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放
    傅夫人这一次在行事之前,她委婉的劝过傅大人,还是轻易不要去试探上司的心思,可是他依旧执意要如此行事。

    傅夫人也不想一而再的跟他起争执,让那一位在暗地里嘲笑她。

    傅大人既然有这个心思又坚持不变,傅夫人便应承了他,也跟他说了,不管成败,她这一次会尽力而为。

    但是她这一次顺了他的心意,只怕日后,她也走不动林夫人的门道了。

    傅大人不当一回事的跟她说:“林大人的性子,一个女人是影响不到他。”

    傅夫人微微笑了,越是对着这个男人时日久,她越觉得当年她家长辈的眼光实在是太差。

    他们一个两个的只瞧见了这个男人表皮表相,从来不曾瞧清楚这个男人和他家父母的自私本性。

    傅夫人也知道打人不打脸,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那就把事情往好的地方去想。

    她笑着再跟傅大人说:“如此也好,老爷在差事上面一向用心,林大人多关注一些老爷,自然是能瞧清楚老爷的本事。”

    傅大人的心里一时酸一时涩,他如果是真有大本事的人,也不会在这个职位上一坐就是这么多年。

    这些年里,他是动过心思想调动回故里,初初时,他的想法是提升调动回去。

    后来,他的想法是平调回去。

    然而这一次过后,他大约是再也没有想法了,只能安心在安南城当差到退养的年纪告老归家。

    林望舒原本有心想安慰两句苏青芷,结果她很快的想明白过来。

    她笑着跟他说:“还好,是傅夫人来与我说这样类似的话。

    我就是有所失望,也能明白她的心思,用一次解决日后更加多的麻烦。”

    林望舒很是诧异的瞧着她,说:“你觉得傅夫人这一次是明知故犯的行事?”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我印象里面,傅夫人从来不是傻子,她与我相处的时候,提及她所欣赏的书籍,也能证明她不傻。

    如果是有关傅大少爷的事情,我信傅夫人会心乱行事。可是换到傅大人的身上,我觉得傅夫人只不过想着应承下来,日后她也用不着为此再来替那人操心。”

    林望舒笑瞧着苏青芷,总觉得苏青芷每一次总是在转角处让他惊喜一次。

    他笑着问:“那你日后继续和她象从前那样的相处?”

    苏青芷笑望着他,说:“你还年青又有本事,你不会让我平白受人委屈和算计。

    那我自然也不会让你丢面子,别人这般待我,哪怕我是知道她的用意,我也做不到事过无痕迹。

    我也不是那种特别大度的人,我如何能装成无事样子,再与傅夫人继续如从前那般的相处下去?

    我和她啊,日后就客气的相处,我总要端出一种姿态来,免得还有人想着法子来借着我爬楼梯。”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故意装出小气性子的模样,他只觉得这样的妻子很是活泼,全是他的功劳。

    他的心里暗搓搓的想着,那一天,苏丰道知道后,只怕也能尝一尝他心里时不是会有的那种酸滋味。

    林望舒就是瞧不得苏青芷提及苏丰道的时候,那一种全心的信赖神色,仿佛苏丰道在她的心里是唯一一个无所不能什么都好的男人。

    林望舒是心里酸酸的,还要努力跟着苏青芷一起夸一夸大舅子样样皆好的人。

    为人夫婿做到他这种地步,他自认为是相当的少见,还好苏青芷是惜福之人。

    王记家常菜饭店开张的第二天,王夫人婆媳就请官街上的夫人们去品尝,王家的孩子们和林家的孩子自然是请了。

    苏青芷和儿女们是一脸兴奋神色赴宴,林望舒瞧着他们是牙齿都觉得酸。

    苏青芷笑着跟他说:“这一次,是我的好朋友请我和孩子们去用餐,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

    林望舒默然下来,难怪苏青芷在娘家的时候性格那般的冷淡,那时候,她无机会交到好朋友啊。

    林静琅姐弟是满脸的欢喜,林广喜欢喜的叫哥哥姐姐,那小手朝着兄姐那里伸。

    林广辉是直接要从苏青芷的手里抱弟弟,他现在已经知道坐着的时候,是可以换稳弟弟。

    林广喜欢喜的亲了林广辉的脸,给他嫌弃的说:“喜儿,你又涂抹我一脸的口水。来,哥啉教你。”

    他趁机会亲了亲林广喜的脸,林望舒可是跟他说过,要他不要把小弟教成黏糊的性子。

    林广辉现在是越来越明白他长子的身份,他从前散漫喜欢事事依赖着姐姐的行事,很自然的改变过来了,他小小年纪,就努力自立起来。

    苏青芷每一次瞧见懂事的林广辉,她的心里就很是心疼他。

    她的心里面也明白,现在林广辉就是受了辛苦,也有林望舒在一旁照看着,他怎么辛苦也不会有危险。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过,他的年纪是有可能往上走。

    在往上提升的路上,他能护得了妻子和女儿,却不见得处处能护得住随着年纪增长会在外面应酬行事的儿子们。

    仕途路上不好走,他们生为他的儿子,他不希望他们长大后品性不良会伤害人,但是也希望他们有本事,至少要能够保护得了自个和家里人。

    而这正是他和儿子们都互相需要学习的地方,此前林家所有当官的人,他们的官职不高,担任都是类似闲职,就是有远离外地任职的人,他们的官职也不太高,林家在这方面是无过多的经验。

    林家现在把资源倾向于他,也是想为后来的林家后来人多总结出一些有用的经验。

    林家这一次派来的幕僚也不年纪,但是比留下来的这一位还是少了几岁。

    他传来林家老祖宗的话,只要林望舒好好当差,林家是不会差合适的幕僚与他。

    林望舒的心里面还是相信了祖父的指示,他的祖父一辈子都热衷与家里的发展和稳固。

    在林家新一辈无人能出头的时候,林家目前的资源是会偏向林望舒。

    然而林望舒的心里却盼着林家还有出头的人,可是他思来想去,他还是认为他那些弟弟们行事还是生嫩了一些。

    在他们还没有打磨得老练行事之前,家中的长辈是不会轻易放他们出来。