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心软
    苏青芷从来不曾想过这位傅家大少奶奶是这般热情的人,可是看到她的肚子,她可不敢随意应承下来。

    傅夫人是特别重视子孙传承的人,苏青芷笑着跟傅家大少奶说:“那等你孩子生下来,过了百天,我们就可以好好的来往。”

    傅家大少奶奶瞧一瞧她的肚子,她也是一个明白人,很是客气的说了几句话分开走了。

    王喜儿过后来了林宅,她满脸的喜气,问苏青芷说:“苏九,你知道我舅舅家和琅儿的三伯做成了多大的生意?”

    苏青芷轻轻的摇头,她还真不知道这内里的事情。

    昨晚上,苏丰君过来的进候,已经比较晚了,姐弟两人的心思全用在互相关心上面。

    林望舒和林望景夜谈很晚,他回来了,苏青芷已经到了要立时睡熟的边缘,自然也没有心思跟他打听什么。

    早上去送别,她的心情不太好,林望舒的心情未必好,两人漫步回来,她根本不记得那回事。

    王喜儿送上门来,苏青芷赶紧瞧着她,问:“大喜儿,你舅舅家这一次一定是做成了大生意吧?”

    王喜儿很是欢喜的连连点头,说:“我那舅舅们昨天走得急,那事情也不记得跟我母亲说了,今天早上派人来跟我母亲说,今年要是年成好,家里可以修院子了。”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说:“那你母亲一定很是欢喜。”

    王喜儿瞧着苏青芷笑了,说:“我母亲说,我舅家有现在的样子,一定要感谢你。

    先前那么多人一样喝过我们家的花茶,只有你觉得我家花茶味道不错,还帮着做了这么大的生意。”

    苏青芷听她的话笑了起来,说:“你那舅舅家的东西好,迟早会给人发现。我不过是时机赶得不错。

    这一次大生意通顺成事,你们家感谢琅儿三伯吧,他这是大生意,与我那小打小闹不能相比。”

    王喜儿认同王夫人的看法,如果没有苏青芷的赏识,她那舅舅家花茶的好,纵然有人发现,说不定还要晚一些年。

    而且那好处,也许最终未必能象现在这般的落到她舅舅家去。

    苏青芷笑瞧着王喜儿,她现在日子过得好,说话行事比先前都要明快许多。

    两人说着话,苏青芷顺带说了说傅家大少奶奶的话,她一脸担负不起的神色。

    王喜儿在一旁笑了起来,她跟她比了手指,说:“傅大少奶奶是一个能人,她是不管什么人,她都瞧见别人的优点。

    你知道,她是怎么夸我的?”

    苏青芷笑瞧着王喜儿,顺着她的意思,笑问:“傅大少奶奶是如何夸你的?夸你能干聪慧善良?”

    王喜儿忍着笑意说:“那她可比你会夸人,人家首先夸我容貌美丽,为人贤良淑德品性绝优。”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胳膊,王喜儿瞧着她,说:“你还能与傅大少奶奶对上两句话,我那是听完她的话,我都没有回话,我是直直接飘着进了家门。

    我冲回去就去照顾镜子,结果一看,人,还是那个人。”

    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王喜儿笑瞧着她,说:“我后来知道了,傅大少奶奶也不只夸我一人,她夸得我母亲那一日也是飘着走路。”

    “哈哈哈,她怎么、、夸你母亲的?”苏青芷很是好奇,她从前还真不知道傅大少奶奶是这样的一个妙人。

    王喜儿一样笑了起来,说:“夸我母亲年青美丽,都不象是有孙子的女人。夸为我母亲为人智慧知书达理。

    我母亲过后眼我说,她实在受不住傅大少奶奶的夸啊。

    难怪傅夫人越活越年青,有一个这样夸得人如同喝醉酒一样的儿媳妇,她不年青都不可能。”

    “哈哈哈。”王喜儿和苏青芷相视一笑,苏青芷感叹:“我从前和她不曾近距离的接近过,我都不知她是这样的一个妙人。”

    王喜儿笑着说:“她现在又怀了一胎,傅夫人很是紧张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母亲跟我说,与她相处的时候,可不能太过挨近。”

    有王夫人这样一个万事通在,苏青芷跟着知道了为何傅夫人会这般紧张的心思。

    傅夫人年青的时候,在家里代替傅大人尽孝,傅大人身边由妾室服侍。

    正因为如此把那位小妾心思养得有些野,等到傅夫人再到傅大人身边,夫妻感情清淡,而妾室几乎已经成了家中隐形主母,而傅大人的心思,有这些年的陪侍,多少有些偏在那妾的身上。

    王夫人正是因为看得多,她很支持王书记官的想法,她跟苏青芷提醒说:“人啊,相伴才会有情。

    男人啊,你在家里服侍他的父母,他又没有亲眼目睹。

    反而是在身边的这个人,她在他的面前,处处尽了体贴的心意。

    时日久了,石头也捂热。

    傅大人是家中长子,为了男人的前途,傅夫人是不得不留在家中尽孝。

    她公婆去后,她来了,可是男人的心变了。

    傅大人近些年,瞧着待她不错。可是她在面上还是要待那个妾好,她比谁都瞧得明白,那才是傅大人的知心人。”

    苏青芷听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样的事情,有时候说起来,还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理,最委屈的就是傅夫人,所有的付出最后落一场不值得。

    王喜儿跟苏青芷也说了,她家男人在家开私塾不错,至少再也不会有那位夫子的娇女会相中他,借着机会来缠他不松手。

    苏青芷觉得王喜儿能想通放下来,王夫子也是有福气的男人。

    王喜儿听苏青芷这么说话,她笑了起来,说:“我母亲也说,他是有福气的人,只是他待女人心软了一些。

    多亏他有一个好母亲,不顾及面子,为他力挽狂澜,这样才没有把事闹得不可收拾。

    多亏他有一个妻子,没有软软弱弱,而是愿意出面去面对,还最后愿意体谅他的心软。”

    王喜儿跟苏青芷说,她其实明白,王夫子那时候是心动了,毕竟有人那样倾其所有来对他,他又不是石头做的心。

    但是现在王夫子知道他错了,他如果在知道的时候,他不心软,也许不会闹成最后那样狼籍一地,大家的名声都受了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