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教
    有的好心人,已经悄悄跟王喜儿的父母说,要他们想法子把这位不知事的儿媳妇送归家。

    这样喜欢闹腾的儿媳妇,一般的人家是受不起,哪怕是城里的来娇小姐,农家也是养不住。

    王喜儿的父母这时节已经后悔了,他们眼里那可爱的小女孩子,不知几时变成现在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样子。

    王喜儿父母先前愿意认下这门亲事,是觉得表妹的为人行事还不错,他们想着时日长了,儿子心里的坎过了,他们夫妻还是能好好的过日子。

    结果儿子走了,这个新儿媳妇在家里好吃懒做之外,时不时还会因为一句话与家里妯娌争执起来。

    王喜儿娘家的日子不好过,因为表妹太过闹腾了,邻居们也觉得受不了。

    族里的老人们最初还觉得他们家有本事,能娶一个城里的儿媳妇进门有面子。

    现在觉得这个城里女子还不如村里女子厚道,这个心眼不好,当儿媳妇的人,为人不孝。

    王喜儿表妹在不知不觉中磨尽了村里人对她的同情心,又在不知不觉中把家里人对她最后的亲情磨灭了。

    现在就是王喜儿的弟弟愿意回头,村里族里家里上下都不会成全他的心思。

    何况他一直不愿意回头,这才有了,王喜儿弟弟过年时都不回家来,而王喜儿娘家却能体谅她弟弟的为难之处。

    王喜儿的弟弟是细心人,年礼准备的妥帖,除去表妹外,家里那是人人有份。

    表妹知道之后,又大闹了夫家。

    她在院子里闹腾,夫家关闭着房门在家里坐着,只有那当姑姑的人,是真心疼侄女,她出门好心相劝,结果给当侄女的人,怼她:“你心疼我,怎么不叫表哥归家来?”

    王喜儿的娘亲那是一脸无语神色面对她,她为了她,逼得自家儿子大过年都不敢回家。

    王喜儿的娘亲给这个侄女闹得烦燥了,说:“你要是实在不想在这里过年,我送你回娘家吧。”

    王喜儿表妹眼里闪过欢喜之后,她立时又一脸委屈神色说:“姑姑,那我要表哥回来送我回去。”

    王喜儿娘亲听她的话,她多少明白她的意思,瞧着她是一脸无奈的神色,跟她低声:“你在家里这般的闹腾,你是想把你表哥闹回来?

    你与他自小一起长大,你不知道吗?你越是这般的闹,他越是不会回来。

    你也知道他的性情,你家和你做下的事情,他是不会低头回来。

    你还这么的年纪小,你另外再走一家吧。

    你家送来的嫁妆什么的,也不曾拆封,到时候,由你表兄弟们悄悄给你送回去,可行?”

    这样的话,王喜儿娘亲私下里劝过许多次。

    表妹一直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她把头扭向一边,她这种模样,王喜儿娘亲也不忍心再逼下去。

    这一次,她再劝,以为侄女会跟从前一样。

    结果王喜儿表妹听了这话,她直接用头磕地,很快就满头的血流了下来,把王喜儿娘亲吓得大叫了起来。

    王喜儿娘家,这一个年不曾过好。

    年后,王喜儿弟弟托王喜儿带回去的书信,给她又带了回来。

    王喜儿跟弟弟说,她寻不到机会,那位表妹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王喜儿弟弟直接别外托人送回族里两封书,一封是和离书,一封是休书。

    王喜儿表妹听说了之后,很自然的想要上吊一次,又要跳河了一次,当然每一次都给人挡了下来。

    王喜儿跟苏青芷说:“我从来不知道我这位表妹如此的能折腾,她就跟着魔了一般的闹。

    我娘家的面子给她踩在地上,一次又一次,我娘亲也不敢在家里高声说话,只觉得对不起我爹和家里人。

    族里老人们出面说了,直接休了她。

    这一次,是由不得我娘家任何人来说话,族里出面休妻。

    如果我舅舅家不认可下来,族里的人,就会直接请官府来断了这门亲戚。”

    苏青芷听王喜儿说的事情之后,只觉得那位表妹太过厉害了,这是祸得别人族里都要出面了。

    她好奇的问:“你家表妹如此能干,你爹娘从前不知道吗?”

    王喜儿轻摇头说:“不知啊,从前只知我舅娘很厉害,压得我舅舅心服口服。

    而且我舅舅这一房是出来单过,别的舅舅们还不曾分家出来。

    我表妹每一次来我娘家,那小嘴巴很会讨好人,我爹娘其实是喜欢她的。

    她嫌弃家里窜来窜去鸡鸭,过年的时候,我们家会关着鸡鸭的。

    其实我们村里的人,在过年时,一般都会关着鸡鸭,把村子里的路好好的打扫过来迎接客人们。”

    苏青芷多少明白了一些,那位表妹大约以为村里只有田园优美景色,却不想嫁进来后,她才发现她要面对的现实,是那样的让她失望。

    那些鸡鸭狗在院子里四处乱跳,那些各家各户大家随意进出邻居家的习惯,还有各家站在门口大声呼唤人的习惯。

    表妹心里有多大的期望,在面对新婚夫婿的冷遇之后,又直面现实生活的粗糙。

    当然这种生活也激发了她的潜力,第一次闹腾过后的好处,让她尝到了甜头。

    她想着她要闹得夫婿在城中待不下去,她要闹得夫婿赶紧回家来。

    苏青芷瞧着王喜儿,问:“那你舅舅家这一次还咬紧不放手吗?”

    王喜儿脸色不太好看,低声说:“我舅舅是个精明人,他私下里寻了族里的人,他们商量过后,我表妹在我娘家再待上一些日子,他们帮着寻好了下一家,直接从我娘家出嫁。”

    苏青芷瞪眼瞧着她,说:“那是把虚名儿媳妇变成认下的干女儿?”

    王喜儿沉沉的点头,说:“我弟弟的这间饭店,我还是要顶着名头。

    我弟弟让我学着看饭店的帐目,他说,这一次的事情,他总算是闹明白过来,娶妻还是要娶一个能干人。

    他就等到那些事情完了之后,把这人变成我真正的弟妹。”

    苏青芷多少明白王喜儿弟弟的话,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安心实意。

    她笑着跟王喜儿说:“你那未来的弟妹是一个能干人,你有机会看一看店里的帐目,再跟她学一学本事,然后,你转头也来教一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