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淡
    苏青芷回到林宅后院,见到苏丰君就坐在屋檐下,她很是欢喜不已。

    她忙让苏丰君去知会林望景,王夫人的娘家兄弟会争取下午赶过来,由他们男人自个去谈大生意。

    苏丰君瞧着苏青芷也是一脸安心的样子,他只是瞧一瞧院子里服侍的人,他笑着去前面传话了。

    苏青芷见到外面天气暖和,她吩咐把林广喜的小床移到外面来了。

    林广喜在她的怀里面,见到苏青芷没有把他抱进屋里去,他用两只小肥手抱住苏青芷的脸,很是欢喜的凑过来亲了亲的她的脸。

    苏青芷笑着回亲了他,低声说:“你这个小机灵,知道母亲要你陪在外面了?”

    林广喜冲着她笑啊笑,苏青芷只觉得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林广喜的小床搬了过来,苏青芷又让人把她的书篮提了出来,她一边看着林广喜一边还能抄一抄书。

    唐家书铺分给她的活都不是太急的活,苏青芷也不是那种拖延的人,一般情况下,她会早早的完成任务,只是要等唐掌柜过来的时候,才能顺带把书册送了回去。

    苏丰君很快的从前院转了回来,他跟苏青芷点头之后,又特意去逗了逗林广喜。

    林广喜冲着苏丰君伸开了双手,他把林广喜抱了起来,说:“走,舅舅带你去后院赏菜景。瞧一瞧,家里的菜苗长得好,顺带教你认一认菜。”

    林广喜在苏丰君怀里很是欢喜的叫嚷起来,那小手指直接伸向后院,仿佛是听懂了苏丰君的话。

    苏丰君很是欢喜的跟苏青芷说:“姐姐,我瞧丰外甥们个个都聪明可爱。”

    他抱着林广喜往后院走,一边走舅甥两人还说着话,

    苏青芷听后轻摇头,只觉得苏丰君成家有孩子之后,大约也是一个极其宠爱孩子的父亲。

    有关苏丰君的亲事,她还是悄悄写信给苏丰道,要他多瞧着一些,可不能在亲事上面委屈了苏丰君。

    苏丰道很快的写信回来,言明在亲事上面,他是绝对不会委屈下面的弟妹们。

    苏青芷又担心他的压力太大,赶紧又写信跟他说:“姻缘这样的事情,哥哥当兄长的人,尽了心就行了,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是各人命定的姻缘,最后也实在是怨不到兄长的身上。”

    后来苏丰君知道之后,他主动跟苏青芷说:“姐姐,我一个大男人,娶妻的事情,只要那女子品性过得去就行,别的方面,我还真没有多的要求。

    我也相信母亲和兄嫂对我亲事的用心,姐姐,你别为我太过操心,只要你那日后弟媳妇品性上面过得去,我一定会和她们好好的过日子。”

    苏青芷瞧着他轻叹,两个好人,有时未必能成就一桩好姻缘。

    然而到底什么是好的姻缘,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体会。

    她是一心盼着苏丰君姻缘如意,然而如苏丰君所言,只要那个女子品性不错,他的日子能过得下去。

    他的心里面,自有更加广阔的事情需要他去操心,儿女之情,在他的心底,遇见合适的人,才会有重量。

    遇不见,不管那女子多么的优秀,那也只能成就这平凡世间里一桩瞧上去不错的婚姻。

    林望舒听了苏青芷的操心后,他笑了起来,说:“君弟,又不能到别人家后院去瞧清楚那个女子的真正品性。

    如君弟这样的人,他是管制得了一个小女子。

    婚嫁这样的大事情,我也盼着他有我一样的好福气,我可拾到一个真正的宝。”

    苏青芷直接翻白眼瞧着林望舒,她初嫁进林家的时候,林望舒那不在意的心思全写在脸上,那是只要她尽好妻子的责任,他一样会在人前人后给她面子。

    要说那时节,林望舒对她会有几分男女情意,除非苏青芷睁眼说瞎话。

    林望舒面对苏青芷左一个白眼右一个白眼,他一下子好笑了起来,说:“我那时节又与你没有多少相处时间,我又不知道你是这般合我心意的女子,我要是那时候就对你好,一定是装的。”

    苏青芷听他的话,笑了起来说:“你啊,命不错,遇见我这样一个心大的女子,我不跟你计较从前的怠慢事,也是看在你那时在父母面前还是用心护了我。”

    苏青芷听说过,林家五太夫人年前生过一场小病,她也关心的写信问候过。

    明氏跟她说了,父母之间的事情,他们小辈实在不好说太多,林家五太夫人也不过小病了两三天,很快就恢复了与各房妯娌来往的事情。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赶紧问:“舒哥儿,你有没有写信问过母亲的身体情况?“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澄亮的眼神,他实在不好意思跟她说明,林家五太夫人那是装病,还特意写信到安南城来,就是想林望舒写信给林家五老太爷关心一下她的身体。

    结果林望从的信,比林家五太夫人让人写的信还要早到一天。

    林望从在信里面,也说明了父母之间又起了小争端,无大事,要他依着母亲的心思,就这样写一封关心的信回去。

    林望舒还是依着林家五太夫人的心思,他在年前写了信给林家五太老爷,很是关心了一番父母的身体情况。

    在年后,林望舒收到林家五老太爷送来的信,林家五老太爷直言,他们夫妻身体很好,他只管安心在安南城任职。

    林望舒面对苏青芷的眼神,他笑着说:“母亲的身体不错,小毛病也好得快。”

    苏青芷自然不会追问下去,她庆幸说:“祖父父亲和母亲身体好,就是我们当儿子儿媳女孙子孙女们的福气。”

    林望舒跟着问苏青芷,有关唐氏的身体情况。

    林望舒觉得唐氏已经活成亲友间的传奇,他知道妻子与她母亲之间的母女之情,并不象外间传言的那般疏离,当然也没有多么的母女情深。

    苏青芷听林望舒客气的问她有关唐氏的事情,她笑着说:“我母亲是一个心宽的人,我兄嫂是难得的孝顺人,有他们照顾着弟妹们,母亲也放心。

    她现在的心里面只有孙儿们,待旁的事情,早已经看淡了。我嫂嫂说,母亲就是去舅舅家,也不会待得太长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