景以前住在林宅的时候,也不是多挑剔的主子,厨娘还是很放心的自主安排了早餐。

    林望景从内里出来,又在院子里转一圈,他遇见早起的苏丰君,两人很自然的一起出了林宅的门。

    林望景和苏丰君在官街上转过一圈,他们回到林宅,厨娘已经重新叫人换过了林望景的早餐,正好跟着苏丰君的早餐一块送了过来。

    林望景招呼苏丰君一起用餐,两人愉悦的一起用过餐。

    两人刚刚一起在外面转一圈,互相还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林望景觉得林望舒这个内弟是聪明人,又没有聪明人目下无尘的劣根性。

    苏丰君觉得林望景这个人见多识广,为人相当的风趣。

    林望舒过来的时候,这两人已经在书房里说话,一人说,一人在记,他瞧了瞧,跟他们打了招呼便往前面去了。

    林望景心里多少还操心着他租下的院子,哪怕他知道弟妹会让人去照看,他也想去看一看。

    苏丰君要用心读书,林望景带着小厮过去看了看院子后,他也没有多停留而是又直接回到林宅。

    林望景想着林望舒事情多,他便跟看书的苏丰君商量说:“我有事要找你姐姐说一说,你帮着一块,顺带帮着记一记我们说的事情,我到时候回去理一理,心里也能有一个打算。”

    苏丰君自然明白林望景的用意,笑着起身说:“那走吧,这个时候,我姐姐一般在抄书册,她那里有纸笔墨用。”

    苏丰君在安南城的日子,也顺势抄了几本好书。

    苏青芷已经悄悄与他说了,还有几本她早抄好的书,正好顺势让他给带回去给苏丰道。

    林望景瞧着苏丰君,问:“你姐姐抄书的活计,好做吗?”

    苏丰君听他的话,笑了起来,说:“姐姐一个内宅妇人,能接到抄书的活,自然是不会太过难做。

    当然也是因为那书铺是舅舅家的铺,姐姐身边跟的管事,又曾经是舅舅家用过的人,两边都是放心人,姐姐本身字写得端正,这活才能持续的做下去。”

    苏丰君从来不介意让人知道,唐家待他们兄弟姐妹的好。

    苏丰道提了,他们兄弟姐妹有这样的舅家,是他们的福气,这个福气要长长久久,他们就不能当忘恩的白眼狼。

    苏青芷在屋檐下抄书,房内的光线还是暗了一些。

    林望景和苏丰君行了过来,她随手就把散了纸页收拢了起来。

    她笑着迎下屋檐,向着林望景行礼:“三哥好。”

    林望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瞧一瞧屋檐下的桌椅,他抬手指了指地方,说:“我有事寻你商量,正好君哥儿可以帮我记一记事。”

    苏青芷瞧着苏丰君,他微微的点了点头。

    苏青芷笑着请林望景和苏丰君坐到屋檐下去,管事妇人早已经机灵的搬来一张椅子,她已经让人去端茶。

    管事妇人顺势把炉火搬近过来,又跟苏青芷说:“主子,我再去厨房提一炉火来?”

    苏青芷点头应许下来,管事妇人赶紧去了。

    这样的天气,虽然有时会下雪,下的也是散雪,天气还是有些寒冷。

    苏青芷想借着苏丰君回去的机会,再把一些抄好的书册让他送了过去,就想多做一些活。

    年后,林静琅姐弟去了私塾,林广喜又是一个只要有人陪着他玩耍,他便不会吵闹的性子。

    再说苏青芷就是在外面抄书,也会时不时的进房陪着他玩一会,让他欢喜的闹上一会。

    林望景坐了下来,苏丰君顺势坐在桌子边,苏青芷坐在他的身边,她笑着跟林望景说:“三哥,你有事只管吩咐我,我做得到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做了。”

    林望景轻轻的点头说:“我这一次在南方的时候,遇见一个朋友,他在夏天前,就会赶来安南城,他要安南城花茶。”

    苏青芷微微皱眉头说:“那人想要多少的货?这要提前说一说,我好去与王夫人说一说。”

    林望景做了一个手势,苏青芷很是惊讶的瞧着他,说:“他是很大的茶商吗?这货可是只能用在夏天,等到秋天的时候,这花茶可是有些寒了。”

    林望景轻轻的点头说:“他家的生意做得很大,他也是喝过我带去的花茶,他觉得这生意能做得了。

    何况安南城的花茶,也能收着放上两三年。”

    苏青芷瞧一瞧林望景轻点头说:“这事情,我要与王夫人说一说,价钱的事情,也要请三哥给一个明数。”

    在商言商,林望景又比了一个数字,苏青芷想了想,说:“这数还能不能往上提一提?”

    林望景轻摇头说:“这是最好花茶的数,如果花茶品不行,这个数还要往下降。”

    苏青芷轻轻点头,林望景这边跟她说:“弟妹,你家里有做好的酸菜吗?你给我一大坛子带回去吧,我那些朋友说回去之后,就想尝一尝安南城的酸菜,这一次他们归心似箭。”

    去年厨娘是做了许多的酸菜,因为家里人喜欢吃,而且酸菜也不怕坏,正好是两大坛子,一坛子已经拆了分装了小坛子,还有一大坛子想着过些日子打开。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正好去年秋天的时候,多做了一大坛子,我一会让人取了,直接送到前院去。”

    林望景放松了一口气,他跟苏青芷说:“弟妹,有关花茶的事情,你早一些让王夫人给我一个答复。”

    苏青芷轻点头说:“行,我一会就去跟王夫人说话。”

    林望景和苏丰君起身走了,苏丰君留下的那张纸上,他画了林广喜偏头的小模样,简单几笔,却画出了林广喜那小机灵的样子。

    苏青芷把那画收好,她把纸张也收拢起来放进屋内,她很快的抱着林广喜出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