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四十二章 交
    王喜儿的通情达理,让苏青芷感叹,她有时候想,如果换成她来面对,她也不会处理得如王喜儿这般的妥善。

    王夫子的性情,还是给王家人一个提醒,也给许多人家的父母一个警示、

    苏青芷自此之后,也更加认同林望舒教导儿子们的决定。

    王夫子的运气不错,他遇见一个当断则利索了断的母亲,又遇见一个乖顺愿意顺从婆婆决定的妻子。

    林望舒跟苏青芷明说,如王夫子这般性情,如果生活在林家大宅里面,那是分分钟钟给庶子算计垫脚的人。

    苏青芷自是明白,林家的子孙,不会永远生活在外地,林广辉兄弟迟早是要去面对林家大宅里的生活。

    苏青芷对儿子们所有的慈母心思,在现实面前,她选择退让。

    她宁愿儿子们自小经受住林望舒的严厉教导,将来能够面对生活里的磨练。

    王喜儿凑近过来,苏青芷瞧一瞧院子里的人,分明站得都距离她们比较远。

    王喜儿低声说:“我准备开一间饭店,不大,两层楼,上下加起来最多放八张桌子。”

    苏青芷满脸诧异神色瞧着她,她几时这般的有野心?

    王喜儿瞅着她,再低声说:“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提。”

    苏青芷苦着一张脸瞧着她,她不喜欢听人说秘密的事情。

    可是王喜儿的神色表示了,这个秘密,她是一定要与她分享。

    苏青芷瞧着她,说:“你想开一个饭店,你让我保密,是担心官街上的人知道后,大家去你的店铺里用餐,你不得不出面请人免费用餐?”

    王喜儿轻轻摇头说:“我那店要是能够顺利开起来,我一定会请官街上夫人们去品尝。

    苏九,我在你心里面是那样小气的人吗?”

    苏青芷瞧着她笑,说:“大喜儿,你别怨我啊,要有镜子,你瞧一瞧你现在的神色,实在不能怨我会做这般猜想。”

    王喜儿坐直身子,她再凑近苏青芷,低声说:“那个饭店,我只是顶一个东家的名字,别的事情,全由我弟弟和他那个房内人张罗。”

    王喜儿娘家和舅家,现在因为儿女亲事成了僵局。

    王喜儿的弟弟在城里生活,他的父母是想他回头来,能跟他表妹当一对好夫妻,便不曾象从前那样给予他生活费,想着日子久了,他总会认输归家。

    结果王喜儿的弟弟眼光不错,他的通房竟然是小有本事的女子,她有一手好厨艺,再加上王喜儿弟弟平时为人不错,他的事情,多少让他同窗对此多了几分怜悯同理心。

    王喜儿弟弟通房为人大气,王喜儿弟弟同窗去他家用过餐,自然有人提议,他们家不如开一处小饭店,至少他们两人的糊口,比王喜儿弟弟接零活来做稳定。

    王喜儿弟弟则不是头脑发热的人,哪怕他的通房有心有义,他还是觉得要慢慢打算。

    他转头来跟王喜儿说,他的意思为了避免舅家和表妹借此事更加不松手,他想把开的饭店开在王喜儿的名头下,到时姐弟分成收益。

    王喜儿心里对此有些怀疑,她经过王夫子的同意,私下里还是塞过弟弟银子。

    这样的事情,太过重大了一些,她不能自行决定。她跟夫婿商量。

    王夫子要她去了解,那个女子的厨艺是不是如她弟弟所言。

    王喜儿还不曾去跟他弟弟商量,他的弟弟第二天就送来那个女子煮的菜。

    王家人品尝过菜后,王书记官和儿子们都轻轻点头,认同王喜儿的弟弟不曾虚言,如果是那个女子煮食,那个女子的厨艺还真的不错。

    王喜儿过后跟王夫人提了提她弟弟的想法,王夫人说:“亲戚之间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利落分明。

    你弟弟是一个明白人,在这样的时候,他是不能在这个城里有稳定的营生。

    如果换成平常的时候,那个女子有这样的手艺,我也愿意你在那间饭店占了分成。

    现在这样的时候,你娘家和舅家还看扯不清,我们家也不能随意沾了这水,你让我和孩子的祖父商量一下吧。”

    王喜儿的心里多少明白,她在她弟弟上门打听消息的时候,也提了提那担心。

    她的弟弟却不着急,他低声跟王喜儿说:“姐姐,你现在应该瞧得明白,舅舅家是什么样的家风了吗?

    当亲戚来往,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再进上一步,我做不到。

    妻不贤,子孙后代跟着灾祸。

    我和表妹两人在她算计我的时候,我们就不可能在一处了。我们只有一条路走,我要和她和离。

    那事情,我是想着姐姐顶了名头,我们姐弟两人遇事好商量。

    我有几个朋友跟我提过,我跟他们提了提,说姐姐你有心。

    姐姐不着急,慢慢来,总要让亲家大伯和伯母慢慢的考虑。”

    王喜儿跟苏青芷提了来龙去脉,她瞪眼瞧着她,说:“你很能忍啊,在我面前,一直不曾透过任何的风声音啊?

    那现在,王大人和王夫人为何又许可下来了?”

    王喜儿脸红了起来,她低声说:“过年的时候,我家亲戚来往多,有亲戚跟我母亲说了,我舅舅家的人,很是脸皮厚,在外面说我娘家人忘恩负义。

    我母亲听说后,她很是生气,说我娘家父母都是本分的人,就是舅家有所扶持,也不到忘恩负义的地步。

    然后我母亲又把我弟弟的亲事来由跟亲戚们说了说。

    过后,我母亲说,我娘家是已经得罪了我舅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种地步,我们再顾念着亲戚间的情意,也只能养了大别人的野心。

    有些事情,能做在前面,就干脆做在前面。我把消息透过我弟弟,我弟弟又专程赶了过来跟我公婆见面,他说,他不会害了我。

    如果生意不行,亏,也是亏他一人的份。我母亲说,做生意,既然是两人的事情,自然不会由他一人亏。只是亲姐弟也要明算账,别到最后面因为这些小小财物,绝了姐弟情意。”

    王喜儿弟弟觉得王夫人说得极有道理,他愿意与王喜儿对半分成。

    王夫人则不认同,她认为王喜儿只能占一成的利,毕竟那间饭店最后还是要交还给王喜儿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